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此时内堂的气氛倒是轻松,那文吏的确在模仿说书先生,讲得兴高采烈,如今赵进的事迹在徐州和周围流传的很广,这也难怪,这几年迅崛起壮大,赵进的事迹的确传奇的很,说起来不比那些评话逊色。 。23us。

    听到赵进杀拐子,窄巷中血战亡命大盗,孙传庭只是淡然评点道:“武勇而已,也就是个江湖上的英杰。”

    “..接风宴上大老爷也喝过那汉井名酒了,这酒如今在天底下好大名气,可大老爷想必不知道,这酒就是进爷,不,赵进做出来的,赵进家,一半都要算在这酒上..”

    “这汉井名酒居然是赵进做出来的?”孙传庭和田先生听到这个都是愕然,汉井名酒在别处是一回事,但在山西尤其是靠近边墙长城的山西北部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且不提那边苦寒,冬日有些身家的军民士绅都喜欢这醇烈的烧酒,熟悉边市和草原上的人更知道这烧酒在草原上意味着什么,据说汾州几家酒坊的子弟都去找这个汉井名酒出产的地方学艺了,却没想到这酒居然是赵进做出来的。

    “..做出这酒,财源滚滚,自然无数人嫉恨,那邪教会主就设下埋伏,准备杀了赵进他们,夺了这份产业,就在徐州东边的一处山丘地,赵进兄弟八个对上那些亡命大盗百余人,折了一个兄弟,却把这百余人杀了个精光,然后马不停蹄,直奔那邪教会主的老巢..”

    “莫要当成评话去讲,八个年纪不大的少年人对百余名大盗亡命,而且还是中伏,怎么打得过,本县也是习武知兵的,你若是知道实情就照实说,你若不知,就略过去!”孙传庭又是说道。

    那文吏说得兴起,也顾不上刚才的战战兢兢,在那里连连摇头说道:“大老爷莫要误会,小的说得都是实情,事后徐州和徐州参将那边都派人验看过的,满山是尸,冬日里看不见雪,全是红色,那赵进带着的二十几个随从,都被箭射杀了,他们是跑到山坡上一直在打到最后,大老爷若不信,可以问问他们两个。”

    “大老爷放心,这个事情虽然听着离谱,可去年徐州有人来我们这边公干,说当时徐州衙门里也都惊了,心想这几个的杀性怎么这么大,大老爷您听他继续讲,接下来这个就不算什么了。”

    “..灭了那何家庄,搜出来邪教的罪证..可他们和云山寺也是不死不休,这事情只是传闻了,说是云山寺纠集了上千武僧和几百马贼,赵进手里只有两百号人多点,硬生生守住了那个庄子,再然后云山寺管事的就换上了亲近赵进的人,云山寺不少人都被揪出来罪证..”

    “..这其实还算不得什么,大老爷一定知道那一年闹流民,山东流民围攻徐州城,那伙流民和邪教勾结,里应外合啊,城门在里面都差点被打开,要不是赵进领着手底下四百多人,连带着千把乡勇过去,硬生生打平了那十万流贼,当真就祸事了,那时候可能连咱们归德府都要遭殃..”

    说得活灵活现,孙传庭和田先生则是默默无言的听着,听到这千余人破十万流贼的时候,孙传庭忍不住开口问道:“千众破十万,他又没有骑兵,怎么破得了十万流贼?”

    “当日似乎邸报上还提过一次,说是徐州参将派兵平乱的。”田先生缓声说道,这等地方上的豪门,又是在科举功名上做文章的豪门,对天下大事,朝廷动向自然也是关心的很,这件事也有记忆。

    “.。。全是步卒,没有骑兵,倒是听说流贼有个几百骑马的,小的们当时也不信了,可后来说法多,说是是徐州参将被调虎离山了,花银子去买的脑袋,等看到现在进爷的庄子里,在淮安府的荒草滩的寨子里,做活的全是那些流民,若不是进爷打胜的,怎么会有这样的说法,那些流民凭啥死心塌地的给进爷做活,进爷慈悲啊,这么多人亏得他能养活..”

