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前面的火情很快已经扑灭,因为这边布置的人手足够,那边火烧了半间屋子之后就被扑灭,在那商家的院子里看到了伙计的尸体和引火物,看来是放火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然后刺客装成是慌乱的大市伙计,跑到赵进身边去动手。   .

    赵进和众人走了一圈之后,看到所有的人都动员起来,准备救火的救火,戒备的戒备,这里的确不太可能再出什么事了,一间起火,用附近的水缸和沙桶,很快就能扑灭,赵进这才走出大市,可也没有直接回云山武馆那边,而是就在附近云山行的产业内等待结果,余致远也没有回去,在现在这个局面下,他呆在赵进身边肯定更安全。

    清江大市和周围区域都开始热闹了起来,王兆靖安排人将大市彻底封锁住,石满强带来的家丁开始搜索每间屋子和院子,每一名在大市里的人都要有三个认得的人才能被放走,不然就会被扣押,等到保人过来,或者说明自己的身份,而那些依托清江大市做生意的酒楼青楼赌坊也都是鸡飞狗跳,在刘勇的安排下,清江浦的江湖人开始自查,大家都不敢怠慢,已经过了这么久,谁都知道赵字营在清江浦的江湖上有很多眼线。

    “..官府的风吹草动我能知道,只要和里面的吏目差役维持好,什么消息都会露出来,江湖上的什么事情我能知道,我在里面有眼线,而且他们知道赵字营的厉害,和这边一有牵扯,即便我们查不到,那边也会主动过来说,可百姓民户们怎么想怎么做,我却不知道,这清江浦几十万人,手里能动用的不过两千,自然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且百姓心思难猜,他固然是想着安定温饱,可要有人用神佛去欺骗,他们也会做出不合常理的勾当,比如说,明知我大力禁绝闻香教,还要偷偷摸摸的设香堂拜弥勒..”

    赵进难得说这么多,谁都能看出他的心情不怎么好,不过余致远却听出了话里的意思,开门见山的问道:“赵兄的意思是,这次是闻香教做下的?”

    “除了这个,也没有人会喊我妖孽了,而且若是一开始动手的时候就喊,或许还是栽赃嫁祸,可最后那人明显是给自己打气,肯定不会有差,闻香教若是能杀了我,肯定会让天底下人全都知道,又怎么隐瞒什么。”赵进冷笑着说道。

    他们在一家酒楼里暂坐,酒楼已经清场,掌柜伙计奉上好茶和点心之后也被赶走,勒令第二天回来,赵进几人坐在屋子里,能听到惨叫时不时的传过来,赵字营在清江浦的几个用刑好手都过来了,对这样的刺客自然也不会留手,但坐在屋中的赵进等人神色都很平淡,只在那里闲聊。

    就连余致远都在那里神色如常,颇有闲暇的和赵进聊天:“清江浦毕竟是赵兄刚打下来的地方,没多少时日经营消化,想必徐州那边会好很多。”

    说到这个,赵进却忍不住叹了口气,摇头说道:“徐州那边不比这里好多少,我赵字营只能把握住一个大势,却顾不到角落,那闻香教真要潜入开设香堂,只要无人举报,我就很难知晓。“

    “赵兄就这么放任不管?”

    “要管了,保甲连坐这法子要用起来,不然徐州和清江浦早晚还要出乱子。”赵进斩钉截铁的说道。

    以十户为一牌,十牌为一甲,十甲为一保,各户之间联合作保,共具保结,互相担保不做违法违禁的勾当,,就是一家有“罪”,十家举,若不举,十家连带坐罪,这制度从古至今,王兆靖讲述过,赵振堂提过,得到保正这个职位的时候,县里的吏目专门聊过,赵进从前的回忆里也曾有过,说是保甲制度虽然严酷,可如果执行得力,的确能从最上严控到最下一人,法网严密,再无漏洞。

    听到这个,余致远脸上露出笑容,带着些调侃的说道:“这法子是好法子,可现在却一直没有实行,也不能实行,赵兄这边有难处啊!”

