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看到这一幕,谁都知道徐州参将那边确实服软给钱了,大家的心思也都跟着安定了下来,敢情这天还没变。 。23us。

    就连住在客栈里的锦衣卫番子们,在这一天都没有上街演戏,乖乖的缩在客栈里不敢动,乖乖,这可不是一般的张狂,坐镇一方的大将驻地,说围就围了,而且这大将到末了还回服软,这是什么见鬼规矩。

    “昨天跟着去围的那些人,每一伙给十两银子,就说是进爷赏给他们喝茶买酒的。”赵十一在捕房里吩咐说道,陈武现在基本上不来这边了,老资格的捕快们也都知趣的拿常例分润,做主的就是赵十一。

    徐州参将那边送来的银子被分成许多份,几名差役拿着纸包起来,还有一名文书在那里校核名单。

    户房的刘书办走了进来,刘书办如今也是赵字营这边的自己人了,赵十一不敢怠慢,起身叫了声“刘叔”,这是对待长辈的态度。

    刘书办很和气,也不会在赵十一这个赵家人面前真拿出什么前辈长辈的架子,只是语重心长的说道:“十一你昨天做的没错,可这样的事情一定得慎重,眼下这个当口,稍有不慎,很容易给进爷那边招祸,也很容易乱了进爷那边的谋划,我看不如准备几个骑马的,快马询问消息,几个时辰也耽误不了什么..”

    正说话间,却看到赵十一站了起来,刘书办正纳闷,就听到身后赵进的声音响起:“该打的就打,该抽回去的就抽回去,十一做的没错,到时候你和刘叔李叔陈叔他们多商量商量就好。”

    屋子里的人都忙不迭的行大礼问候,赵进、陈昇和王兆靖三兄弟走了进来,赵进先笑着和刘书办打了个招呼,又走到赵十一跟前,指着沉静的赵十一说道:“我爹真是好眼光,为我挑了这么个好人才。”

    被赵进这么说,即便以赵十一的沉定也有些激动,赵进用手拍了拍赵十一的肩膀,笑着说道:“以后这城内的事情,交给你也就放心了,好好干,别丢了咱们赵家人的脸面!”

    赵十一用力的点点头,赵进转头又是说道:“总呆在何家庄那边忙活,难免有些人会胡思乱想,想我怕了,却没想到自从有了何家庄,我就不在城内呆着,没想到现在却有风言风语,却有人耐不住性子了。”

    屋子里大家都是笑,赵进对赵十一又是说道:“不要无事生非,有理有据,把握住这个就大胆去做,你记得,咱们赵字营不去惹事,但别人逼过来我们也不会怕,狠狠的打回去就好。”

    赵十一点头领命,边上的刘书办若有所思,赵进又是挥手说道:“以后赵十一有什么事直接找我或者找王兆靖,什么都可以说,为了做事,花钱要人都会给你支持,你们继续忙着,我既然来了,就得在街上转一圈看看,也给别人看看。”

    捕房里众人又笑起来,可这次的赵十一却没笑,他满脸涨红,激动的浑身抖,刚才赵进那句话,已经把他的位置和权限提高了不止一级,赵十一犯下案子,长辈求到赵振堂这边,让他来徐州城内做事的时候,赵十一没有太看得起赵家这个场面,他心思也很野,也想出去闯荡,可看到赵进做下的场面之后,赵十一却后悔自己来晚了,而且进来的渠道也不对,虽说赵振堂和赵进是父子,但毕竟隔着一层。

    好在赵十一一直沉得住气,用心做事到现在,终于让赵进看到了自家的表现。

    那些正在分装银子的差役们只是兴奋和惶恐,倒是刘书办明白着意味什么,送赵进离开衙门回来的时候,特意和赵十一道了声恭喜。

    昨天夜里,赵进就得到了城内的消息,赵十一和赵完都不会隐瞒什么,各自呈报了一份消息,除了他们之外,城内内卫队的眼线和衙门里的李书办也各自写了一封信。

    “咱们也该去城里露露脸,咱们自己做的事,的确和往常一样,可现如今风吹草动的,很多人脑子乱想,难免自己吓了自己,去一次,让他们安安心。”赵进开口说道。

    天不亮就从何家庄那边出,带着一百马队同行,城门开的时候赵进他们这一队正好赶过来,进城直接来到衙门。

    等赵进他们走出衙门,骑马准备去货场那边,可根本走快不了,半路上过来打招呼的人实在太多,有些人的确是巧遇,可有些人就是从家里赶过来装作巧遇的,很多人深深作揖,还有不少人直接跪在了路边。

