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话说到这里,却被家丁头目插嘴说道:“公子爷,若是两千多都是这样,他们可以威逼出一万人甚至几万人,这两千人真不少了。 ”

    “..也是,这不能当成兵卒看,而是家丁一等了..”孙传庭喃喃说道。

    “话多夸大,也当不得真,一州之地的豪霸,怎么可能有两千这等,而且还不是第一等的,评话传奇罢了!”田先生说了句,孙传庭和其他几人都是点头。

    接下来众人都是无话,就这么跟随着人群一直向前走,他们倒是知道徐州如今的核心区域不是州城,而是何家庄,这次的目的地就是那边。

    没走多远,就看到在某处路口,又有一队团练巡视戒备,这队二百人左右,居然还有几名骑马的,看着和先前那队没什么区别,看到这个,孙传庭一行人再次无言,开始有些相信路人所说的话了。

    快要天黑的时候,又看到了粗大竹竿捆绑起来的旗杆,上面写着“云山客栈”四个字,规制和界碑附近住的那个一样,却大了很多,但却拥挤太多太多,门前边上,到处都是车马客商,伙计们不断吆喝指挥,嗓子都有点哑了。

    有了昨日的经验,孙传庭一行人当然要住在这边,可过去一问,却被抱歉的告知,说是没有房间了,就算花高价找个独院什么的也都没有,不过伙计倒是说了,可以在客栈附近露宿,柴火什么的客栈可以提供,食水也可以在这边拿,在客栈完全不必担心什么贼人之类。

    孙传庭向着周围看过去,已经有不少商队或者旅人占好了地方,看来是准备露宿一晚,伙计说完这个,又压低声音说道,若是愿意多花几百文,可以牵线在附近村落里找一户民居住宿,一切也都干净,村子里还有乐子可以找。

    这个倒也平常,此处生意这般好,附近的百姓自然也想分润沾光,伙计们先说自家的生意再兜揽私活,已经算规矩严的了,这乐子什么的孙传庭他们不感兴趣,也不愿意细问,但没有拒绝,反倒是村里也要,这空地也要。

    “我想多看看多听听,田先生回去休息,你们也轮班休息。”孙传庭有他的目的。

    估摸着这边经常有露宿的人,客栈一切都周到的很,缴纳不多的费用之后,伙计们就赶着大车把柴禾草垫什么的送过来,还询问想要吃喝什么,并且嘱咐一定要彼此隔开,注意防火什么的,还有猎户打扮的人过来卖野物,无非是野兔之类,有眼尖的能看出来是家兔,不过大家也不在乎,直接买下让人猎户收拾好。

    太阳落山,天光还很明亮,不过已经有人把篝火点了起来,在上面架锅烧饭,还有人从店家手里买了酒,呼喝谈笑,周围好像集市一般,时不时的还有人吆喝自家的货物和价钱,说有愿意交易的过来问询,但有趣的是,客栈里的伙计每过一段时间就敲锣出来走一圈,喊的内容也简单,说此处不在集市中,一切成交都是自愿,云山行、孙家商行不予作保,风险自负。

    这场面固然喧闹,可对于不少心情轻松的商旅来说,却比住在店里有趣,孙传庭一行人就是如此,几个人都来到这边,买了几斤羊肉和烙饼,又打了两葫芦烧酒,就这么团坐在草垫上吃喝起来。

    “这等热闹,就算大同边墙的那几处边市,也不过如此了!”孙传庭感慨说道,田先生也是点头,边上一位家丁喝了两口酒,摇头说道:“公子爷,边市那里没规矩的,鞑子、边兵还有那些做生意的,各个不消停,每天都得死人,这里虽说热闹,却规矩的很,明里暗里都有人盯着的。”

    孙传庭点点头,感慨着说道:“大同边市,边将在里面不知道捞了多少,这么多商人云集徐州贸易,这赵进居中取利,倒也能做些收买人心的勾当。”

    田先生默然不语,他知道白日里所见让自家公子想得很多,到现在一定要找个理由出来。

    正在这时候,围坐在一起的家丁各个神色大变,一人伏地,其余几个人都紧张站起,倒是把旁边那一堆吓了一跳,伏地侧耳的那位听了听,压低声音说道:“最少八十骑正靠过来。”

    “难道是马贼!”惊讶和酒劲双重作用之下,田先生说话的声音大了些。

    听到他的惊问,边上一安静,随即响起一阵哄笑,然后就有人问出了这两天常有人问的一句:“你们这是第一次来徐州吧?”

