下一章          上一章

 

    “不瞒进爷,小的那边过境的人和货都太多了,不盯紧了不行,小的早就点齐了人马准备过来,可不是有心耽误。 ”见到赵进之后,姜木头急呲白咧的辩解。

    赵进摇头失笑,可这笑容却让姜木头更误会了,姜木头抬高了点声音说道:“进爷,成大器那人鬼的很,一直在打听大伙什么时候来,他自家好占个头彩,可他这么一搞,却弄得大伙好像有别的心思一样,进爷,大伙都是忠心耿耿啊!”

    这番话让赵进也是无言,不过也没有留姜木头的人在这里,留下三十五骑之后,其余的都被打了回去。

    成大器和姜木头的到来,好像是了信号,接下来的两三天之内,66续续来了很多队,甚至连云山寺都派了两队共四百的青壮。

    这些人都是徐州各处的土豪或者杆子,都是在赵进允许下保有武力的豪强之流,他们来到何家庄这边和成大器以及姜木头做的事情类似,都是拍着胸脯表忠心,愿意和赵字营同生共死的。

    对这些小股武装,赵字营都象征性的留下几十人,然后把他们打回去,叮嘱这些人不用惊慌,只要静观静等就好。

    “他们手里有刀兵,但在咱们面前又什么都不是,抬手翻手就灭掉的,即便是官军来了,哪怕官军把咱们打败了也是一样,他们最怕的就是被咱们怀疑,那就立刻烟消云散,所以宁可过来和我们一起去造反,这样还有赌成的可能,若不然,那什么都不要剩下。”赵进看得很明白。

    王兆靖也有自己的见解:“这等人离不得徐州,不在这本乡本土,他们什么都不是,倒是那些文人士子,只要身上功名在,天下间能去的地方太多。”

    和这等土豪差不多的还有一州四县的吏目差役,他们虽然有官府的身份,可眼下却和赵进赵字营结合的更紧密些,再怎么担心和惶恐,也只能忍着,至于那些被赵字营淘汰掉的,也知道赵进的厉害,心里再怎么期待,也不敢表露在外,最多也就是写几封信之类的。

    至于衙门里的朝廷命官,则是抱着等死的态度,眼下这局面他们没有丝毫的抵抗之力,要是造反,他们只有两条路选择,或者从贼,或者自尽,不过私下里也在骂娘,番子们来查赵进的谋逆大案,可赵进和董冰峰的老子还稳稳坐在守备的位置上,这到底是怎么查案做事的!

    董冰峰的第三团先回到了徐州,这样大规模的家丁调动,不管来去都麻烦的很,只能是假作车队护卫,分为五队进行回转。

    而石满强的那边的第二团动作更慢,他们分成连队来走,大车行的大车装着辎重粮食,就这么沿着运河北上,足足比董冰峰的第三团晚回来半个月。

    在这两个团回来之前,各项物资就已经调拨完成,以何家庄为中心,足有四十几个连驻扎,算上弓队和马队,已经接近五千人的规模。

    以往这几个团分在各处,由各处分别供给,集中在一处,消耗实在是巨大,即便赵字营这样的积储,也感觉到不容易,看着粮食物资流水一样投入进去。

    赵进的母亲何翠花一直在这边照顾徐珍珍,外面的事情她懒得去打听,却很心疼自己儿媳,说肚子都这么大了,每天还是忙个不停。

    这么多家丁时刻预备,他们使用的兵器和备用的存储也是巨量,赵字营在这些年一直和徐家购买,一直有存货,可到了这个时候,为了放心,还要再多加些。

    而徐家那边却有点想划清界限的意思,徐珍珍的父亲和弟弟不是做生意的材料,管人管事上也差很多,结果又被架空了。

    这让徐珍珍感觉很无奈,她私下里和赵进抱怨过,说是徐家这些人的脑子是不是坏掉了,如果赵进真是谋反,不管成败,作为赵进的妻族都逃不了干系,这时候要做的就是全力支持,结果这些人居然想扯后腿。

