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让他脸色这么差的不只是后怕,刘勇瞥了眼不远处的余致远,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清江大市这里人来人往的实在太多,放火恐怕在散市那时候,那时人更多更杂,有眼线的那几家店也没被烧,在大市这里恐怕什么也查不出来,小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能今晚锁住这边,明天一家家店排查过去,大哥,若是方便,小弟想从徐州衙门里调几个捕快差役过来,他们更懂些。 ”

    赵进能听明白刘勇的意思,做这么多措施,无非是尽人事而已,想要查出来什么实在太难。

    “查,仔细的查,外人做事没咱们仔细,只要有破绽就会被咱们抓住。”赵进斩钉截铁的说道。

    刘勇叹了口气,但还是点头答应。

    余致远注意到赵进和伙伴们的脸色都不太好,他知趣的走远开些,只是牛金宝依旧垂手跟在赵进身后,也不管那边正在讲什么机密。

    说话间转过一个街角,猛听到前面有人惊呼,却能看到某处亮了下,紧接着有人扯着嗓子大喊道:“走水了!”

    “快过去救火,还他娘的愣着干什么!”刘勇大声喊道,嗓音都有些尖利,这边都能看到亮光,这火势肯定不小。

    “别是沾到油的东西着了。”刘勇咬牙说道,正在街面上忙碌的赵字营各路人马急匆匆的跑过去。

    赵进深吸了口气,本来宴请余致远气氛很是轻松,他心情也不错,可突然之间就出了这桩事,气氛陡然变得紧张,本以为清江浦已经稳稳拿在手中,没想到还出了这样的乱子,除了锦衣卫之外,还有多少居心叵测的敌人在暗处。

    “控制不住火势就拆掉周围的店铺,宁毁一家,也别让这大市全都遭殃。”赵进叮嘱说道。

    街道上已经混乱起来,那起火的店铺以及周围有人向外跑,而赵字营的人手正朝着那边赶过去,彼此推挤,很是麻烦。

    “着火了,着火了,突然就着火了!”一名店铺的年轻伙计,失魂落魄的跑过来,嘴里不住的叫嚷,看着也是吓昏了头,赵进他们已经朝着路边让了让,这伙计居然冲着跑了过来。

    站在赵进前面的两名家丁伸手去挡,却没想到这伙计突然间力加,直接撞开了阻拦,出现在赵进眼前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把。

    街上灯笼什么的都有,街道上还算明亮,余致远酒量不差,刚才也没有喝多,此时反应的很快,他能看清生了什么,意识到杀机和危险,余致远下意识的就要后退。

    他这边后退,王兆靖却是向前,那人刚撞开两个家丁,王兆靖已经向前迈步,迈步时反手抽剑刺出,动作一气合成,利剑直刺那“伙计”的心口,剑刺入,那“伙计”的动作戛然而止,仆倒在地上。

    王兆靖抖了抖剑上的血,还剑入鞘,在赵进身后的牛金宝已经把短刀握在手中,作势想要投掷,看到前面刺客解决,动作这才停下。

    “原来放火是为了这个..”赵进冷笑说道,事到如此,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话说了一半,赵进身边众人刚抽出兵器,路边跑来救火的几个人突然难,他们手里拿着沙桶和水桶,就在这个时候朝着赵进他们就泼洒下来,趁着这措手不及,直接冲上。

    沙土迷眼,那边刚泼洒出来,赵进就用手挡住了眼睛,下意识的后撤两步,直接摸出了佩刀,抬头看过去,看到刘勇和王兆靖已经挡在了他身体两侧,身后是两名家丁,而身前站着牛金宝。

    刚才突袭动,牛金宝已经来不及挡在赵进身前,他没有闭眼或者用手挡住,只是眯着眼睛,一手短斧,一手短刀,直接朝着对面两个冲来的人投出,那两人猝不及防,一人被斧头劈中额头,一人被短刀贯穿了胸膛,直接仰倒。

    赵进后退,牛金宝侧身迈步,却绕到了赵进的身前,第三名刺客已经冲到,刺客看着面前的牛金宝,没有丝毫迟疑,手中短刀向上一撩,左手一抖,从袖口落下一根铁刺,狠狠朝着牛金宝的大腿扎过去,刺客已经看到,牛金宝身后就是赵进。

    牛金宝没有躲避,他现在已经赤手空拳,他左手向下一斩,直接切中对方的手腕,右拳却是直击。

    身高臂长,迅捷刚猛,简单动作,却极为有效,那短刺眼看就要碰到牛金宝的时候,刺客整个人的动作停滞,软软的扑倒在地,牛金宝这一拳直接打碎了他的喉结,因为力量太大,连脖颈直接击断。