    孙传庭长吐了口气,和身边的田先生对视一眼,双方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就这么沉默了会,孙传庭才喃喃说道:“此等武勇,此等统率之法,若从军为将,恐怕成就不会在戚、俞之下,此时辽东正是用人之际,若能在那边一展身手,博个封侯都不是不能。”

    随着事迹的描述,赵进的称呼又被改成了进爷,不过也没有人去纠正,下面讲述那位甚至还敢于纠正上面了:“大老爷,田先生,这进爷可不光是武勇,生的法子也是不少,咱们前面不是说了那酒吗?现在最赚钱的不是酒了,而是盐市和集市,盐市不必说,集市上真是了不得,四处的货物汇集过去,然后再被四方的人走,进爷坐地收成..”

    听到盐市的细节,孙传庭冷哼了声,不屑说道:“这等豪霸,总是要算计私盐,要从大明身上挖个墙角下来。”

    不过等那位文吏说起集市上的细节之后,孙传庭和田先生就听得很用心了,倒是那田先生开口问了句:“这等生道理,是不是那孙大雷的家人教给赵进的。”

    “这个不能,里外大伙都知道,孙家人也要靠着赵家生,现在清江浦据说有个比徐州集市大百倍的大市,也是进爷开设的,那才是每日金山银海的进项!”

    这边随口说,可听得人却悚然动容,孙传庭皱眉问道:“这赵进还在清江浦有这么大的局面?”

    “大老爷,进爷在清江浦做下的事情当真痛快,一动手就是雷霆霹雳,把清江浦本地那些江湖人物,地方豪强一扫而空..”

    孙传庭和田先生听到这里已经没心思再听下去了,田先生挥手让那三名文吏退下,和刚开始的恐惧慌张不同,此时三个人都说得兴起,很是有些意犹未尽的感觉。

    等内堂只剩下孙传庭和幕僚二人,两人的神情就不需要维持淡定了,孙传庭吁了口气说道:“这三人说得应该是实情。”

    “撒谎对他们没有好处,眼下永城的局面他们也看得出,不过一个边鄙小县,没什么花样能玩的。”田先生悠然说道,他的表情不是自大,而是自信。

    孙传庭点点头,孙家几代在官场上经历过太多的事情,积累了太多经验,孙家曾祖那代出过知州,祖父辈曾有人做过布政使的幕僚,父辈则是有府衙同知和通判,莫说是一县,就连一府,甚至一省都有相应的法子和对策,所以在半月内将永城县理顺抓在手中,大家都觉得理所当然,没什么了不起的。

    “田先生也听过我在大考时的经历,有人考中,有人不中,但无论中或不中,大多是庸碌之辈,反倒是来自徐州的那王兆靖让我觉得不凡,会试后知道他榜上无名,还让人觉得惋惜,倒是没想到来到永城后还能听到他的名字,而且还是那赵进的从属..赵进..赵进.。。”孙传庭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忍不住重复念叨了两次。

    孙传庭一时间有些出神,似乎在回忆当时京师相遇的点滴:“当时看到,还以为是某地的朴实举子,后来以为是王兄弟的伴当亲卫,再后来,知道是个有见地的武夫,却没想到居然是这等人物。”

    评价了这几句,孙传庭的声音却变得严厉起来:“这等作为等若是谋逆,是国家大害,若不是我来这边,这等骇人听闻之事或许永不为人所知。”

    “地方豪霸,不知朝廷体统,不知天家威严,妄自尊大,自行其是的,倒也不稀奇。”田先生在一旁接了句,说话时却微微摇头,孙家这位公子,学问算是上等,不然不会得了进士功名,经世致用的才华却算顶尖,这等人物一入官场,只要不犯小错,有贵人扶持,肯定前途无量,会被大用的,只不过世情虽然知晓,却依旧摆脱不了书生意气,可这也算不得什么大事,谁还没年轻过,等磕碰过几次,看多了世间事,自然就心平气和了。

    田先生随手翻了两页账簿,又是淡然说道:“挡住辽饷这桩事有了变数,该如何做还请公子尽快拿个决断出来,叔老爷和京师那边都已经打好了招呼,若是不行,还要再试试其他的手段。“

    孙传庭坐在那里沉默了会,缓缓开口说道:“我自有计较。”

    虽说皇权不下县,知县命令不出城门,城外乡野都是士绅们的天下,但这个只是俗语而已,身为县令,出城视察民情,督促农事,这也是理所当然的。

    九月中的时候,河南归德府永城县传出一个消息,说新任知县孙大老爷微服私访去了,这消息一传出来,吏目差役到下面的士绅土豪,各个大骂,老老实实的做官不好,非得学那些戏文做那种华而不实的勾当,平白无故的给大伙添了麻烦。

    感谢“书友12872o8672,暮鸣,元亨利贞”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