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叫开院门说明来意之后,孙传庭一行人还是很紧张,他带着的那几名护卫明显有动手的意思,聂黑倒是得了王兆靖的吩咐,提前把话说明,说我家老爷就是想要见见朋友,没必要紧张戒备,如果动手,且不说跑不出去,只要传扬出去,这永城知县的官位也保不住了,权衡之下,大家都知道怎么做。   .  。23us。

    “那个叫孙传庭的脸色很是难看,而且不愿意来见老爷,是那个田先生和身边护卫劝了几句才肯,跟着那孙传庭的护卫应该是边军路数。”聂黑特意提了一句,说完之后看了眼站在赵进身后的牛金宝,意思倒也明白,孙传庭或许有些问题,不过在这里也兴不起什么风浪。

    这边等聂黑出去,赵进沉吟了下说道:“这人毕竟是官面上出身,当时看到很有些书生意气,我和兆靖见他就好,大家就没必要露面了,大昇你调一队人去徐州和永城边境那边,盯紧些。”

    安排完之后,孙传庭他们也被领了过来,赵进刚要起身,王兆靖笑着说道:“萍水相逢的来客,大哥没必要去迎,小弟把人接进来就好。”

    那六名护卫家丁自然带不进来,本来还想要争辩几句,有赵字营的人冷声说到,你们来了又能做什么,我们想动手你们还能拦住吗?话说得这么实在,这些护卫也是无言,而且赵字营的亲卫到底什么样子,他们也算离近看了,除了铁甲长兵的家丁之外,还有些明显是身手出众的江湖好手,不管哪一种都是他们对付不了的。

    孙传庭一直没有出声,脸色也很漠然,田先生却能看出自家公子眼神中的烦躁,所以田先生出声叮嘱安抚,和孙传庭一起进了院子。

    “..不过是绿林..”孙传庭走在带路人的后面,侧身对田先生说道,田先生微微摇头。

    在行进间,孙传庭一直在打量各处,赵字营的家丁和护卫们,这个宅院的布置和景色,他看着看着脸上就有诧异的神情,按照孙传庭的想法,不管这赵进在京城表现的如何朴实,在徐州行这般不轨之事,又有这等实力和局面,肯定是骄奢淫逸之极,手下亲信自然也是张扬霸道,可一路走来看来,这些都没有现。

    每个人都很严肃,但绝不骄横,宅院很整洁,可和骄奢没有一点关系,即便是那个宦门世家出身的王兆靖,穿着打扮也可以说成是简朴,那做到这么大到底是图什么?看到这些的孙传庭非但没有轻松些,心里反倒更加沉重。

    “没想到在徐州见到孙兄,真是稀客。”虽然没有出院子,可赵进还是在屋门前等候,笑着抱拳致意。

    对于赵进来说,孙传庭是个有趣的客人,京师会试时候遇到,本以为萍水相逢,再无相见的可能,怎能想到这位来自山西的孙进士,会到永城来做知县,这可是紧挨着徐州,更没想到的是,这位身为知县的孙伯雅,居然还冒着丢官的风险来到了徐州,至于来意如何,实在是无关紧要。

    赵进身上穿着齐膝的短袍,套着黑色的比甲,都是土布粗布,只不过手工不错,针脚细密,远看还能入眼,离近了之后就能看出材质,这些放在赵字营上下是司空见惯的,可孙传庭看到之后又是愕然,赵进也没有浑身绫罗绸缎,他身上唯一的佩戴就是左侧腰间一把短刀,看着像倭刀样式,也不是富豪人家买来装饰的那种精品,似乎常用的样子。

    看到这一切让孙传庭更是无言,赵进这份打扮老实说还不得孙家的护卫头目,面对赵进的问候,孙传庭甚至忘记了回应,有些失礼的盯着赵进,这衣服很合身,能看到袖口处的磨损,说明赵进并不是临时找一身衣服过来,实际上,孙传庭已经知道这简朴实在就是赵字营的风格,从进入徐州到来何家庄,一路上所见所闻都是如此,可孙传庭不信,或者说他不想相信。

    安静的时间很短,可也足够失礼了,站在他身后的田先生眉头又是皱起,用力的碰了下孙传庭,在他想来,自家公子有远同龄人的沉稳气度,怎么在这边却如此失态。

    这一碰让孙传庭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有些尴尬的抱拳回礼说道:“来的冒昧,实在是叨扰了。”

    赵进和王兆靖对视一眼,都有些莫名,不过还是把人让进了屋中,孙传庭明显有点神不守舍,一进屋看到站在旁边的牛金宝,吓得身子一颤,等落座之后才算恢复镇定。

    “当日京师初见,真是没想到找兄弟居然是这般豪杰,当日有眼无珠,真是怠慢了。”孙传庭的口气不太对。

    还没等赵进回答,田先生却咳嗽一声站起,郑重其事的抱拳作揖说道:“赵老爷,我家大人这次来,是想求进爷帮忙,关于永城辽饷..”

