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伙伴们各自有了安排,赵进又和陈昇和王兆靖交代了几句,明天要委托陈昇去给赵十一带话,还要让王兆靖写信给萧县那边,关于陈宏也有几句话要叮嘱,大伙都知道,虽然陈宏不经常和伙伴们在一起,但在赵字营这个架构下,这个十几岁的少年位置很重要,不次于如惠和周学智,不光是他在账目财务上的天赋,还因为他这个年纪就有一股成人的专注和认真,赵字营的金库就由他来掌管部分,而且大家还知道,在将来,陈宏肯定更会被重用。   .

    把事情做完之后大家散去,打着哈欠的徐家仆役过来打扫,丫鬟梅香送来了夜宵,并且传了徐珍珍的话,提醒赵进回卧房的时候要动静小些,不要把孩子吵醒。

    女人一旦成了母亲,再怎么英明果断,也会在一些琐碎事花费心思,赵进简单洗漱之后,轻手轻脚的回到卧房,进屋的时候看到一盏小灯点亮,徐珍珍正靠在床边打盹,一边是孩子的摇篮,一边放着几本账簿,可能刚才也在处理徐家的事。

    赵进出的轻微声响让徐珍珍醒了过来,徐珍珍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睡眼惺忪的看着赵进,赵进歉意点了下头,走近看着摇篮里熟睡的女儿,赵凤睡得正香。

    “夫君是不是觉得家里无趣,不愿意回来?”徐珍珍轻声问道。

    赵进一愣,等看到徐珍珍脸上戏谑的表情才知道是在开玩笑,徐珍珍似笑非笑的问道:“若是小兰妹妹在,夫君就不会在外面忙了吧?”

    的确是在开玩笑,不过,赵进也能感觉到徐珍珍隐藏着的些许怨气,这埋怨和木淑兰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一个由头罢了,两人刚成亲的时候,徐珍珍心思都在徐家的家务和生意上,也谈不上什么感情和亲情,可等有了孩子之后,一切就就不同了,而且在这段时间内,赵字营威权日大,让徐家上下就算徐珍珍没时间去管,也不敢在里面做什么手脚,对徐本荣和徐厚生父子也愈的听从。

    在这样的内因外因下,徐珍珍的重心渐渐从徐家转移到了自己的小家庭,在孩子身上花费的心力越来越多,对家庭也是越来越看重,偏生在这个时候,赵进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去过京城,又要在清江浦那边主持,处处都忙碌不停,徐珍珍倒也是识大体的明白人,可这时候睡眼惺忪的,难免自控就不怎么得力。

    好在赵进对徐珍珍的此类话语也习惯了,听到后只是哭笑不得,压低声音说道:“睡吧,接下来的日子比现在还要忙的。”

    这徐州人口普查统计一开始,除了统括户口丁口本身的事务之外,还要借此吸收整合徐州的文吏和差役,还要锻炼赵字营自家的非战斗人员,还要在其中甄别筛选,这里面当真是千头万绪,庞杂无比,可这个过程又是避免不了的,是赵字营成长壮大的必须,这一开始的准备都已经让人焦头烂额,忙碌万端,可想而知开始后会是怎么样。

    这时候或许哄哄更合适,可赵进根本没这个概念,而且哄了以后也不能改变接下来的忙碌,不如实话实说,徐珍珍倒也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听到赵进说完,在那里轻叹了声,这一夜无话。

    到了第二天,所有人按照安排开始忙碌起来,每条道路上都有快马奔驰,每一处庄园都有人进出,赵字营要做什么的风声也逐渐扩散开来,徐州上下一阵哀叹,辽饷即将征收,这件事还沉甸甸的压在众人心头,不知道秋收时候怎么应付,可赵字营就要清查人丁和田地,这是要干什么,难不成是为了到时候不让任何一个人逃过去吗?

    大家哀叹归哀叹,可却只能认命,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人想了,甚至都没有人琢磨着走,徐州再怎么压榨严酷,毕竟是有规矩的地方,进爷和下面是讲理的,而外面,那真是无法无天,狼虎横行..

