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现在各处的统计户口人丁已经开始,赵字营的核心和经营的重点在黄河南岸,把张虎斌那几个连放过去,加上已经派过去的徐州团练,足以震慑当地任何不轨的心思和想法。

    在临近中秋的时候,州衙户房刘书办家中突然大放鞭炮,人人都是喜气洋洋,这又不是年节,也不是他家有喜事,怎么弄得这样隆重,到底生了什么,有心人过去打听,倒也不是什么秘密,说是进爷送给刘书办一间在盐市上的铺面,还有每月三百斤的汉井名酒。

    盐市上所有的铺面都属于赵字营,每年每月租金生息就丰厚异常,自家去做生意也没有赔钱的道理,现如今最早在盐市那边卖零食的都了笔小财,何况这么个临街的店面,只要把消息放出去,立刻有人找上门来合作,条件也会给的相当丰厚。至于这三百斤汉井名酒,那更是实打实的银子,虽说如今产量大了,也不是那么严格的专营了,可随着在漕运上越卖越多,去往口外塞外的商队规模越来越大,价钱依旧没有跌下来,另外还有一层说法,这三百斤酒实际上就是坐实了和赵家的关系,在徐州地面上肯定人人都要敬重几分。

    这是能打听到的,还有没打听到的,刘书办的二儿子刘东来被赵进点名招进了学丁队,在里面直接就从队正做起,而且教授下面人财税手段的,这样的人物,可想见将来的前程,这几件事下来,刘书办就是实打实的赵字营中人了。

    之所以有这样的好处,却是因为这刘书办在这次的“人口普查”中立有大功,这功劳还不是现在立下的,而是年初的时候立下。

    在一开始的时候,赵进和身边的人,包括亲近他们的文吏差役头目,都在担心一件事,那就是这普查推行,地方上肯定会抵触,即便赵字营威势极重,谁也不敢不怕,但牵扯到自家的生计财路,还有将来可能要多出的银子,或明或暗大家都不会甘心。

    但真正一做起来,却现事情并不像想的那般,徐州地方上的豪强和百姓,眼下最操心的是辽饷,大家都知道辽饷一收,肯定伤筋动骨,甚至倾家荡产,原本还有风声传说,说什么进爷体恤大伙,会把这桩事拦下来,可到了现在,各处衙门都在摩拳擦掌准备动手收税,消息越来越多,除了这个,上上下下居然还要搞什么“普查”,还要推行什么“保甲。”

    那边辽饷,这边普查,就算脑筋不灵活的也能想到其中关节,难不成进爷要把这徐州的田亩人丁核算清楚,趁着征收辽饷的时候,把徐州彻底刮个底朝天,这可真就是大祸事了,要是官府收的紧了,大伙还能豁出去动手,可进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敢去拦阻,除非这性命不要了。

    一时间风声鹤唳,有人想到了法子,那些有功名的人不是可以投献吗?大家宁可冒着被吞的风险,也要把田地划过去,可他们能想到的,这些读书人一样能想到,谁敢在这个时候占赵进的便宜,各个拒绝,甚至还有把以前吞的投献田地吐出来的,就是怕担这个干系。

    结果大伙又想了第二个法子,那就是把田地投献给赵字营的军属,进爷对自己的家丁很厚道,这个大家都是知道的,没曾想这个事情,赵进在之前就考虑过了,家丁家属们都得了消息,一样不敢要。

    无可奈何之下,每个人都有大祸临头的紧迫感,一想想辽饷那些关节,即便是家底丰厚的都是脸色白,这实在是杀人吃肉的法子,没有法子可想,那就只能按照规矩来做事了,或者求进爷帮着挡下去,或者规规矩矩交税。

    谁也不愿意去被扒皮,那就只能去求进爷,求人要有代价,大家也明白怎么做,无非是辽饷收十个,进爷若是能挡住,那就给进爷这边三个,不能让进爷白做。

    真正让大伙没想到的是,赵进答应的条件很简单,他只要一成,但除此之外,大家要把自家的田地和人丁的准确数目报上来,如果复核不准的话,那就什么也不要说了。

    进爷一诺千金,还没有说话不算的时候,他既然这么说了,那就肯定能做到,两相权衡之下,谁都知道该做什么,扒皮拆骨的辽饷,又或是多交一成然后把自己的家底底细报上来,大家很乐意配合。

    这让赵进和伙伴们也苦笑着现了一件事,敢情这个普查没必要用武力强势,辽饷这个断人命根子的手段就足够了,那就立刻开列条件,在辽饷和报出自家底细之间选择一个,不管是地方豪强,又或是平民百姓,大家当然知道如何选..

