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这话说得赵进苦笑,但也不怕明白解释:“你必须得呆在徐州,没有你压着这边,我就不能放心的各处跑,冰峰是咱们自家兄弟,可他家跟徐州卫结合的太紧,徐州三卫那伙人打仗不行,心思却重的很。 ”

    “这么说,冰峰在徐州,倒是和张虎斌在流民新寨差不多的局面了。”陈昇闷声说道。

    赵进又是苦笑,只是摇头说道:“这等事心里有数就好,何必说那么透。”

    对这个,陈昇也是不屑一顾,回答说道:“又不是我先说的,你现在做事说话也没了从前的顾忌,直接很多啊!”

    整日里安排巡视交待,赵进也是口干舌燥,和陈昇聊天倒是放松,走到一边拿起凉掉的茶水一饮而尽,哈了口气说道:“朝廷在辽东连败,丢光了脸面,也让咱们这边不少人没了顾忌,大家的心思都急了,不把话说得明白些,很多人心里难受,保不齐就要折腾出什么事来。”

    陈昇愣了愣,也是嘿然,还没等说话,就听到外面王兆靖招呼:“大哥可在,家父又有信来了,是关于辽东的军情。”

    招呼了声,王兆靖进来,看到陈昇也在,笑着打了声招呼,没有什么避讳的展开信纸讲述,他这边讲述,赵进和陈昇对视了眼,方才还说什么急,以往王兆靖读京师来信的时候,虽说还算镇定,可熟悉的人都能看出他的焦躁和不安,从没有像现在这么轻松从容,可见也不是人人都急的。

    “..信来得急,路上死了两匹马,耗费太大了..”王兆靖还能调侃两句。

    不过书信上的内容却不是能这么轻松自在讲出来的,六月初,努尔哈赤率兵四万直扑开原,开原总兵官马林就是杨镐督师四路大军其中一路的主将,他那一路全军覆没,只有他带着亲卫逃出,可吃了那么一个大亏之后,马林没有吸取丝毫的教训,甚至也不觉得开原城已经是大明和建州女真的前线,非但没有在开原城内集中足够的守备力量,而且也没有当成战时对待,城门还按照平日那样开放,军队也都和平时一样屯驻在军营里。

    当建州女真大军迫近的时候,整个城池的防御瞬时崩溃了,城外的军队只有一千多人来得及跑进城内,这点力量甚至还来不及堵塞城门,被建州女真的先头部队直接冲了进去。

    守军一塌糊涂,连攻击方都做不到周全,建州女真金军能做的就是占据一处城门,让后续的部队开进来,具体而微,此时的战局和几个月前在萨尔浒附近生的一样,建州女真的大军冲破了马林这路兵马的营寨,总兵马林在亲卫的护送下从另一处出口跑了出去,这次开原总兵官马林依旧有机会逃走,马家老底子的亲卫不比李家的精锐差多少,想跑不是跑不掉。

    或许是因为惭愧,或许是不想再跑第二次,或许是因为别的,这次开原总兵官马林没有跑,但他能用的部队太少,他的亲卫家丁很快就被绝对优势的建州女真拼光了,马林战死,不过也有很确认的传言,说是马林是在自己府中自尽,副将以下尽数战死..。

    开原遭到突袭,临近的铁岭卫派出三千兵马前往支援,但这三千人与其说是支援,倒不如说是送菜,被建州女真顺手歼灭,尽管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到京师,可按照兵部那些老军务们的推断,铁岭危急,估计是守不住了。

    “马林这次没有再跑,也算全了名节,对得起他们马家将门的名声了。”王兆靖感慨了句。

    大明如今能做到总兵副将参将这一等的,都能找出根脚来,出身卫所世官这个不必讲,祖上父辈的位置也都低不了,马林的根脚可是了不得,他父亲马芳曾经号称是大明第一勇将,时人称“马大帅”,赫赫有名,论起辈分资格来,比辽镇的李成梁都要高出一辈,两个儿子以次子马林最为出息,在辽东做副将总兵,也算坐镇一方了。

    想到“马大帅”这个称呼,赵进笑了下,但评点起来却不怎么客气:“自尽有什么用,他要是能带着亲卫再跑一次,起码还能给大明留一点力量,为了自家面子死在那边,能有什么用处?”