    这些消息逐渐的传回,让大家愈觉得赵进判断的正确,徐州地方上不必担心,他们没什么抵抗能力,关键是做事的人容易出问题,他们太容易上下其手钻空子,所以必须要层层设防,务求准确。

    刚在隅头镇安顿下来的耿满仓也是有消息传回来,这位还真是有经商的头脑,本以为他从清江浦过去,想打开局面还需要时间,没曾想一去了就想出个法子,却是海州盐业上的粮食生意,海州是淮盐产地,沿海一线全是盐场,然后海岸以内的6地,一来被海风吹拂,海水浸染,大部分成了盐碱荒滩,二来朝廷有明令,除了盐场晒盐煮盐的场所之外,其余地方都要用来长草,那些草就是煮盐的燃料,所以这边的州县种粮的田地少,出产也低,大部分都是靠着外面输入。

    原本那边的粮食都是由盐商们输入,旁人也没办法插手,耿满仓也是一样,可现在的耿满仓是赵字营的买办了,扬州盐商自然没办法阻拦,而且这耿满仓还把赵字营的资源给调用了起来,他给这边的信笺上请示,如果用余家的沙船运粮到海州那边,粮价可以比扬州盐商买来的便宜三成甚至更多,而海州那边可以用盐来支付,装着盐的沙船到了浙江洋面上,有无数人等着接货,要知道浙南和福建的食盐都靠外部输入,价格比市价高出许多,这一船盐的利润极为丰厚,而且在那边换回闽粤的货物或者是外洋的货物来,再倒手又是一笔大利。

    更关键的是,海州是淮盐根本,可这盐还是要人来生产,人得吃饭才能活着,能在海州的粮食交易上伸手,就可以摸到海州的命脉之处,这耿满仓的提议,还真是一举数得。

    “也难为这人,居然把咱们赵字营有的资源摸的这么清楚。”如惠感慨笑道。

    吉香没见过耿满仓,但知道刺杀这件事之后,对耿满仓却没什么好印象,听到这个,下意识的就是怀疑:“大哥,这耿满仓会不会是故意混进来的?”

    “余家的沙船,扬州的盐商,还有荒草滩的庄子,这个不用落力打听,仔细些就都可以知道,而且他若是为了混进来弄出暗杀这桩事,他怎么知道被我抓到后就能活着?”赵进简单分析了两句。

    不过说完这个,赵进也是苦笑着说道:“可看这耿满仓利用咱们局面力量的能耐和劲头,看着还真像专门混进来的。”

    耿满仓的这个提议没有任何被拒绝的可能,他等于让赵字营以及亲近各方都是受益得利,而且他们耿家的粮食生意在其中赚到的更多,当真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这些年一年比一年冷,但到了七月中的时候,天下间都开始热了,即便京师这等靠北的地方也变成了蒸笼。

    在这个时候,顺天府和宛平、大兴两县的差役以及五城兵马司的兵丁,整日里在城内城外巡视,见到瘐毙的尸体就立刻抬出去焚化,不敢耽误一天,生怕腐烂了闹出瘟疫,大家都是骂这个鬼天气,冬天冷得要命不说,春天都和冬天一样,然后直接就热了,热的大火没处躲没处藏,难受的很。

    那皇亲国戚、高官富贵,有避暑的庄子花园,有冰窖里的藏冰,解暑消乏的法子多得是,穷人家除了脱光没别的办法,想拿着井水冲个凉都不成,在这天子脚下,水井都是有数的,哪有随便打水冲凉的。

    话说回来,要说凉快地方也不是没有,京师百姓公认的有两处,一个是锦衣卫北镇抚司的诏狱,一个刑部大牢,这两处都是关押要犯重犯的地方,这么多年下来,不知道在里面死了多少多人,光天化日,正午时分都是阴气森森的,走近了都能感觉冷风吹过来,这等地方,若是进去可想而知。

    当然,大家都是传说,谁也不敢进去,这等凶煞重地,进去了怎么可能出的来。

    传说就是闲谈胡扯,没有人真去想想为什么,这北镇抚司的诏狱和刑部大牢都建的高大宽敞,这等房舍,就算不是大牢一样会凉快,而且外人想不到的是,这里面其实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血腥可怖,因为进这里的都是位高权重的犯人,这等犯人的亲朋故旧也都不差,如果在这里面遭了狠手,难保会在外面被人报复,而且政坛如云,瞬息万变,今日阶下囚,明日堂上官,你动刑拷打或者百般刁难,日后万一翻身怎么办?

    所以不管是北镇抚司的番子还是刑部大牢的狱卒,平时都很和气,做事也留三分余地,在诏狱和大牢里,你要是关系硬或者舍得花银子,酒肉都是小事,就算去最有名的几个行院叫姑娘进来,或者和家中女眷团聚,这个都能做到,就算没银子没权势,也不会受什么虐待,牢房里都被打扫的很干净,食水也都过得去。

    感谢“书友12872o8672,元亨利贞”两位老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