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点点头,却收了笑容说道:“你想的很明白,这次我还是要收了你的兵,等下你就去营盘,你的六个连交由吉香指挥。 ”

    “遵命!”张虎斌大声回答,干脆利索,没有丝毫的迟疑。

    “你明天就出,去骆马湖那边的庄园,重新替我管着那边..”说到这里的时候,张虎斌的脸上却有了迟疑的神色。

    赵进一直盯着对方,看到这神色变化,就开口问道:“你不愿意去?”

    “老爷,调各处兵丁回来,是不是要大打了,不管跟谁打,跟贼人还是跟官军,小的都能去拼命,小的想留下来跟老爷去打,做个连正队正都行,跟在老爷身边做亲卫也好,小的怎么也比别人放心!”张虎斌说得很恳切。

    赵进脸上笑容更浓了些,这个张虎斌的确忠心,当然,功名心思也很重,但不管怎么说,张虎斌的表现让人很满意。

    “你独当一面这么久,用你做亲卫岂不是浪费,咱们的确可能要开打了,你也不要急着参与,你有更大的用处,明天去骆马湖的庄园那边,把那边给我管好,我现在不给你家丁,你自己编组出来一千团练,但也不用耽误了农时,兵器什么的你直接通过孙家商行去买,花销这边来担着!”赵进安排说道。

    张虎斌又是肃然领命,赵进继续说道:“你去那边要做的就是稳住庄园,让他们安心种地,若有人骚扰就把他们打回去,但不用主动出击,需要你那边做什么,我会给你命令,能做到吗?”

    “老爷放心,小的品德这条命不要,也要把那边看好。”张虎斌闷声说道。

    赵进笑了笑,他已经习惯手下以生死作保证了,赵进点点头说道:“好好做,做好准备!”

    大家也都知道张虎斌过去后不会有什么麻烦,那边的庄园本来就是张虎斌在管,离开的时间也并不是太长,过去很快就能上手。

    至于团练这个也很简单,那边庄园里的流民青壮们一直按照军事化在管理,耕作和训练,他们的生活只有这个,之所以他们一直坚持下来,是因为骆马湖东侧的荒滩相对封闭,因为这些流民见识过大灾和饥饿的可怕,还因为赵字营给了他们上进的希望,驻扎在那边的第三团,出身流民的家丁不少,甚至还有流民出身的连正和队正..。

    安排人领着张虎斌去和吉香交接,赵进又喊了第二个人进来,在那人来之前,在赵进的牛金宝却开口说了话。

    他这一开口,连赵进都很惊讶,牛金宝可是个沉默寡言的性子,平时一直是闷头做事。

    “老爷,现在这局面不太稳,请老爷预备几套僧袍。”

    “哦?”赵进眉头皱了下。

    牛金宝神色却坦然的很,继续说道:“老爷,就算老爷不穿,小的这边也要备一套,还得找人把头剃光,真遇到什么事,一个出家人不管来去总归方便些。”

    “我给你安排。”赵进随口说道,牛金宝这么做有他的考虑,倒不会是见势不好想要走,牛金宝也是个有城府的性子,真要做什么,肯定不会这么声张。

    第二个被叫来的人却让大伙有点意外,张虎斌不管怎么说也是家丁里最出色的,可这第二个居然是平时不怎么起眼,甚至有点浪荡随便的角色,而且在赵字营系统里,这位绝对是不靠前的,甚至也不主动靠前。

    不光大伙意外,连这位自己都纳闷的很,被带进院子的时候,还是满脸糊涂的神色。

    看到赵进之后,这位愣了下,才连忙上前准备跪下磕头,赵进摆摆手示意不必,开口说道:“咱们这里不兴磕头,抱拳行礼就好,你还没习惯吗?”

    那人挠挠头,干笑了声说道:“进爷,小的的确不习惯。”

    赵进眯着眼上下打量了下,摇头说道:“你的确还没习惯。”

    面前这位头简单扎起,胡须乱糟糟的,身上衣服也有点脏污,看起来极为潦倒的样子。

    “李和,没有人克扣你月钱和常例吧?”赵进冷声问道,被带来这位就是当初和黎大津一起投过来的李和,黎大津被派到南京那边,李和一直被限制着,去过清江浦,不过马上又是回到徐州这边。

    被赵进这么不客气的质问,李和在那里干咳连声,低头说道:“老爷下来的钱财粮食,没有人敢克扣。”