    怀孕的女人总是敏感,徐珍珍甚至还埋怨自己,说要不是徐家是自己家族,赵进早就可以下狠手整治,不至于留下这么多不知所谓的白痴亲戚。

    不过要整治也很容易,赵进安排了内卫队的人去了徐家,稍微展现了下手段之后,上下立刻噤若寒蝉,不敢再有丝毫的不配合。

    赵进在黄河上那个小船队,整日里也不得闲,把大批的铁器物资从北岸运到南岸,王自洋的大车队再把这些运到何家庄和各处庄园的仓库里。

    从头到尾,最坚定的就是这牛马商人王自洋,他把自己所有能骑马的伙计都动员了起来,让赵进的马队来指挥,还准备拿出自己放在徐州的金银积蓄,准备贴补给赵字营,他现在每天都是写信给山西那边,让那边尽可能的支援这里。

    王自洋心里很清楚,没了汉井名酒,自己什么都不是,没了赵字营的武力庇护,他甚至没办法好好的出入河南,自己在山西经营的局面也会被人夺走。

    难道自己要回到那种每年赶着几百头牲口贩卖的日子?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王自洋现在也是晋地有名号的大商人,他实在是不甘心回到从前那个样子。

    徐州这边的商事已经冷清了下来,农户百姓们虽然提心吊胆,但也没有别的去处,只能继续种田,现在这个年景什么都做不得,这边即便要大打,可毕竟没有辽饷,大家还算过得去,真要离开了徐州,受那辽饷的盘剥,只怕就是生不如死了。

    何家庄的集市和盐市都已经停了下来,除了赵字营自家的店面还在营业,其余的或者关门停业,或者回乡躲避。

    可清江大市却依旧开业,在那边赵字营的产业都已经关门了,掌柜管事伙计什么的都得了三个月的工钱,让他们等待消息,重开后回来上工,但别家的店铺却依旧营业,而且赵字营定下的规矩还被遵从。

    “坏了规矩就赚不到银子,他们当然不会自乱阵脚。”赵进评价说道。

    刘勇和周学智回到徐州后,清江浦还有信笺来到,说是清江浦商会居然拿着银子去赵家武馆那边,请那些江湖汉子维持大市的秩序和规矩,另外,鲁大和李和那边率领的团练护卫们也被找到,商会说得很明白,这些护卫都是为了大市内的商家预备的,大伙也都给了银子,那团练护卫就有义务保护清江大市。

    “做生意的人可不讲究什么大义,他们只看重银子,价钱足够,他们什么都能卖。”周学智的评价也很刻薄。

    按照清江浦那边传回来的消息,原本清江大市这边是想把赵字营彻底撇开的,尤其是石满强带着第二团离开后。

    可石满强一走,清江浦立刻混乱了起来,这里本就是江湖市井人物捞金的所在,从前有赵字营镇在这边,血淋淋的教训摆在眼前,大家谁也不敢乱动乱来,可赵字营一走,大家都觉得空出了好大一块地盘,谁能抢下来就是谁的。

    群殴,杀人,放火,各种恶性的案子开始出现,一直安全的清江大市里也出现了小偷和设局的骗子,本来请山阳县的捕快差役来管,结果过来之后局面更乱,反倒勾结在了一起。

    构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市周围这一圈,那些赵字营名下的产业一直很太平安全,原因很简单,既然是给了赵字营的银钱做生意,那么赵字营就要负责,成大虎、魏木根和聂黑几个人都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开始狠狠的收拾了几个冒头的,后面都老实了。

    看到这样的场面之后,清江商会迅的改变了做法,只要不耽误自家赚钱财,造反不造反的,谁去理会。

    在清江浦这片地方,只要豪商们是这个态度,其他人也不会有什么异议,因为他们承认并且支持赵字营留下的势力,所以清江浦还能维持安宁。

    可其他各处就不同了,自清江浦到邳州这一线,现如今都是乱成了一团,原本大家都是对赵字营低头,乖乖做事赚钱,可现在赵字营一走,大家自然要争个高下,特别是扬州那边,从冯家到下面各大盐商,都在重建自己的私兵武力,他们也要自己的地盘,彼此厮杀争斗,地方上都是苦不堪言。

    不要说那些本份种田的农户百姓,就连土豪乡绅们都觉得吃不消,原本有赵字营在,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匪盗,也不用管什么火并,可现在必须要集结青壮,随时准备战斗或者护卫,每一个青壮就是一个劳力,每日里舞刀弄枪,还得吃饱吃好,耽误农时还花费不小,任谁也撑不起。

    不要说是地方上,连官府也都是焦头烂额,没了赵字营的确可以重新作威作福,可案子比从前多了太多,而且有了赵字营做例子,下面的豪霸一流眼里根本没有官府,大不了摆明车马拼一场,谁怕谁来。

    感谢“暮鸣、用户jag”两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