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张副千户虽然求上进,可也不是不懂事的傻子,也皱着眉头说道:“难不成刚才这人说得话都是真的?”

    “这人未必是什么本地看不下去的百姓,搞不好是谁派来的,可话是真话,有些事隐约听过。   .  ”一名百户沉声说道。

    屋中顿时沉默了一会,虽说锦衣卫靠着朝廷靠着王法,谁敢招惹就是谋反谋逆,但对付的是普通百姓或者普通江湖人物还好,锦衣卫番子们成群结队,兵甲齐全,倒也不怕,可对付赵进这等大物,就算事后朝廷大军会剿,把赵进和属下们杀了个干干净净,但在那之前,大家已经被赵进灭杀了,一死百了,荣华富贵就不提了,什么都没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大家都能想明白这个关节,脸色都不好看了,张副千户更是焦躁,琢磨半天也没什么解决的法子,马冲昊下决心要做的事情,而且如此大张旗鼓的做,想要改变根本不可能,再想想那位“马都堂”的手腕,还有他手底下那些北边的汉子,这也是得罪不起的。

    “还愣着干什么,外面不是不少人等着吗?快把人喊进来!”张浩亮冲着门前的番子喊道。

    那番子脸上也有奇怪的神色,听到这个忙不迭的躬身回报:“大人,外面刚才还有不少人影影绰绰的在角落里等着看着,可刚才送那个人出去,街面上冷冷清清,一个人都看不见了,县衙派过来值守的差役也不见了。”

    众人一愣,文书捡起桌面的毛笔,可手却在颤,捡了下没有捡起,还是掉在了桌子上,开口时候,声音也在抖了“那赵进不会这么猖狂吧,这可是光天化日之下,都知道咱们锦衣亲军的人来了..”

    屋子里又是沉默,不止一个人低声嘟囔骂了脏话,那张副千户也只能拍拍额头说道:“他们不敢进来,那可就是撕破脸谋反谋逆了,肯定要惊动朝廷,这赵进做了这么多遮掩,不会再这样的小事上犯错。”

    这些话马冲昊和出来的每一队都交代的很清楚,在南京锦衣卫这些人里,要么是对赵进知道的太清楚,心惊胆战不敢来,要么就是不怎么知道,趾高气扬的想着作威作福,对这两种,马冲昊都说得很直接,让前者放心,让后者别太肆无忌惮。

    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不过大家也不是三岁孩子,也知道有些道理说说就好。

    “今晚轮班值夜,预备好锣鼓,真要有事,敲锣打鼓,把声势弄大,他们还真敢杀进来不成?这里是有王法的!”张副千户粗声说道。

    天气还很冷,那位报信的中年人出门之后就带上了帽子,把头脸遮盖的严严实实,天黑昏暗,也没什么人能看清他的长相。

    这中年人走出后门,借着灯笼的光芒,扫了眼街面,看到了七八个人人影,大都是躲在角落里,彼此都相隔很远,而且都用帽子围巾什么的遮住头脸,锦衣卫虽说过来了,可赵字营也还在,大家总归要小心点,不能被人认出相貌来。

    中年人暗笑一声,快步朝着一边走去,他也没去看路边的人,大家都是冒着风险做事,何必彼此难看。

    走了十几步到了拐角处,路边有人走了出来,告密的中年人以为是赶着进去的,也没理会,反倒向路边让了让,可等到擦身而过的时候,那人却停住了脚步,一把抓住了这中年人的肩膀,中年人下意识的一挣,却没有挣开,那手好似铁钳一般。

    不好了,在清江浦这片地面讨生活的角色,都对赵字营心存畏惧,何况来锦衣卫这里做的,正是针对赵字营的勾当,心里有鬼。

    这中年人下意识的就要尖叫,可刚张嘴还没有声,嘴里就被人塞了块破布,然后又被人在肚子上重重打了一拳,整个人都蜷缩起来,再也没有挣扎的能力,就好像一条死狗般直接被拖走了。

    门前看不到,可路上其他人却能看得到,都是一愣,瞬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下一刻就看到两名刚才还鬼鬼祟祟的“告密者”,一左一右站在了门前。

    到了现在还有什么不懂的,大伙的第一反应都是拔腿就跑,赵字营这帮人的胆子未免太大了,这锦衣卫都过来找谋反谋逆的证据,他们居然还敢在外面抓人。

    后门后街相对偏僻,可这也是街道,来告密的这几个倒是身手都不错,跑出这条街道就看到周围几个路口都被堵住,一辆马车横在那里,有人挑着灯笼,几名大汉冷笑站立。

    大家都不想着束手就擒,回头肯定不行,那边有人堵着,居然有直接爬墙翻墙的,破空声骤响,就看到那上墙的惨叫一声,直接摔落下来,大腿上已经中箭,连弓箭都动用了,也亏得这夜里只有灯笼照明,他们居然射的这么准!

