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那短火铳大家拿来还可以做个玩物摆件,懂行的也能用来防身,可那种需要木叉支起来的大家伙,粗大笨重,摆件玩物当然不合适,更没什么人用着防身,而且这东西太过扎眼,官差衙役还有沿路的江湖人物,想装着看不见都不行。

    “这个都无妨,余兄弟你做事干脆,赵某和大伙都承你的人情,有什么能帮上的尽管开口,咱们都能谈。”赵进笑着说道,那南京酒庄牵扯到赵字营一干人物的生死攸关,关系到南京锦衣卫那位指挥佥事对赵字营的动作,在这种种原因之下,对余家自然没什么要求,甚至要大力贴补。

    余致远笑着欠身,接下来的话直接的很:“赵兄如今掌握着天下漕运的枢纽,可让赵兄断了此处也不可能,想来赵兄也没做好这个准备。”

    话说到这里,王兆靖的脸色就变了,随即变为苦笑,赵进脸上也是苦笑,两个人对视一眼都是摇头,这位余公子还真是敢说话,牵扯到造反谋逆的大事,居然就这么轻松讲了出来,也不怕罪过上身。

    余致远脸上笑容不变,继续说道:“现如今多少南货要在清江浦这边换乘车马,或者找门路用漕船夹带,且不说这一路上费时费力,脚钱也是可观,但这些货物若是用我家的沙船运输,起码节省一半的时日,脚钱还能便宜更多,所以余某想在这边设立一家船行,就和赵兄的车行一样,招揽海运上的生意,赵兄若是愿意,小弟愿和赵兄合股做这一铺,到时候还要用车行的大车把货送到港口上去。”

    省时省钱,商人们都知道怎么选择,而且对于漕运这一派的势力来说,漕粮运输是真正的利益攸关,商货这个反倒次要,要知道,运河北段缺水,除了官船漕船之外,民船到了清江浦或者骆马湖隅头镇那边就不能继续北上了,这本来就是法理之中的。

    而且做成这船行之后,赵字营的车行也会多不少生意,沙船是海船,装卸只能在海港进行,到时候少不得要赵字营把货物从清江浦送到蛤蜊港,这生意可不算太小。

    看到赵进缓缓点头,余致远脸上笑意更浓,继续说道:“赵兄把蛤蜊港打了下来,就这么直接交给我家,让我家白白生这么多,余某实在是觉得惭愧,而且那蛤蜊港赵兄还安排了人维持护卫,这更是恩德,这次来,是想和赵兄打个商量,以后这蛤蜊港的净利,咱们五五分成,徐州那边的各项生意,赵兄也可以放些去蛤蜊港,赵兄久在内6,不知道这海上到底能生到什么地步,去了就知道了。”

    蛤蜊港别看是个小港口,以往在那些海盗手中只做窝赃销赃,补给中转的窝点,可在余家手里就完全不同了,余家做海上生意这么久,自然明白怎么经营一个港口,何况这港口还和运河枢纽,天下间最繁华的清江浦相连,在余家手里,这就等于是个聚宝盆,这个地方的意义不仅是给余家船队停泊,而是比其他家多了一个进货销货的渠道,这个渠道还是清江浦这个天下第一等的财货汇聚之地。

    余家在这个港口上赚到了多少银子,赵字营这边当然清楚,内卫队和云山行都在那边安排有人,不过赵进也不像过去争利,这份大礼就是余家帮忙的代价之一,生死攸关的大事,怎么丰厚都不为过。

    不过余致远的这个表态却透露出另一重意思,他要和赵字营捆绑的更紧,余致远是聪明人,这么年轻考中举人,而且自己把家业经营的这么大,肯定是聪慧人之辈,这样的人物,即便没有明说,也能从赵字营眼下的规模和行事上看出很多东西,也包括赵字营所冒的巨大风险,那有什么土豪要盯着锦衣卫,还要在南京那样的龙潭虎穴设暗桩每日盯梢..

    这余二公子肯定能看出很多东西,恐怕那位老管家华叔也看出了很多,所以脸色一直不怎么好看,可即便这样,余二公子依旧愿意让双方的关系更紧密一些。

    “余兄,真要有什么抄家灭门的大罪,你可跑不了的。”王兆靖看了眼赵进,笑着点了一句。

    余致远脸上露出戏谑的表情,悠然说道:“真要等到没有大罪的时候再来,那就晚喽!”