    “你去见吴家姑娘的时候,也是这个邋遢样子?”赵进没好气的又质问说道。

    李和登时瞪大了眼睛,不过随即又是低头下去,闷声回答说道:“老爷说笑了。”

    关于这李和的消息,内卫队一直报到赵进这边来,在曲里铺附近庄子里有个殷实人家,家里独女本来已经许了人家,结果嫁过去之前对方暴病而死,就这么成了望门寡,还有什么克夫的传言,就这么在家呆了六年,已经不想着嫁人,开始帮家里经营田产生意了。

    李和也被内卫队安排在曲里铺那边,盯着几家江湖上的场面,结果有天,村里混混调戏这吴家姑娘,吴家父母老了,家里的长工也打着人才两得的心思,一时间吴家姑娘竟然没有人管,事情被李和撞上,三下五除二把人都收拾服帖赶走。

    结果这见义勇为却成了牵线搭桥的红线,缘分这事也说不清楚,两人就这么看对了眼,越走越近。

    别人说克夫,李和见惯了杀伐的人,那里在乎这个,比起本乡土著,李和这个做千总的见识谈吐都不差,眼见着就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你要和鲁大一起清江浦,那边石满强的第二团要被撤回来,你和鲁大在那边主事,那边我有一千六百名团练,做成一个大队,鲁大做大队正,你做大队副,把那边给我看好了!”赵进开口说道。

    李和先是一愣,随即愕然抬头,愣愣的盯着赵进,他在赵字营呆了这么久,可知道这团练不是寻常的乡勇庄丁之流,那训练和素质比起寻常官兵来强出许多,赵字营系统内家丁出身的或许没感觉,不懂行的或许无所谓,可李和这种是带过兵的经制武将出身,自然明白能带一千六百名徐州团练,到底是个什么成色。

    跟着黎大津投奔到这边,黎大津去南京提着脑袋做事,自己则时刻被提放,整日里做些差役混混们才料理的勾当,已经心灰意冷,遇到那吴家姑娘后就一门心思想要成家了。

    李和比旁人经历多,看得也比别人明白,乱七八糟的传闻之下,李和知道可能要真打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想,怎么带着吴家人躲避兵灾,以李和的经验来看,打输不太可能,可搞不好要打很久,却没想到今天被赵进叫了过来。

    别人遇到这事会狂喜,李和却犹豫了起来,只在那里挠挠头,这么个动作,连带着赵进身后的牛金宝和孙大林都看了过来。

    “不想做?”赵进淡然问道。

    李和这才反应过来,直接跪了下去,开口说道:“进爷的恩典,小的怎么会不想做,只是想知道进爷要做到那一步,这个..是想着..”

    “无事最好,大不了图个招安。”赵进回答的很直接。

    李和又是愣了一会,这才长吐了口气,闷头说道:“那就好..。”

    话说出半截才意识到不妥,急忙摆手解释说道:“小的不是这个意思,进爷现在要那什么还早还早,慢慢来,早晚有那一天的,小的一定用心做,请进爷放心。”

    赵进看了看跪在那里的李和,这位是不是被闲置的灰心了,倒是个能做事的好手,可惜了,赵进示意李和站起:“我也不想留什么人质,如果你觉得是牵挂,我来给你们做主,这两天和那吴家姑娘把亲事办了,然后带着你老婆去清江浦。”

    一个望门寡,又是在徐州地面上,赵进的话就是父母之命,不合规矩也没人说什么,两天内肯定能办完亲事。

    地上的李和却又是一震,满脸愕然,在赵字营系统内,他和黎大津是两个另类,因为经历复杂,想的也比别人要多很多,尽管一直潦倒,可刚才赵进指派他去管着清江浦的团练,李和第一反应不是感恩,而是直接想到了吴家姑娘,心想自己无牵无挂的时候赵进不用,现在有了牵挂就能用了,归根到底还是有了人质能够控制。

    但听到赵进说把吴家姑娘也一并带过去,李和才知道自己想错了,就在那里不顾失礼的咂摸了会,然后重重磕头下去,闷声说道:“既然进爷信小的,那小的一定用心去做,拼了这条性命不要,也把清江浦那边看好,将来清江浦那边也不是太平地,吴大姐去也不方便,等小的办完差事,回来风风光光娶她进门!”

    赵进笑着点点头,继续开口说道:“用你去帮着鲁大,就是因为你在官军里做过,明白这个分寸,你们在清江浦要做的就是守,如果真有什么事,敌不动,你不动,敌若动你,你只要在那边守住六天,大队就会过来救你了。”

    感谢“元亨利贞、书友12872o8672”的两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