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田先生笑着点头,却转向那三名跪地的文吏说道:“现如今县内田赋之事是你们三人经手,今年的辽饷赋税因为民间苦不堪言,所以我家老爷出手拦阻,违抗上意,不让你们去收取,事情是不是这样?”

    这就是教给他们如何做了,对外照着这个说法就好,大家在衙门里这么多年,这点关窍还是明白的,而且这孙传庭手段这么了得,又是个空口白牙的勾当,大家照着说就是..

    可下面跪着的三位文吏此时脸色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彼此对视,都是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田先生的表情变冷了下来,淡然问道:“你们几个被提拔到书办的位置上,也是得了孙大人的恩情,怎么?这点小事都不愿意办吗?还是舍不得这爱民的名声?”

    孙传庭也收了表情,冷冷的瞪视下面,他本就魁梧威猛,这么俯视下去,那几名文吏的压力极大,再想想孙传庭上任半月以来的雷霆手段,一人磕了个头说道:“真不是小的们不照做,小的们实在不敢做啊!”

    “孙大人让你们做的,你们还有什么不敢,这件事里难道还有什么好处不成?浮收那几成,我家老爷难道没有放给你们吗?”田先生的神情愈的严厉,孙传庭来这边之后,固然下大力整治,可也知道不断人财路,各种从前的常例规矩都是默认,甚至今年新加的浮收也默许了,正是这样,才显出他的手段来。

    下面三个只是低着头不出声,坐在那里的田先生却笑了,声音却冷厉的很:“不要不识好歹,认真查查账本,你们几个的脑袋保不住的。”

    “孙大人,田先生,不是小的们不照做,是真的不敢做.。。”听到杀人的威胁后,一名文吏抬头说了句,看到上面两人的表情,他在那里咬咬牙,居然站起来说道:“小的斗胆说句话,孙大人你来永城这边做官,就算运气不好,一任九年坐满,可那也就是九年,终于还要走的,可小的们要在这里呆一辈子,让小的们在这边挡住辽饷的那位爷也要呆一辈子,小的们当然不想死,可孙大人这边吓唬我们未必真下手,可那边真能杀人啊!”

    “是啊,是啊,小的们若是按照田先生的吩咐做,不用那边过来人,晚上就会有人取了小的们的脑袋,全家还要去海边荒滩上受苦,真不敢啊!”其余两个都已经吓得哭出来了,只在那里连连磕头求饶。

    孙传庭和那田先生都是愕然,根本没想到是这样的回答,孙传庭恨声说道:“地方豪霸,是国家大害,山西如此,这河南也是如此!”

    田先生咳嗽了声,瞥一眼过来,心想在山西代州最大的就是孙家,这话等于把自己骂上了。

    不过下一刻,孙传庭反应了过来,诧异问道:“不对,那些豪强之流应该是愿意你们征收辽饷,百姓一旦破家破产,那人口田亩,就都是他们的盘中餐了?难不成是县里毛举人家?”

    “老爷,毛举人是县里六大家里最会经营的。”田先生提醒了句,这“最会经营”是个委婉说法,孙传庭也听得懂,也就是这位毛举人最是心黑,怎么会拦下这位。

    “孙大人,田先生,小的斗胆说了,还请老爷开恩,替小的们瞒着,县里这么多人都知道是谁做的,可都不敢说,因为不知道那位到底让不让讲,小的这也是没办法。”

    孙传庭和田先生对视了眼,都是愕然,下面人的反应他们可看得清楚,那是真正的畏惧,甚至比害怕他们都多很多。

    “说,既然县里这么多人都知道,谁又会知道你们说的,本县替你们瞒着!”孙传庭肃声说道,田先生摇头叹了口气,只在那里轻声感慨说道:“咱们不接地气啊!”

    田先生的感慨倒是只有孙传庭能听到,来这县里半个多月,却不知道能让衙门停止征收辽饷的大人物,而且县内人人都知道。

    看着文吏还在迟疑,孙传庭加强了语气喝道:“你只管说,本县还不知道归德府有这般人物,难道是那一位王府里的。”

    说到这里,孙传庭自己摆摆手,显见这话不对,王府里的更愿意百姓们破产破家,到时候用低价或者不花钱直接把这些吞了,朝廷和官府又不可能去王府产业收税,这就是白得的产业。

    “不是归德府的,也不是河南的,却是徐州那边一位大豪,人称赵天王的。”小吏战战兢兢的说道,他甚至都不敢说快。

    听到“赵天王”这个,孙传庭忍不住嗤笑一声,对田先生不屑说道:“又不知道那里冒出来的江湖绿林人物,天王这名字也是他能用的?”