    赵进看了余致远一眼,摇头笑着说道:“你还真是静气,在这样的场面下还能谈笑风生。”

    余致远身上的衣服还没换,血污泥水都在身上,惨叫回响在耳边,刚才又见识过那等杀伐紧张的场面,他却丝毫不在乎的样子,也难怪赵进赞叹。

    随口一句之后,赵进又是回到正题:“养乡勇团练还算不得什么,若是齐民编户,那可就不是土豪乡绅的作为了,等于是触犯了朝廷官府的禁忌,必然要闹出大乱子来。”

    “保甲连坐,齐民编户,赵兄连这个都知道,亏得外面还在传赵兄是个粗鲁武夫,都是眼瞎了吗?原来怕触犯禁忌,为何现在敢做了?”余致远顺势问道。

    “辽东连败几场,新近这一次又是大败,更加上征辽饷,天下人谁还会盯着徐州和清江浦,谁又能顾得上这边?”赵进解释的很详细,这样的话,赵进平时也只会和兄弟们讲,这余致远尽管接触的时间不长,次数不多,却有必要说得详细些。

    听到这些话,余致远脸上没有了笑容,沉默了半响,才开口说道:“赵兄雄才大略,真不知道将来会有怎样的局面?”

    “现在还是一个有钱有人的土豪,还帮不上你截断漕运,漕运改海。”说完上面那些话,赵进心情也放松不少,笑着说道。

    余致远一愣,两人对视,都是笑出声来。

    屋外有家丁亲卫,赵进在屋中的时候,特意嘱咐了一声牛金宝坐下歇息,牛金宝也没有客气,坐在那里喝茶吃点心,毫不避讳的擦拭斧头和短刀,这表现让赵进更是赞许,牛金宝正在缓慢恢复调理,他在积蓄体力应付接下来的事情,牛金宝尽管坐在那里,可门外有动静的时候,他却提前反应过来去开门。

    “大哥,问出来了,在靠山阳县城的地方,那边有闻香教的香头讲经说法,这几个刺客都是山东那边来的。”刘勇进来之后说道。

    “抓人,今晚就把能抓到的全抓住,然后仔细拷问,看看背后到底是谁在指使,这里是漕运上那伙人的地盘,山东不会贸然过来传教,今天突然有这个事情,背后肯定有人,把他找出来!”赵进肃声说道。

    刘勇点头答应了,看看坐在边上的余致远,顿了下开口说道:“大哥,万一是漕运那些香头怎么办?”

    漕运上和赵字营互利互惠,漕粮、盐货和烧酒上合作很多,漕运各路人马大都是闻香教的信徒,只不过和山东郓城总舵不是一路而已,漕运这些香头和赵字营利益攸关,彼此都是客气相待,如果贸然去打打杀杀,肯定会让其他人惊惧,会有很麻烦的手尾要料理。

    “一样办理,该杀就杀。”赵进回答的很干脆,刘勇点点头,转身去安排了,在这酒楼里已经听不到回荡的惨叫,没多久,轰鸣的马蹄声响起远去。

    “今晚清江浦很多人睡不好了。”余致远感慨了一句。

    赵进转向余致远,有些郑重的说道:“今晚这事是小事,立这赵字营,打杀生死也看得平常,只要能撑过去就无妨,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南京锦衣卫那边,想要知道这些番子干什么,想要提前有个防备,全得靠南京那个酒庄,这就是眼前的关口,余兄弟能在这上面帮忙,赵某会牢记在心。”

    “小弟知道这件事要紧,不过赵兄也不必花费太大,小弟还有不少仰仗赵兄这边的地方,还要靠着赵兄财,赵兄交待过来的事情,自然会用心去做。”余致远笑着说道。

    赵进脸上也有笑容,在那里点点头。

    从余致远过来到现在,赵进和伙伴们一直不把这个余致远当做外人,事事交心交底,敢这么做,一来是南京那酒庄让大伙同生共死,二来是余致远自己也看出来很多,而且愿意配合,甚至愿意跟随参加,既然这样,那就彼此都可以敞亮一些,余致远的态度也证明他明白这些。

    此时已经是初夏,是清江浦最舒服的时候,不冷不热,适合熟睡到天明,不过这一夜很多人都是无眠,消息灵通的知道清江大市着火,急忙忙过去看,消息更灵通一点的,还知道赵进被人刺杀,而且还能知道赵进无恙,已经查到了真凶,马队已经过去了,到底谁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跟赵进动手,还有人想,看起来赵字营已经找到了真凶,不知道会牵扯到清江浦那一家的势力,这边倒霉是肯定的,这倒霉之后,大家能不能跟着沾染些好处?除此之外,大多数人都在跳脚大骂,到底是失心疯了还是怎地,那清江大市每日里金山银海的进项,大家的货物存在哪里不少,万一烧起来,死多少人是小事,钱财上要损失多少,真真丧心病狂。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