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哥,小弟如果把脸划烂,到时候兵器上淬毒,任他严防死守,只要被我靠到跟前,一刀刺中,必死无疑,小弟也不会留活口给别人,到时候一了百了。 。23us。”雷财坚定的说道。

    赵进阴沉着脸说道:“我刚才那番话你没听到吗?你的命比马冲昊值钱,他死了或许还有后面人继续来找咱们麻烦,你死了,我哪里再去找一个雷子?”

    雷财咬咬牙,直接跪了下来,先重重磕头,抬头说道:“大哥,小弟说刚才那番话不是为了表忠心,而是实话,大哥手里这么大的局面,小弟帮不上太多的忙,也就是谨慎仔细些,可这马冲昊是咱们赵字营,是大哥的心腹大患,小弟没什么用,却有一条命能用上。”

    赵进摇摇头,上前抓住雷财的肩膀,直接把人拽了起来,拽起之后,双手在雷财胳膊上重重一拍,肃声说道:“当日我问牛金宝有没有把握,他说不足五成,那我就消了这个念头,事到如今,我倒是想要看看这马冲昊布下了什么局,到底要怎么对付咱们,甚至要看看这里里外外的人怎么对付这件事,你去动什么手,我用你就是为了杀人吗?”

    “大哥,咱们不能大意,真要被他钻了空子,咱们大好局面恐怕要全完了。”

    “这话我只和你讲,这几年我们太顺了,太闲了,各处大把的赚钱,家丁团练除了演练没有见血,从我到所有的人都该经历一次考验,我想试试,我想看看。”

    “大哥,是你让兄弟们不能大意,不能把这些事当成儿戏,不能赌啊!”雷财言辞恳切,说话间又是要跪下,不过他的身材瘦削矮小,被赵进牢牢抓住,根本动弹不得。

    赵进盯着雷财说道:“慎重是对的,可你也得知道咱们的本钱,咱们赌的起,何况这还不是倾家荡产下注,现在试试,也可以看看有多少人跟我们一起,免得我们真下重本赌的时候,大伙都不敢跟了。”

    “大哥..”

    “这话你不要和别人讲,也别自作聪明去杀那马冲昊,我自有安排,你懂了吗?”赵进的话语严肃之极。

    雷财盯着赵进一会,缓缓点头,郑重的回答说道:“请大哥放心,既然大哥不许,小弟不会去做。”

    “雷子,日子还长,咱们这个年纪还要活很久很久,要做许多的事情,不要贸然说什么生死,明白吗?”赵进放缓了语气说道,雷财用力的点点头。

    屋中密谈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不过说完之后,雷财也没喘口气放松,也没留下来过年,而是马不停蹄的赶回南京,还有两名内卫队的年轻人比雷财晚出一个时辰,他们的目的地也是南京,任务就是盯紧雷财,别让他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这是雷子送的,你看用的石料颜色鲜艳,说是南京特产,没有太大的。”送走雷财,安排完跟随的人之后,赵进回到自己家中,把一个指头肚大小的石虎放在床头。

    “看着倒精致,小叔有心了。”徐珍珍笑着说道,刘勇和雷财在徐珍珍嘴里都是“小叔”。

    “这东西一是祛邪护佑,二是求子的。”赵进随口说了句。

    徐珍珍把这个红色的石虎放在掌心端详,笑着说道:“现在夫君这边,从公公婆婆,到下面的几位叔叔,再到手下的那么多人,都盼着妾身为夫君生个儿子,若还是女孩,就算夫君不肯,大伙也要逼你纳妾了..”

    这话是夫妻之间的调笑,说出来之后,不管赵进自嘲或者焦躁,总归会让徐珍珍笑一阵,赵进每次也都会回应,可这次赵进却没有出声,徐珍珍有点诧异,视线从虎雕上移开,却现赵进在那里呆走神,似乎在那里想什么。

    “夫君?夫君?”徐珍珍问了两句,赵进晃晃头才回过神。

    难得看到赵进有这样的走神,徐珍珍又好奇的追问了句:“夫君在想什么?”

    赵进沉默了一会,然后才开口说道:“我刚才和雷子说了几句话,这话把雷子说服了,只是这些话我自己却不太信..现在一是不能动,二是太早..早一分多一分的风险..不过,早动其实也不是坏事..”

