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说完这个可能显得有点严厉,田先生又是放缓语气说道“我知道你心胸中有很多不平之气,但你没到高位之前,做或者不做都没有丝毫用处,甚至会适得其反。 “

    孙传庭良久无言,就那么骑在马上走了一会,这才吐了口气说道:“天黑之前就应该到何家庄了。”

    随着行进,沿路景色还真是变得越来越好,农田整治,沟渠纵横,尽管此时已经过了秋收的时候,可也能看得出今年的收成不错,道路上大车也越来越多,上面都装着满满的货物,骑马来去的武人也越来越多,让孙传庭身边的护卫愈紧张,到后来才现跟他们没有关系。

    “相比曲里铺,似乎没那么热闹。”孙传庭心情平复,也有心思去关注周围了。

    田先生在马上点头,只是回答说道:“但没有那么多的百姓了,行商居多。”

    因为心情激荡,这一路也没太有心思关注周围,所以一行人就没有停下,路上没有耽误什么时间,到何家庄的时候,太阳还没有落山。

    看到何家庄的外围之后,孙传庭和身边众人情不自禁的停住了马,愣愣的向前看去。

    好大的市镇!好繁华的地方!好齐整的所在!

    “这是不是徐州城?可城墙那里去了?”有人喃喃问道,没有人理会他这句话,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会相信没有城墙包裹的地方,居然会有这等所在。

    笔直的街道,样式划一的房屋,间或有二层或者三层的楼宇,街道平整宽阔,行人车马进进出出,偏西的夕阳阳光洒在这片建筑上面,让人感觉这里是黄金铸就!

    远远看过去,也只能看到这些,但每个人心中都被震撼,在他们想来,城池所在才是中心之处,只有那里才可以繁华富庶,可眼前这个好像是凭空做成的海市蜃楼,大家想不出如何出现的,又如何会出现在这里。

    “,就不怕响马土匪的过来,这都得被人洗掉..”一名家丁情不自禁的说道。

    没有城墙阻拦护卫,怎么挡得住匪盗和兵灾,这等繁华所在等于是把金银就那么摆放在路中心,等着别人来抢夺,做生意的商人们难道意识不到这点吗?怎么敢放心在这里经营,还有,这运河改道之后,徐州不是彻底败落了吗?怎么就能做的这么齐整兴盛,没有了漕运带来的商业便利,靠着种地收成,又是徐州这样的荒芜地方,肯定要凋敝败落,怎么就做到这个地步。

    各种各样的想法,可每个人都说不出话来,不过这样的情形,何家庄附近的人似乎也是见怪不怪了,平地起城,任谁看到在没有城墙围绕,又不是运河枢纽的地方,有这么一处整齐富丽的市镇,都会愕然呆立。

    “几位客官,我家客栈干净宽敞,厨子一手焖羊肉连丰县和沛县都有人过来吃,还能喝到汉井名酒,过来住吧!”没呆多久,立刻有客栈的伙计过来兜揽。

    “看公子爷这样,一路上肯定辛苦了,我家有独院,院子里还有丫鬟伺候,一切都舒服的很,想吃什么可以去隔壁振兴楼叫菜,包您满意!”又有人过来。

    孙传庭这才反应过来,怅然若失的摇摇头,开口说道:“我们去云山客栈。”

    这一路两夜住的都是云山客栈,已经觉得这里规矩干净便利,住着放心,没想到这话一出口,下面揽客的伙计都是哄笑,一个人说道:“公子爷你们第一次来何家庄吧,云山客栈在咱们这边算不得最好的,虽说不差,可一个大车店改的,地方不够宽敞。”

    孙传庭也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伙计们倒也没有纠缠,自顾自散去招揽下一拨客人,孙传庭他们准备去街道上看一看,还没等进入街道,就有一名乡勇模样的年轻人过来拦住,孙传庭的家丁们彼此交换眼神,有人戒备,有人掏出散碎银子,防备着是本地丁壮敲诈好处。

    “几位客官是新来的吧!这里街道规矩不准骑马,要么先住下寄存马匹,要么牵马入内,不然重罚。”那年轻人面无表情的说道。

    孙传庭眉头一皱,不让骑马入内,这是什么规矩,本以为是借机敲诈,可看到所有人或者下马或者步行,他就知道对方只是提醒,当下点点头,翻身下马。

    他们这边一下马,却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笑着凑了过来,点头哈腰的说道:“这位公子爷肯定是第一次来何家庄,咱们这边和别处规矩不一样,做买卖也有些新鲜地方,没个带路的很不方便,小的齐五,就是做带路解说的营生,离天黑也就一个半时辰了,一百文小的就愿意带路,怎么样?”