    不用他们继续问,那边自己说了下去“进爷的马队巡夜而已,在徐州地面上那里还有贼,谁敢在这里犯事,那是上辈子不开眼。”

    话是这么说,可孙传庭几人却不敢放松,再过一会,不用趴在地上也能听到从一个方向传来的蹄声轰鸣,客栈外面,有些客人开始惊慌,也有的似乎见怪不怪,在那里哄笑。

    出门在外,怎么小心都不为过,孙传庭和田先生都已经站起,家丁们围绕周围,低声嘱咐着等下朝那里走,退路都已经选好了,这时候,客栈里面又有十几名伙计跑出来,手里举着火把灯笼在那里张望等待,这时天色已经黑了,一名家丁低声嘀咕说道:“会不会是客栈和马贼做好的局?”

    “这么多南来北往的,有很多外来的不担心,应该不是。”田先生低声说道,但该小心的一定还是要小心。

    又会一会,马队到了,隐约间能听到为有人吆喝说道:“..。第四分队和第五分队..”

    伙计们也有人高声答话:“文书到此了,但请报上文书上最后一句。”

    “秋高气爽!”莫名回了一句,看着火把灯笼晃动,马队逐渐靠了过来,看到这个样子,原来惊疑不定的人都已经坐下了,只有孙传庭一干人站在那里,到现在倒不是担心什么内外勾结,而是纯粹的好奇。

    到这时,孙传庭的护卫家丁们也不是那么紧张了,四下张望却看到了些东西,一个人低声说道:“他们这里规矩倒是严,敢情客栈已经做好了预备,几处都有人拿着器械守备,真要是马贼,也未必能占了便宜。”

    在客栈跟前,马队骑手纷纷下马,在伙计们的引领下,牵马去往后院,骑手们看起来很轻松,有人在那里大声谈笑,有人随意的看着空地上的客商们。

    “这些倒是没想的那么好,不过也不差了,难得这马具齐全..”孙传庭的一名护卫说道。

    他这一说,边上立刻有人反驳:“这还叫差,你非得拿总兵、副将那几个的伴当亲兵来比?放在大同和山西那边,也算够格的。”

    “..你们觉没觉得,他们虽说骑马,可看着是步卒的规制?”家丁护卫们议论不停,孙传庭凝神细听,他知道家里派来的这些家丁护卫都是边军中出身,除了身手不错,军兵中的勾当也都是见多识广。

    正在这时候,听到那马队里有人吆喝着说话,这话却不是汉话,另一人马上用生硬的官话说了回去:“你忘了规矩了,说官话!”

    先前吆喝的那位缩缩头,连忙换回了明显不怎么熟练的汉话。

    “居然是鞑子?”有家丁肃声说道,他们身在边军,和草原上的蒙古各部征战,对这些话自然能听懂,在内6有鞑子还做家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次出声说话的是田先生,田先生皱眉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太原府、大同府里面,家里养着鞑子伙计的难道少了,鞑子做主母的难道稀罕吗?”

    那家丁一愣,咂摸了下干笑着说道:“也是这道理,大同和宣府鞑子参将游击都不下五个,我大惊小怪个什么。”

    倒是那家丁头目反应过来另外一件事,在那里沉声说道:“公子爷,田先生,小的倒是明白过来客栈为何要养马了,他是做个驿站和兵站用的,马匹在这里休整吃草料,甚至还以换马。”

    孙传庭点点头,随即一愣,压低声音说道:“区区徐州,他做这些要干什么?”

    “公子!”田先生提醒了一句,孙传庭又是继续问道:“这赵进到底要做什么?”

    田先生用胳膊碰了孙传庭一下,略微加重了语气说道:“公子,人多眼杂,有什么话,明天路上再说。”

    孙传庭这才反应过来,长吐了口气之后点点头说道:“时候不早,明日还要赶路,都早点休息。”

    第二天早起赶路,已经能感觉到天气转凉了,说起来有前两天的经验,今天应该没那么新鲜了,可孙传庭一行人还是被更加热闹的官道震惊了下,这次留心听路上商人的口音,当真是各处都有,并不仅仅是他们惊讶,也有很多人震动异常。

    “..自从运河废掉,这徐州不是败落了吗?怎么还这么兴旺!”这话和差不多意思的言语,一路上不知道听了多少。

    尽管昨夜说今天谈论,可大家都没去提赵进要做什么这个话题,只是前行。

    明天这个月就要结束,大家月票还没投的投给大明武夫,不然下月就浪费了,订阅和打赏也要多多支持,多谢多谢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