    话很不连贯,说得断断续续,徐珍珍凝神细听,也是听得有点糊涂,等赵进停下半天之后,才意识到赵进说完了,徐珍珍直接捂嘴笑了。

    这笑声让赵进从出神中再次反应过来,好奇的看向徐珍珍,徐珍珍轻笑着说道:“这些事夫君拿来问妾身这等妇道人家做什么?去和二叔三叔商量,去问问公公那边。”

    赵进伸手拍了下额头,也是笑了,站起身摆手说道:“想多了,想左了,我这就去问。”

    没有什么大事的话,陈昇和王兆靖一定会在徐州这边,而且会和赵进呆在一处,赵进回到议事厅那边,没多久,两个人就赶了过来。

    “雷子过来说了马冲昊那边的动向,现在看,这马冲昊针对咱们的可能越来越大了,我有几个拿不定主意的地方,咱们现在不能动,还要积蓄力量准备,动的太早,风险太大,可总这么不动,也会让很多人摸不清局面,你们觉得呢?”赵进缓声说道。

    雷财和他禀报的,以及他刚才对雷财说得,都不会直接告诉兄弟们,有太多的不方便。

    这话让陈昇和王兆靖惊讶了下,彼此对视一眼,自从赵字营崛起到现在,万事都是赵进决断,大家已经习惯了他的正确,也习惯了听从他的指挥,今天赵进问出这样的问题,的确和平常不太一样。

    陈昇很快反应了过来,肃声说道:“你现在还有什么拿不准的,事到如今,难道我们还想着回头?”

    这严厉的质问倒是让赵进笑了笑,陈昇又是说道:“我没什么主意,只知道眼下要做什么只能做到底了。”

    赵进缓缓点头,王兆靖倒是没有立刻表意见,看着大家都没有再说,他缓声说道:“大哥的意思小弟能猜到,是不是担心到时候还没有准备好,咱们猝不及防?”

    “大哥,小弟冒昧问一句,真要是事到临头,难道咱们还有不动的可能吗?”王兆靖顿了下又问。

    “若是到时候不动,咱们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赵进回答一句。

    “那就是了,若不能谋定后动,咱们除了动没有别的选择,大哥还有什么可迟疑的,无非是在动之前,尽可能的做好准备!”王兆靖说道。

    赵进在那里沉默了一会,摇头失笑说道:“你们的话说和没说一样。”

    “都已经到现在这个地步,说这些话本就无用。”陈昇说得依旧很不客气。

    倒是王兆靖同样笑着说道:“大哥这几个问题,小弟会写信问问家父那边,家父学识渊博,见多识广,多年为咱们考虑,或许有更恰当的法子。“

    赵进点点头,陈昇一直是极有主见的人,他从小是祖父教养,然后又是跟着赵进一起打拼,遇事做事都是自己想和判断,而王兆靖则是一直遵从他父亲的意思做事,即便现在放弃功名科举路跟随赵进,这也是得了王友山的默许,毕竟对于王兆靖来说,王友山太高大了。

    “快过年了。”赵进没头没脑的说了句。

    万历四十七年,大明很多人都过得很糟心,朝堂诸人因为辽东边事,天下百姓因为这辽饷和两次加征苦不堪言,不过,对于江南地方的世族高门来说没有丝毫的影响,他们大多有功名,不必担心辽饷征收到自家头上,他们的财源都是在经商海贸上,和年景没什么关系,这一次春节,照例又是休闲和狂欢。

    和江南大多数富贵人等相比,权势正盛的南京锦衣卫指挥佥事马冲昊却过得很冷清,他的家人据说都已经回到京师,南京这边自然没什么人会特意留意马冲昊家人到底去哪里了,锦衣卫里面很多南京土著,反倒对马冲昊这冷清过年暗地里幸灾乐祸。

    虽说没和家人在一起,可马冲昊这年也不是一个人过的,秦淮河边上一家酒楼的后厨都没能回去过年,而是带着帮工和材料来到马冲昊的住处,操办酒席,“马都堂”要款待从北边来的老部下。

    正厅内摆着三桌席面,近四十个人分桌围坐,大家都是穿着便服,这些客人都是三四十岁年纪,没有一个福臃肿的,各个散着剽悍之气,兵器都堆在门边,要用随时可以拿到,上菜的是酒楼那边的帮工,第一次端着菜进屋的时候,被这伙人齐齐盯着,吓得站都站不稳,直接把木盘翻在了地上,瓷碟粉碎,凉菜散落一地,惹得满屋子哄堂大笑。

    “当时只觉得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就和小时候在野地里遇到狼一样..”满头冷汗的伙计和自己同伴解释说道。

    按照锦衣卫的规矩,指挥佥事这等亲军内的高官除了自家仆役之外,还要有锦衣卫番子们值守伺候,对这些南京本地的土著,马冲昊从来都是信不过,他们连院子都进不去,只在院门前后值守。

    感谢“元亨利贞、暮鸣、用户星空下的白老鼠、书友12872o8672”四位新老朋友的打赏,大明武夫需要各位的订阅、月票和打赏,请大家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