    礼数归礼数,更多人其实想看看赵进此时的反应,等现赵进泰然自若,和从前没什么两样的时候,最后一丝不安的心思也烟消云散了。

    赵进他们还特意从锦衣卫番子们居住的客栈门前走过,番子们闭门不出还好,倒是把客栈的掌柜吓得魂不附体,跟头把式的从店里跑出来磕头,赵进自然不会和他计较这个,笑着说道:“花钱住店没什么不对,你安心做你的生意。”

    掌柜的千恩万谢把人送走,他可想不到店里的伙计有人是赵字营的眼线,有人则每天出卖番子们的消息换点小钱,番子们的风吹草动,赵进都是清清楚楚。

    从这边离开,赵进又去了昨日出事的那间酒庄,进去之后,掌柜和伙计们大礼迎候,不少人都激动的泪流满面。

    “昨天他们要白喝白拿,你们拦了,这个做得对,我们正经做生意的,要赚钱养家糊口,堂堂正正,有什么可心虚的,你们做的好,这个月工钱翻倍,年底分红加一成,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都知道怎么做了吧!”赵进在这些人面前说得很直白。

    他这边说完,王兆靖却转头吩咐随行的一个人,在这个店铺里所说的和奖励的,要让城内所有赵进的产业都知道,让他们知道在眼下这个情形里该怎么应对。

    其实在这城内要做的事情并不多,赵进和伙伴们在城内轻松露面,这就已经足够了,很多人自然会从这里面看到自己想知道的。

    从酒庄出来,又去了货场,马队安顿在那边,十几名护卫跟着赵进他们几个又去了陈家,陈家的气氛有些沉闷,陈宏如今也是各处乱跑,清帐核算,加上这普查之后,他的活计更加繁重,所以也不在家了,陈昇那边就不必说,加上最近陈昇的祖父去世,家里气氛自然不太好。

    在小辈们面前,陈武倒是不客气,直截了当的说道:“中午就不留你们吃饭,早来早回!如今这个时节你们也别到处乱走,免得有什么事不能及时做处置!”

    “陈叔,现在城内这局面也不用小侄说了,你看是不是搬到何家庄那边,或者去萧县、砀山都行。”赵进也开门见山的询问。

    “去什么,那里都不去,就住在这边,我要是一走,外面那些碎嘴多心的一看,还不知道传出什么混账话来,我就留在这边了,你们不用操那么多的心。”陈武不在衙门,可很多事一样看得很通透。

    陈昇也不出声,他在家的时候更沉默,赵进和王兆靖对视了眼,赵进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安排些人过来伺候,城内就算真有什么变化,别人也翻不了这天,陈叔只要小心些,其他无妨。”

    陈武拿起茶水喝了口,抬高声音说道:“你们几个小子心思都安定点,该干什么就干什么,都走到这个地步了,就别想着回头,一门心思的走下去吧!”

    听到这话,赵进和王兆靖一愣,都是笑了,笑得陈武有些摸不到头脑,禁不住看向陈昇,陈昇咳嗽两声说道:“爹,这话孩儿也和赵进讲过的。”

    从陈家出来,赵进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对随行的孙大林说道:“你去衙门里对十一说,陈叔这边,安排三十个人护卫,日夜轮值,现在就要安排。”

    孙大林答应了声,骑马急忙朝着知州衙门那边而去,看着孙大林的背影,赵进却对牛金宝笑着说道:“他学的怎么样?”

    “有力气,有底子,肯下功夫,就是没经历过杀伐,见血太少,遇到什么应急的场面怕是不成,多历练几年就好了。”牛金宝闷声回答说道。

    赵进笑着点点头,这是刘勇的安排,按照刘勇的说法,还是得真正的自己人跟着护卫让人放心,孙大林体量什么的和牛金宝都很合适,正好学他的本事。

    除了这个之外,赵进还知道刘勇叮嘱过孙大林,说要留意牛金宝,万一有什么不对得挡在,内卫这一块就是要怀疑和小心,赵进也没有去细问。

    大家没急着离开陈家这里,反倒是打马绕着走了一圈,看了看周围的街道和地形,赵进对陈昇说道:“真要有人昏了头,那三十个护卫加上你们家自己的家人,能顶半柱香就好,其实都用不了那么多的时间,只要能示警就好,就怕有人昏了头,偏生又做的隐秘,那就难防了。”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