    “大人,这位不是江湖人,他是徐州卫的军户,他家老太爷现在是萧县守备。”另一名文吏急忙抬头说道。

    孙传庭此时的眉头皱起,脸上已经有了愤然神色,冷声说道:“武夫误国,这等粗莽之辈,抵御外敌不值一提,却在地方上胡作非为,区区一县的守备,还是这守备的儿子,手居然能伸到邻省的县衙来,说他的名字,本官要告他,要让他知道体统规矩,知道这大明还有王法在!”

    田先生则是满脸的惊讶,这等事的确匪夷所思,守备的儿子充其量在县内横行,连知县都得罪不起的,怎么能把手伸这么远,要知道这之间可是隔着砀山县城..

    三位文吏彼此对视,又有人开口说道:“赵老太爷叫做赵振堂,但主事的都是赵天王,赵天王单字一个进,大伙都叫进爷的。”

    眼见自己这个态度,下面的人还是称呼那刺耳的“天王”两字,孙传庭气得冷哼了声,刚要说话,却反应过来,有些诧异的询问说道:“赵进?徐州赵进?”

    田先生看了过来,孙传庭这语气也让下面的人愕然,都能听出似乎是知道这个名字?那文吏小心的问道:“大老爷..”

    一想这位铁腕知县有可能认得进爷,文吏心里一边轻松,一边更紧张,轻松的是如果真认得,倒是不怕消息传出去,紧张的是,这位铁腕知县如果再有进爷撑腰,那大家的日子肯定更加难过。

    “你们可知道王兆靖吗?”孙传庭的下一个问题让他们确认了这个猜想,连王兆靖这个名字都知道,那肯定不会差了。

    “小的们知道王三爷..”

    “王三爷?”

    “在进爷的几个兄弟里,王三爷排名第三,小八义的智多星,那是进爷身边诸葛孔明一般的人物..”

    “不得胡言!”孙传庭冷声说道,下面立刻噤若寒蝉。

    说完这句之后,孙传庭坐在那里沉默起来,田先生看了看,转头对那几位文吏说道:“你们下去忙吧,用心做事,我家大人不会亏待了你们,今天议论这些,不要去外面讲。”

    三名文吏如逢大赦,不向外面讲正和他们的心意,连忙答应站起,只是这边还没向外走,就又被孙传庭叫住,脸色却变得平和起来,只是在那里说道:“关于这个赵进和他身边的事情,你们仔细说给本县听听。”

    “..听说赵进他娘怀赵进的时候,接生之后,接生婆一个恍惚,以为自己手里抱着的是一条小龙,吓得直接丢在了地上,就这样,进爷直到十岁被吓醒过来..”

    “..胡说八道,我听说进爷十岁那年观刑,被吓得昏过去,有人从他家门前走过,却看到一条金龙盘在屋顶上..”

    开头这话却让孙传庭听得很不耐烦,忍不住呵斥说道:“无关的虚妄之言不要讲,说说那些都见到的真实情形,这进爷的称呼也不要带了,区区一个白身,那当得起这个爷字!”

    什么龙趴在身上,五色祥云,异香扑鼻之类的道道,愚民百姓还可以,读书多了自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孙传庭自然不耐烦听。

    “..进爷,不,赵进小时候身子不好,胆子也小,他爹赵振堂想让他继承这杀头的差事,带着去看法场杀头,结果吓掉了魂,当时以为救不回来了了.。。”

    一听是刽子手差役出身,孙传庭和田先生对视一眼,都带着些轻视神情,这等贱役实在不值得重视,充其量是个荒僻之地的恶霸豪强,但孙传庭转念一想,却想到在京师见面时候,所看到赵进的那种沉稳气度,这和卑贱没有一点关系、

    “..醒来之后就好像变了一个人,跟他二叔学武,对了,赵进的二叔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走南闯北..这赵进当时小小年纪,居然还知道聚拢一帮少年,玩什么比武夺魁,他今日的班底,大刀陈二,铁塔石老四,快刀吉五,小李广董六..”

    孙传庭苦笑着又是打断了这文吏的讲述,有些急躁的说道;“你是不是听评话演义太多了,三国和水浒那一套不要拿出来。”

    “..大老爷慧眼,小的就愿意去茶馆听人讲评话,大家都说这赵进第一次杀人是杀拐子,他的青梅竹马被拐子骗走,当时喊人都来不及了,他们兄弟几个直接闯了过去..”

    月底了,大家手里又有月票了,投给大明武夫,急需,急需!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