    话虽然刻薄,说得却是实情,以往的王兆靖会争论辩白几句,这时却只是笑笑,将信纸合上,赵进叹了口气说道:“大明真有麻烦了,满..建州鞑虏每次打胜,都是彻底吃掉大明一路兵马,几乎没什么溃兵败军,连收拢再战的机会都不给大明留下..。”

    建州女真金军和明军交战,每一仗都是完胜,而且每一战都是歼灭战,参战的明军官兵只有两条路,或者被杀光,或者成为俘虏,甚至都没什么溃散的情形,若是被击溃或者败退,还有收拢收拾兵马再战的可能,可这样的过程,每开战一次,大明就完全损失一分战力,彻底不能补充,而建州女真则是壮大一分,这么此消彼长下去,后果可想而知。

    “杨镐是不成了,朝廷和各党要拿他的脑袋担责,看看熊廷弼能做到什么地步吧!”王兆靖感慨了一句。

    赵字营所在的何家庄又是热闹起来,来自徐州和周围各处的庄头管事齐聚,他们来到这边没有耽搁太久,赵进干脆利索的布置了任务下去,摸清楚各自管辖下的每一个人,家中男女老幼都要调查清楚,连牛马之类的大牲口也要查明,而且明白说了奖惩制度,调查统括认真仔细快捷,结果清楚准确的,会给奖赏一年的常例工钱,会在以后优先提拔,至于应付了事,在事后的复核中现错误的,好一点的送到衙门大牢里去,更差一点的下场,那就自己处置了。

    下属庄园流民寨的庄头管事和衙门里的吏目差役又是不同,他们等同于赵进的奴仆下人,如惠也给他们放了风,在接下来要明确这个关系,赵字营现在的庄园实际上归属赵进一人,但名义上却是赵进、云山寺、何家庄、孔家庄甚至还有没名没分的流民新寨,名不正言不顺,庄头管事们也总是觉得心里没底,但以后就不这样了,就在这半年之内,所有庄园村寨都会重新修订契约文书,明确大家是赵家人,流民寨那边自然也不会继续叫什么流民,而是改为庄户庄丁。

    明确完这些之后,原来还在迷糊,或者想要钻空子的人都明白了,产业、田地、人丁就是赵进一人的,他们的前程和生死,都在赵进手里捏着,这次分派安排很有效率,各路庄头管事到齐之后,交办交待,然后立刻回返,没有耽误一点工夫。

    这么对待自家人是可以的,可接下来的徐州一州四县的文吏差役头目,就要客气相待了,大家的确敬畏进爷,可要是从赵振堂和陈昇那边论起来,大家勉强还算赵进等人的长辈,而且又是要招揽,态度当然不同。

    徐州一州四县彼此距离最远的也不过骑马一天半到两天的路程,各衙门的文吏差役平时就有公务往来,赵进突然帖子给各处,召集大家一起前来,他们彼此间肯定提前通过气,肯定对赵进这次召集的目的有很多猜测,没有人会以为赵进仅仅想请大伙来相聚宴饮。

    衙门里也不是铁板一块,各个派系平时也是明争暗斗,遇到类似上官大佬召见的机会,总是会彼此排挤,我能去你去不了,这样的事情不要太多,可赵进这次召集却没有出现这个情况,不来很可能就是没命,意气之争还是不要牵扯生死的好,而且大家也隐约猜到,赵进召集大家或许要给大家一个说法。

    自从赵字营出现后,除了州县里吏目差役的头面人物越过越好,下面做事的日子都远不如从前,这些门生故旧不敢和赵字营说什么,少不得整日里和上面抱怨,大家也都是愁的很,他们老于世故,能看出来在赵字营目前的体系下,衙门里的吏目差役越来越可有可无,那些有身份的都不知道将来如何,何况下面那些没身份的白役帮役这等,可他们也知道,怨气这么积累下去,早晚要出麻烦,十有这些日子过不下去的人会闹出乱子,可赵字营手里的刀枪锋利的很,很有可能会是大杀一场,然后彻底安静。

    但这次的召集,让大伙猜测推断出很多事情,比如说赵进这次的帖子给出的不多,可每一份帖子都给到了衙门里足够身份的角色,这些角色有的是拿俸禄粮饷的官家人,也有的是没身份的白役帮闲,但大家都代表着吃徐州官家饭的一方势力。

    比如说州衙刑房李书办是代表刑房,户房刘书办代表户房,他们两个人都是在户部有名字的吏员,可你在城内犯了案子,如果这案子要被关进大牢里,你打点关节或者想要下黑手,就只能找刑房的康先生办,这位康先生就是负责刑案的头目,他身上却没有官家的身份,世代祖传吃这一门,而那刘书办属下,又有负责黄河上税费的孟家和负责州城秋赋的梁家。

    谢谢大家,下旬了,手里出月票了吗,投给大明武夫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