    “余兄弟,你身家丰厚,又有功名在身,你兄长那边也是前途无量,更别说眼下这局面还是天下太平,赵字营是个什么样子,你现在也比外人知道的清楚些,真要下这么重注?若不是你我牵扯太深,我都要以为你是死间密探了?”赵进有些纳闷的问道,他脸上有微笑,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笑意。

    余致远深吸了口气,脸上笑意收去,却变得郑重很多,在那里肃声说道:“从南到北,运到京师八百万石粮食,沿途克扣分润耗费差不多要有两千四百万石,把这一项弊政革除,不知道能省下多少,大明各项花用缺口都可以补上,然后大有盈余,可没有人去动,反倒是去征什么辽饷,让天下间本就凋敝不堪的百姓农户受苦,一边说漕政牵扯数百万人的生计,一边却加重亿万百姓的苦难,这是何等荒唐的勾当。”

    屋子里安静下来,王兆靖不再看向赵进,而是凝神细听,赵进脸上也收了笑容,或许这余致远只有在这个场合才能畅所欲言,他并没有停住话头。

    “我家船队在江面上烧起来的时候,我对如今就死心了,我们余家用自家的银子做好事,为他家天下做好事,到头来却落了这么个下场,既然已经到了这般天地,我为什么不去赌一铺,而且怎么也看不出要输。”

    说到“他家天下”四个字的时候,余致远牙关都已经咬紧,不过最后还是放松下来,微笑着说道。

    他这边说完,王兆靖却忍不住笑了出来,边笑边摇头说道:“大哥,余兄身在局外,却这么死心塌地觉得咱们能赢,小弟人在局中,看着咱们赵字营从小到大,到了今日这般局面,却经常三心二意,这就是当局者迷了吧!”

    王兆靖笑得很是开心,赵进没好气的摇摇头,却也知道自家这兄弟的心结已经开了,不然这自嘲的话也说不出来。

    赵进直接转了话题:“余兄弟你现在要小心,虽说上贼船这话难听,可眼下你就是这个局面,你家里应该有护卫武师这等,若是没有,花重金请几个放心的在身边。”

    那边余致远刚要说话,就被赵进打断:“预备下一条船在江边,真要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也别管什么家产,带着要紧的人上船跑,只要来到江北淮安府地界,没人敢动你,你到时候短了多少家产,我照价补给你!”

    赵进这承诺给的十足,大明没什么水师,只要上船出海,官府也无可奈何,等来到淮安府这边,那就是赵进的势力范围,余家另一项难舍的无非是那份家产,赵进也承诺补偿,这也算免除了余致远的后顾之忧。

    余致远却是摇头微笑,略带嘲讽的说道:“赵兄也不用担心这么多,公事没那么快,真要有什么风吹草动,在下跑得出来,至于护卫,咱们既然到了这个地步,那也不必客气太多,请赵兄帮着安排几个放心的人护卫吧!”

    这的确是下重注了,让赵字营的武人来余家这边,等于是没有丝毫设防,把自己的安危底细全都暴露给对方。

    “第一次见余兄弟,还以为余兄弟心急毛躁,没想到余兄弟是敢赌啊!”赵进笑着说道。

    余致远第一次去徐州,就许下了泼天的承诺,让大家对他不太看好,可接触久了才现,这位并不是毛躁幼稚,而是敢博。

    “看准了就要果决,不能瞻前顾后,小弟从来不碰赌具,也从不和人打赌。”余致远笑着强调了下。

    聊了片刻,余致远却安排人把一应契约拿了进来,船行的文书,蛤蜊港的文书,都是白纸黑字写明,就算不去衙门公证也是有效的,这几张提前准备的文书证明余致远不是空口白话。

    赵进没有理会什么文书,但也没有拒绝余致远的提议,拿对方的好处未必就是占便宜,反而可以让双方结合的更紧密些。

    既然这余致远如此知趣,赵进也要投桃报李,晚上就在清江浦最好的酒楼摆下酒席,石满强、刘勇和周学智都过来作陪,给足了对方面子。

    “..这船行没必要开在大市里,在清江浦交通便利的地方找一处空场,存放货物,停驻车马,每日里让管事和伙计们去大市和码头上兜揽,这样也足够了..”

    “..大市那边,可以立块水牌,在上面写着去往南北各处花费的时日和价钱,这一块海运比漕运省钱省时,肯定会有人问询..”

    “..大家都说海运的风险大,不如再让货主们多拿一点银钱,给了这份银子的,万一货物有个长短,可以给予赔付,船行海上哪有那么多的风险,真要出了什么事,用不出事的那些贴补过去就是,这份钱让货主多一分把握,安心些..”

    感谢“书友12872o8672,123,元亨利贞”三位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