    甚至不少人都不觉得自己报底细这个事情有什么,本来就不怎么要紧,那多交一成给进爷,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那是往年缴纳赋税的一成,而不是总额的一成,平时你就算送给进爷也要看进爷收不收的。

    就这么滚雪球一般,整个徐州的普查形势一片大好,剩下两种略微有难处的,一方是卫所里,一方是那些读书人,卫所和读书人都不太担心辽饷的,反正和他们关系不到,卫所那边赵进说了几句硬话后就立刻服软,至于读书人那边,在徐州的人数实在太少,根本翻不起什么波澜。

    徐州这般,甚至连河南归德府和邳州、宿州这几处都有人过来联系,说愿意出的更多份子,如果进爷能挡下辽饷,那么他们可以出更多的份子和好处,不过对于徐州之外的地方,属于南直隶的邳州和宿州还罢了,这两处的人力也属于能够得着的,而归德府那边隶属于河南,这个想要做什么就很麻烦了,再者,南直隶有两个巡抚,两个镇守太监,职权不明,一州一府往往几方都顾不上,河南那边则是从下到上一个完整的体系,真要触碰,很可能会有一连串的反应。

    事先想得千难万难,事到临头却现势如破竹,简单顺利,这功劳是谁的,功就要记在户房刘书办身上,如果不是开始他提出不要这么急公布阻拦辽饷,这人情就未必能这么容易的卖下去,如果徐州民间都知道辽饷被进爷拦住,也就不会有什么紧迫感,在这个时候就会为自己算计了,少说一点底细,就多赚一点便宜,这个账大家都会算..

    刘书办的一个提议,让赵字营省了多少麻烦,就切实的拿到了徐州的底细,而且连带着让周围几处,都主动的接触过来,以后肯定能省很多事,刘书办的大功赵进牢牢记得了。

    在这其中,最难受的是徐州一州四县的父母官,辽饷征收不下来,自然手里没什么好处,然后还会被上面责怪,也不知道会不会被罢官申斥,可在这个时候,当真是无可奈何,他们平时做事都要依靠下面的吏目差役,现在这伙人已经只听赵字营的使唤了,没了差役吏目,知县知州什么都不是。

    也就是在这样的局面下,赵进的心情才相对悠闲一些,而且在开原铁岭两处陷落之后,建州女真似乎也要消化这一连串胜利的成果,攻势停止了,而辽东经略熊廷弼的一项项举措的确让人心安,每次看后的那股烦躁也少了很多。

    “..福建漳州府李新作乱,居然妄称洪武,与袁八老等人率众一千余名,攻打各地,声势甚大,巡抚王士昌令副将纪元宪、沈有容等带领官军前往平乱,旋灭之..”王兆靖说完辽东那边的情况,笑着读了下一则。

    屋子里的人都忍不住笑,吉香笑着说道:“估摸着千把人在城外闹起来,官府一知道了,就派人过去,官兵一到,这些人就散了,要是咱们..”

    陈昇咳嗽了一声,吉香也是打住了话,干咳两声没有说下去,赵进只做没有听到,在那里评点说道:“辽东这一败,有很多人觉得是皮毛小事,动不得大明的根基,可有些人却觉得要乱了,想要借此做什么,福建这人糊涂不用去说,可难保其他人也都这么想,对咱们来说,还是那句老话,不急。”

    大家都是点头,陈昇开口问道:“周宝禄那边怎么办?看来消息是准的了!”

    在南京锦衣卫那边有了冯奇这个内线之后,关于马冲昊的情报就不像从前那样闭塞了,即便那“马都堂”自家隐秘的很,可内部的人有心去打听什么,还是真容易现些蛛丝马迹。

    自从冯奇的日子变好之后,大家倒也没想着别的,都觉得此人好人有好报,冯奇手里宽松了,也喜欢和大家相聚,当然是冯奇会钞的次数最多,大家无所不谈,很多消息就这么打听到了,这些消息或许冯奇自己都看不出什么来,但报到赵进这边来之后,刘勇、雷财以及那些老江湖却能看出门道来。

    感谢“元亨利贞,再见某人”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今天就一更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