    尽管还是空着手,可牛金宝没有去捡兵器,只是挡在赵进身前,警惕无比的环视四周。

    仓促间动作,众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护着赵进,余致远被直接闪在了外面,好在刺客也没有去理会他,他被淋了一头沙子一头水,现在满头泥土,狼狈异常,此时惊魂稍定,反应过来些,看着一干人围着赵进,余致远下意识的就要凑进来,刚到跟前,却被牛金宝毫不客气的推了一把,猝不及防,踉跄几步直接坐在了地上。

    短短片刻,三人在牛金宝面前毙命,这高大壮汉未免太勇悍了些,连带着刺客都被吓住,看着面前同伴趴在地上,这人后退两步,看着要逃,这时赵进已经从牛金宝身后闪了出来。

    剩下的那名刺客居然停了下来,然后吼叫着冲上,嘴里大喊:“妖孽受死!”

    “要活口!”赵进只说了一句。

    “喀嚓”声响,那刺客惨叫一声,拿刀的手已经被打断,没等他还有下一步的动作,牛金宝已经卸掉了他的下巴,手臂关节也是脱臼。

    这边的街道已经安静下来,有人去救火,但内卫和亲卫们已经把这边彻底封锁起来,所有非赵字营的人都被勒令趴在地上,稍有乱动刀枪就比过去了。

    赵进走出来,拍了拍牛金宝的肩膀,笑着问道:“你不过就在个县城江湖呆着,怎么会这样的杀人手段?”

    “当时在寺里用得上。”牛金宝闷声回答一句。

    赵进笑了笑,没有再问,只是想自己父亲眼光还真是了得,选来这人的确不凡,赵进直接走到余致远跟前,把余二公子搀扶起来,余致远倒没有因为被推倒而生气,反倒赞叹了句:“好护卫。”

    “安排人上房登高,看看有没有在高处的弓手,这边留十五个人足够,其余的人去救火去戒备!”刘勇大声号施令,周围的人轰然听令,王兆靖却没有动,只在那里按剑冷静的观察四周。

    余致远用手拍打长衫下摆的泥土,可那边血水混合泥沙沾染上,只能去浆洗才能干净了,余致远索性不去理睬,站在那里笑着说道:“赵字营这边已经成规矩了,换在别处,现在恨不得所有人都要堆在赵兄身边,这次动手的人,赵兄知道是那一边吗?”

    他这镇定自若和谈笑风生,倒是让赵进和伙伴们颇为赞叹,余致远的夸奖也不是没有原因,刺杀刚过,刘勇非但不多召集人手,反而调拨人员去救火救急,尽管这才是最合理的处置手段,但有时候,最合理的未必是最合适的,可赵字营上下都觉得自然而然,刘勇并无别的心思,赵进和其他人也没有责怪,这就值得高看了。

    对余致远的问题,赵进嘿了一声,冷然说道:“喊出妖孽之后,我大概能猜到是那一边了。”

    说完这个,赵进转身对刘勇说道:“动刑,看看能问出什么来。”

    刘勇那边答应了一声,聂黑等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负责赵进的护卫和情报的侦缉,结果还是让人设局埋伏,如果不是牛金宝威猛,这次没准还真要出岔子,或许赵进和伙伴们久经沙场能够逃过,但那贵客余致远就要有麻烦了,听到刘勇吩咐后,咬牙切齿的把那个活口带了下去。

    “大哥,这里还不安生,先回去吧!”王兆靖劝了一句,赵进摇摇头,语气里带上了些森然,自顾自的说道:“还没看完,为什么要走,要是还有刺客,刺客还有手段,这清江浦我们也没必要呆了,早点回徐州吧!”

    赵进有些恼火,不过所说的也是实情,赵字营在清江浦布置这么多,现在各路力量又已经逐渐到达,刺客宵小已经不可能有钻空子的机会。

    “赵兄,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多少人的生计维系在赵兄一人身上,犯不上置气啊!”余致远笑着说道,若没有外人,王兆靖和刘勇都能说这个话,现在就有余致远有立场讲了。

    “无妨,我是有把握才这么说。”赵进长吐了一口气说道。

    现在前后已经各有护卫遮蔽,在护卫身前身后二十步左右,又有家丁,背着弓箭的弓队弓手开始爬上墙头房顶,也有弓手跟在赵进身后,在这个情况下,刺客已经不可能有什么机会,牛金宝已经把短斧和短刀擦净血迹,他倒持短刀,短斧则是放回了背后,警惕的四下张望。

    感谢“书友12872o8672,甜蜜的甘蔗”两位书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