    那出来提醒下马的年轻人脚步停了下,看看这边,扬声说道:“在这片地方,被人欺负了,被人骗了,或者遭贼什么的,都可以找云山商行和孙家商行要公道,肯定给你个交待。”

    “小连,你这话说得的,哥哥我是那种人吗?”齐五回头笑骂了句。

    孙传庭一行人没什么犹豫,直接雇了这齐五。

    这齐五一开始的时候先问孙传庭一行人想做什么生意,说自己有很多熟悉的介绍,孙传庭等人说只是看看,齐五也不在意,笑嘻嘻的说自己知道那里皮货卖的价钱更高,集市上那一家收货的喜好,还说若是想要买酒,他这边也有路子,不过量大不了,因为去往山西那边的烧酒都被王大老爷包下了。

    “你倒是有见识,我们山西过来的就是贩运皮货和买酒。”田先生笑着说道,到现在大家也明白这齐五的身份,除了赚个向导的钱,还在找机会做个掮客。

    看着孙传庭一行人没有接茬的兴趣,这齐五又说自己熟悉这附近的客栈,领着大家过去可以打个折扣,当听说客栈已经定下之后,他也没什么失落,笑嘻嘻的领着大伙逛荡,按照他的话讲“先前有作奸犯科的,在这里设局坑害客商,可做了一次就被拿了,直接送到境山煤窑里,这辈子都别想出来了,所以小的们都是规规矩矩的做生意!”

    “江湖绿林上就不管?”一个家丁故作诧异的问道。

    “进爷就是南直隶江北边的大龙头,这赵天王可不是白叫的,他老人家话,谁还敢来折腾!”齐五说得很实在。

    “..这两旁都是盐商们的宅子,一年到头他们在这里能住两个月顶天了,可这帮人银子多,好享用..”

    “..盖这些宅子的时候,进爷给他们立了规矩,只能在一片地方盖差不多模样的,都说进爷讲规矩魔怔了,可这一模一样的规整,看久了也舒服..”

    “..你们说那个背着筐的?那个是捡垃圾的,街面上还有人盯着,乱丢东西的也要罚做苦役,还有公用的茅房让大家方便..不怕你们笑话,进爷这爱干净也有点魔怔,他老人家说这么做没有疫病,咱们就听着呗,反正干干净净的也舒服..”

    “..这边的路可下了力气大价钱,这边还好,就是碎石子的路,那边供牛车走的,还有青石板铺成的,附近有两个庄子的劳力,现在专门做这个修路护路的营生,不比种地差!”

    “..这些小宅院都是集市上掌柜伙计们的住处,院子不大,里面分隔出很多间,反正给人做活的,有个睡觉的地方就行..”

    这齐五对这片街市熟悉的很,口才也好,当真知无不言,孙传庭一干人倒是觉得大开眼界,外面觉得不凡,入内一看也就是干净些的宅院街坊,可这么聊下来却现,这里也不是平常的市镇,“..这边所有都是为了生意,为了更好做生意..”田先生这么总结说道。

    再走了走,却看到一座大宅院,这大宅和别处不同的是,在院门前搭了凉棚,凉棚下立着几大块黑色木板,两个小厮正拿着刷子把木板上涂抹的白字刷掉,周围围着一帮账房文书打扮的人,背着笔墨纸砚的箱子,在那里东一堆西一堆的闲聊,看到这一幕,齐五笑着说道:“公子爷你来得巧,这边可是何家庄一景,今天正好赶上了。”

    说完这句后,齐五抬头看看天色,又是笑着说道:“在这里稍等就好。”

    大家自然无所谓,太阳西沉,差不多落入天际半边,这里也有些昏暗,又有人从那宅院里挑出灯笼来,让这边更加明亮些,齐五指点着说道:“集市和盐市的一切,全在这宅院里面管着,大总管手底下几十个管事账房,上百个伙计小厮,每时每刻都在忙活,听说,连进爷的庄子和别处的买卖都在这边算账!”

    “大总管是谁?”

    “曹如惠,当年还是出家人的时候就拜在进爷门下,当时这曹如惠可是云山寺里的知客,大家都说他没眼力,可现在看看,真是神机妙算,进爷手底下,除了这大总管之外,还有大掌柜周学智,这位爷就在清江浦那边了,听说局面比眼前的还要大!”说起徐州的英雄谱,每个人都头头是道。

    还有几个小时,这个月结束,大家看看手里的月票,投给大明武夫吧,不然就浪费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