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你一言我一语,余致远听得满脸笑容,尽管生意还没做,可这个框架搭建起来,赚钱大有可为。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漕运就是这大堤,你一开始大张旗鼓的去挖,当然会被人反击,你慢慢来,让人先一点点见识到这漕运改海的好处,潜移默化之下,将来就未必这么难了。”大家说得高兴,赵进笑着点出了这余致远开设船行的用意。

    正说话间,站在一旁的牛金宝却朝着门口挪动了下,下一刻,脚步声响,有人快步跑了上来,这人年纪不大,黑瘦样子,看到牛金宝挡在门前,却伸手比划了个手势,然后掏出一块腰牌,牛金宝这才放人进来。

    晚宴里,王兆靖和周学智都喝了点酒,刘勇却很清醒,他看着门前这一幕,暗自点头。

    那瘦削小子进了屋子,下意识的走向刘勇,刘勇却向着赵进一指,在这样的场合下,要禀报直接对赵进就好。

    “管着清江浦的魏木根。”刘勇低声介绍了句。

    尽管没见过几次,可赵进却知道这个在流民寨被围时候孤身报信的年轻人,这魏木根已经是管着清江浦眼线内卫的队正了。

    魏木根有点紧张,呼吸几口之后在赵进耳边低声说道:“进爷,大市那边有人放火,只是没烧起来,现在小的们正在整个大市里面查,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店铺里的伙计也都在那边忙活,现在那边有些乱,光靠那边的一百多人压不住场面,小的请进爷调人过去。”

    他这边耳语,宴席上也都安静下来,众人都看向赵进,赵进沉着脸点点头,对魏木根说道:“你先回去,人马上就到。”

    魏木根对众人施礼,脚步匆匆的又是离开。

    “石头,安排三个连去大市,小勇,把赵家武馆的人都撒出去,每一处咱们的生意都要安排人盯着。”赵进开口说道。

    他神色肃然,宴饮的轻松气氛也一扫而空,石满强和刘勇都是站起领命,然后转身急匆匆离开,看到这干脆利索的森然动作,微醺状态的余致远满脸赞赏。

    屋中只有自己人,交待之后,看着大家的好奇,赵进冷笑着说道:“有人在大市里面放火,还真是太平不下来。”

    一听这话,周学智禁不住站起,他整日里操持清江浦这边的局面,对大市最为了解,那边店铺仓库密集,彼此相连,因为清江浦靠南,气候相对温暖,竹木建筑也是不少,除了建筑材料之外,还有店铺仓库里的各色货物,这样的地方最是怕火,一处烧起来,稍有不慎就火烧连营,整个大市,甚至清江浦都会遭大灾,而且今年气候干燥,到现在还没有下几场雨..

    他和王兆靖陪着余致远喝酒,已经有些醉意,可此时汗水出来,整个人都清醒了。

    “老爷,大市可还好?”

    “火没有烧起来,这酒先停吧,大家一起过去看看!”赵进淡然说道。

    王兆靖和周学智都没有心思继续了,倒是王兆靖记得招呼一声余致远说道:“余兄先回去休息,这次怠慢了..”

    话没说完就被赵进打断,赵进直接说道:“余兄弟跟着一起去看看吧!”

    余致远不觉得赵进吆来喝去的无礼,反倒是满面笑容的站起,出门时候管家想要阻拦,还费了一番口舌。

    走到外面,冷风一吹,王兆靖也清醒了不少,心里却暗道惭愧,那余致远现在朝着赵字营贴过来,赵字营也想要拉拢,让余致远跟着过去,非但没有泄密之类的风险,还能让对方觉得是自己人。

    外面二十余名骑马的家丁等待,牛金宝已经把赵进的坐骑牵了过来,安静的等在那里,不时的张望四周。

    赵进微微点头,这位贴身护卫跟自己没多久,但表现的让自己很满意,倒不是说那武勇,这份谨慎和周全实在难得,赵字营的家丁都是忠心耿耿,可年轻气盛,沉稳下来不容易,而其他江湖汉子,又没有这么可靠。

    清江浦最好的酒楼也是在运河沿线,这边距离清江大市并不远,一干人骑马走在路上,不断有新消息传递过来。

    这次多亏修建清江大市的强制规矩,比如说,每家店铺里面都要备着一大缸水,还要有几桶沙子,大市的丁壮会定期检查,谁家不办就关门停业三日,这大市里每天要有多少买卖生意,停三天那要少赚多少银子,这大缸水和几桶沙子,麻烦是麻烦,而且还占地方,可大家都不敢不做。