    田先生直截了当的把要求说完,说是请赵进允许,永城那边阻挡辽饷的事务对外说是知县孙传庭主持的,如果赵进这边需要什么报偿也请提出来。

    说这个的时候,孙传庭有些窘迫的低头,不管自己说什么想什么,这次来归根结底还是要求赵进帮忙,这一路上所见所闻,让他觉得这个请求很丢脸,田先生说完这些之后,虽然脸色平静,可心里也颇为忐忑。

    “可以,若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开口便是。”出乎孙家二人意料,赵进答应的干脆利索。

    孙传庭刚要开口,又被田先生打断,他知道自家公子此时已经失了分寸,还是先把正事都料理完再说话的好:“赵老爷,这请求有些惭愧,既然永城不收辽饷的事情是赵老爷定下,能不能劳烦赵老爷再和永城六房和衙门上下打个招呼,让他们配合我家公子,免得泄露真相。”

    赵进笑着点点头,对边上的王兆靖说道:“兆靖,记得安排人去打个招呼。”

    坐在赵进右手边的王兆靖笑着答应,到这个时候,连那位田先生都是愕然,怎么答应的这么快,孙传庭终于忍不住开口询问:“赵兄弟,不,赵公子,你为何要阻拦辽饷,这是朝廷王法旨意..”

    说到这里,又被田先生用眼神制止,赵进和王兆靖对视一眼,直接回答说道:“孙兄既然是宦门出身,现在又已经做了知县,想必知道这辽饷对地方上的残害,赵某是徐州人,自然不愿意本乡本土和邻近地方遭此荼毒,所以出面拦一拦,别的倒是也没多想。”

    这话让孙传庭下意识的躁动平息了,他坐在那里短暂沉吟之后,又是问道:“疆臣代天牧民,可这徐州的牧民之事赵兄却做了,这是为何?”

    赵进笑着摇头,开口说道:“赵某经商置产,偶尔帮着衙门里的官吏做些事,何谈牧民,孙兄说得太高大了。”

    没等田先生开口阻拦或者动作,孙传庭只是在那里点点头,没有继续问下去,就这么安静了会,孙传庭站起来抱拳说道:“这次多谢赵公子的照顾,孙某将来必有回报,孙某这次来徐州已经坏了规矩,要急忙赶回去,希望来日有缘再见。”

    这告辞无论如何都显得突兀,不过问答几次,双方也的确没什么话题可以继续下去,赵进笑着站起答礼,客气了几句,此时的气氛的确让人觉得古怪,就连站在那边不动声色的牛金宝都有些诧异。

    双方就这么沉默的出了屋子,赵进也不会送出这个院子,在院门就是告别之时,即将告辞的时候,孙传庭犹豫了下,不顾身边田先生的阻拦,还是肃声问道:“赵公子,你如此大才大能,不知道有什么大志,可否说给孙某听听?”

    田先生暗叹了口气,归根到底还是年轻气盛,沿途所见所闻已经足够让人猜出很多东西,而且这些东西都是犯忌讳的,可在对方地盘上偏偏要明着问出,这不是自找没趣吗?甚至还会招来祸患..

    “大志?赵某的志向..”赵进也沉吟了下,此时连王兆靖都注意了过来。

    不过赵进没有沉吟多久就笑着说道:“和家父以及去世的叔父都曾经过,几位长辈也曾问过,赵某始终是一个回答,想要在这历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让后世人牢牢记住!”

    这话是用记忆中的方式讲出来的,赵进极少这么说话了,孙传庭和田先生开始有些没听懂,不过字词的意义很好理解,孙传庭缓缓点头,开口说道:“这便是青史留名的意思了,赵公子这等大才大能,若为国家效力,青史留名岂是难事,现如今这天下看似太平,实际上却潜流暗涌,也正是用人之际,正是赵公子报效国家的好时机,赵公子的家丁若是能用在辽东地方,建州鞑虏又何足道哉!”

    赵进脸上带着笑容,只是点头,孙传庭慷慨激昂的说完,再看赵进的反应,却是不再说话了,只是长吐了口气,拱手告辞,倒是田先生的态度很是恭谨客气。

    月初大家手里都有保底月票,愿意投给大明武夫的,就投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