    被射中的人倒在地上痛叫,嘴里喊着救命,谁都知道现在不好了,这前脚告密,后脚赵字营就来抓人,不用想就知道下场如何。

    喊归喊,没有一个人敢过来,明明锦衣卫的门前有番子把守,可也不见人过来查看,这黑灯瞎火的,只听到视野不及的地方惨叫怒吼,番子们也觉得心惊胆战,上面交待是来查案,可不是抓人的..

    “宋棒子,这求饶的话也不用讲了,有什么说什么,这边给你个痛快的,要是一句隐瞒,你平时消息灵通,咱们这边的手段你也知道。”在赵家武馆靠东的一间屋子里,几名大汉盯着地上的中年人。

    在锦衣卫面前声情并茂的那中年人趴在地上只是抖,他身上倒是没有什么伤痕,可耳边已经传来了隔壁的惨叫声,屋子里倒是看不见刑具,可大汉腰间的短刀,还有散落在地上的竹签足够让人心惊胆战。

    在赵家武馆门卡边上有个小屋,刘勇正在这屋中呆着,他和在南京的雷财有个共同点,神情都相对憔悴,顶着个黑眼圈。

    刘勇有些焦躁不安,在屋子里来回走动,没过一会,魏木根通报了声进来,走近低声说道:“抓到的几个都是市井中的混子,有人找到他们给了银子,让他们去锦衣卫那边告密。”

    “我那边拷问的也是这个结果,这背后有好几家在煽风点火,但都不愿意先站出来。”刘勇阴着脸点头说道。

    魏木根等刘勇说完,又是问道:“这几个人要不要?”

    说话间做了个手势,刘勇摇摇头说道:“送到徐州那边,现在咱们这边要小心,别被那伙番子抓到了把柄,徐州那边有拷问的强手。”

    魏木根这边刚答应,刘勇突然懊丧的拍了下手,闷声说道:“咱们这边做的急了,应该再等等,让这些有心思的人都跳出来!”

    “勇爷,咱们盯着清江大市就好了,看看谁不来做生意,谁家店铺不开,这都二月了,谁这么做,肯定有古怪!”魏木根沉声说道。

    听到这话,刘勇只是冷笑了声说道:“在这上面,咱们什么也看不出,谁也不会不开店,谁会和银子过不去!”

    正月二十前后,南京锦衣卫来到清江浦,开始查访求证,说徐州赵进有谋反谋逆嫌疑,按说这等泼天一般的大罪,抄家灭门的处置,一旦弄到明处,立刻就是个哄堂大散的局面,可清江浦充其量也只能说是潜流暗涌,明面上一切如常。

    元宵之后,清江大市就要重开,正月二十五,就没有关门过节的店面了,这些都没有丝毫的变化,一切照旧。

    大家依旧用云山车行的马车,依旧在赵字营系统里面采买烧酒,连清江大市今年的各项费用都没有耽误片刻,大家都争先恐后的交齐。

    在大市周围的那些青楼赌坊之类的局面,除了缴纳常例之外,主持局面的头目还过来拍了胸脯,说一定会约束好手下,绝不给赵字营添乱,有什么需要大伙做的,只管言语一声。

    道理谁都能想得明白,大市开业,大家在里面都是财赚钱,何苦跟银子过不去,现如今大明越来越多的地方都要依靠这清江浦大市确定商货价格,能在这大市里经营,每日里不知道要赚多少,断自己财路,那不是傻了吗?

    说是赵字营谋反,大家在这里会不会被牵连到,能在大市里开业的豪商,谁家背后没有最低三品的官员撑腰,能攀扯到内廷太监的也是不少,赵进不谋反,那就是大家财,如果这罪名坐实了,那大家就把这里分了,想要用罪过冤枉人,那就是个笑话,还不一定谁收拾谁呢!

    至于江湖上这一等角色,大家更是心知肚明,眼下还没到树倒猢狲散的时候,如果自家真有什么异动,甚至是被赵字营怀疑有什么异动,那就是灭顶之灾,活不下来,万事休提,眼下这局面看似安全,实际上却有大凶险。

    在清江浦这边主持对锦衣卫相关的就是刘勇,具体安排去做的则是魏木根,不过,两人都感觉不太舒服,尽管锦衣卫除了放出风声之外没做别的,可刘勇和魏木根还是觉得束手束脚。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