    却是一家做木器生意的店铺,祖传的竹木手艺,铺面不大,可运气却不错,在清江大市最核心的地段有个店面,又因为人情关系之类的保住这个店面,没被豪商富贵什么的拿去,就这么维持到现在。

    手艺不错,又在大市的好地段,生意也好的很,这家传的手艺和店面,伙计也是学徒,对这店铺也比别人用心,早晚洒扫,得空了还要转转看看。

    结果就在天黑之后,伙计在仓库那边走动的时候,闻到了烟火气,在这样的竹木店铺里,到处是竹料木料,还有桐油清漆什么的,一起火就是大事,这伙计急忙开始寻找,好在现的早,看到个小火苗的时候,一桶沙土直接盖了上去。

    若是豪商铺面,没准事情还要压下来,先去查查是不是自家恩怨,可小店铺怕事,急忙忙告诉了巡查值守的丁壮,也就是赵字营安排在这边的护卫。

    日常巡查的都是徐州和邳州那边靠得住的武夫,少数知根底的江湖老手加上卫所里的丁壮,家丁们都是以连为单位在大市边上待命,听到这个,立刻过来查看。

    寻常人不会觉得放火是多大的事,会以为是店铺里面人自己不小心,可江湖经验丰富,尔虞我诈的事情看多了,自然不会觉得这是不小心,而且这清江大市每日里都有人巡查,定期的叮嘱,加上这店铺本就关系着东伙的饭碗生计,谁也不会不小心。

    扒开盖着火苗的沙土,看到一个还没有燃尽的油纸包,里面有油浸过的棉线和断掉的线香,纸包里是香灰和木屑混在一起的粉末,老江湖一看这个就都明白了,这就是江湖上纵火的小机关。

    这么个纸包丢在要放火的地方,线香慢慢燃烧,等烧进油纸包之后就会有明火,如果掺杂了鞭炮的火药后还会炸一下,让火星迸溅开来,这着火的时间可以调整,反正是放火的人布置好了就走,隐秘不容易被现,等火烧起来,纵火的人早就不知道那里去了。

    是懂行的人放火,查出来这个之后,巡查护卫大市的一干人顿时紧张起来,一边安排所有店铺的人自查,一边派人去禀报赵进那边。

    每家店铺都有人值班看守,这也是大市的规矩,原来不少商家都不愿意留人值守,这个做法也是应该,有赵字营镇守的地方,蟊贼怎么敢来这边伸手。

    这时候却显出这规矩的好处,每一家都有值守的人,少数几家偷懒没人在的,护卫们索性翻墙进去,一听有人放火,谁也不敢怠慢,家家仔细检查,这么一搜检下来,又找到了两处还没烧起来的暗火,大概推测,放火的时间就在一两刻之前,他挑拣了几个火势容易蔓延地方布置了机关。

    搜检出来了暗火机关,大家更不敢放松,每一户商家都在全神贯注的盯着,手边放着水桶和沙桶,一旦出问题,马上就过去扑灭。

    等赵进他们来到,赵家武馆的人也已经到了,赵家武馆本就在城中,这武馆里是徐邳一带江湖武夫和徐州团练混杂,专门盯着清江浦市面上三教九流的勾当。

    “会是谁动的手?”

    “猜不到,想致咱们于死地的实在太多,倒是锦衣卫那边不会这么干,这么值钱的一处,他们怎么舍得?”

    既然火没烧起来,大家也不怎么紧张,下马之后闲谈几句,就朝着大市里面走去,大市区域各条街道都是灯火通明,赵字营的各路人马,商家的人手,都在跑进跑出,有一种紧张焦躁的气氛弥漫。

    有不少店铺商家的伙计已经把自家检查完,正是松一口气的时候,听到赵进他们过来的动静,都出来看热闹,大家都知道进爷年轻,可却没几个见到真人的。

    这世道之所以尊老,是因为有钱有势的富贵人等年纪都是不小,看着赵进和同伴们一伙年轻人走来,每个人都觉得惊讶。

    “那放火的机关已经查出来几个,四个着起来的,还有三个自己灭了,放火这人心思真是毒,放置的地方都是容易起火的库房,一烧就能烧一大片。”刘勇禀报的时候,脸色并不好看。

    这等放火机关都是手造,自然做不到各个好用,但在这么密集的区域,只要烧起来,那必然是人财货的大损失,刘勇说起这个,当然是心有余悸。

    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打赏,第二张月票已经出了,投给老白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