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将主,咱们走得太快了,只要能等等其他几路,又怎么会有现在的局面!”说这话的人带着些怨气。

    山顶密密麻麻的都是旗帜兵马,最显眼的一面大旗上写着个“杜”字,只不过上面却沾染了些泥土污渍。

    隔着谷底,能看到对面的山顶和山坡上也有大批的兵马,八色旗帜飘扬不停,“杜”字大旗下的兵丁军将看着对面的山坡,脸上都有掩饰不住的惊慌和愤怒,尽管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什么都看不清楚。

    方才那句带着怨气的话语,却是在那面大旗下说出,环绕着山海关总兵杜松的家丁们看了看这位同伴,没有人出声斥责,大家都知道这人是杜松的侄子,有抱怨的资格,而且大家也都想出这句抱怨。

    杜松站在最前面,凝神看着对面的建州女真大军,他已经五十多岁,体态也有些臃肿,可家丁却知道自家这位将主身手不减当年,在家闲居十余年,武技却从没有丢下过,这几十斤的铠甲穿在身上,年轻人都吃不住,可杜松却很轻松。

    “是不是觉得我杜大胆心急,觉得我是为了抢功,你们这帮兔崽子开始还不是觉得这功劳容易?”杜松反问说道,他言语里没有丝毫的颓丧和紧张,倒是有一点轻松的意思。

    身边的亲卫哑口无言,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么个局面,本以为对手不堪一击,自家大军这么一路急进,必然会有个头功,开始的确很顺利,一路上接连拔下了两个寨子,然后就停住了,谁也想不到会在萨尔浒这里遇到了建州女真的大军,而且是几倍于他们的大军。

    稍一接触,杜松手下的亲信将佐们立刻知道了建州女真的强悍和难缠,只能不住的收缩,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军队不断敢来,但眼下这个局面,已经是想走走不了了。

    “将爷,小的们不怕死,也没什么埋怨,可咱们只带了六天的粮草..”又有一个声音冒出来,在这个局面下,有些话已经不怎么避讳了。

    “笑话,老子打了这么多年仗,脑子又没有糊涂,老子难道不知道断粮会炸营,你以为老子不想多带粮草,是咱们只能带六天的,多一天也没有!”杜松冷声笑着说道。

    周围鸦雀无声,杜松嘿嘿笑个不停,好像也放得开了:“你们以为辽阳的粮库是满的?笑话,早就空了,你们以为我十年前烧了粮库是为什么..”

    说到这里却不出声了,杜松朝着地上吐了口唾沫,亲兵们还是沉默,年纪大些的却都知道,当年杜松做辽东总兵的时候,被罢官的罪名就是放火焚烧粮仓。

    没沉默太久,就能听到对面传来了悠扬的号角声,随即沉闷的鼓声响起,在对面上的山上,鼓噪声也开始轰然。

    杜松身边的一干亲卫脸上都是变色,杜松却又是笑了起来,扬声说道:“小的们,怕死吗?”

    “愿为将主效死!”回答这句话的时候,没人有什么迟疑,平时银子喂饱,视若手足子弟,还不就是为了眼前。

    杜松哈哈大笑,开口说道:“好,跟着老子杀一场,大明让咱们享福这么多年,该还了!”

    ..

    鼓声响动,旗号招展,星星点点的火把在明军一侧亮起,在这个时候倒是没有人溃逃,即便山海关镇的兵马都是从各处抽调,谈不上什么凝聚力,但现在粮草支撑不了两天,孤悬建州境内,敌军围绕,想逃也没处逃,也只能拼了。

    天下苦寒,辽东更是如此,刚刚下过大雪,萨尔浒山谷的底色就是雪白,可萨尔浒山谷之中,却看不到一丝白色。

    明军大队大队的兵丁从山上走下,开始时还有阵型,还在维持,从上向下走,都禁不住越走越快,尤其是看到对面山坡上也有大队的兵丁走下,谁都知道,会在谷地里碰撞厮杀。

    无处可逃,无处可去,也只有一战,也只有一死了,在这个信念支撑下,明军兵卒也禁不住热血沸腾。

    鼓声急骤,千总把总的怒喝吆喝接连响起,每个人的脚步都禁不住加快,从慢走到快走,从快走到奔跑,没有人在乎什么阵型,只想着冲过去,冲下去,和那些鞑子拼了!

    对面的山坡上同样有大声的号令,建州女真金军的脚步也在加快,但始终没有奔跑,就这么缓缓的压了下来..

    一夜过去..

    萨尔浒山谷中的血腥气已经散去不少,风一吹,什么也留不下,山谷间已经没什么雪白了,到处都是尸体和血迹。

    战场上有人哀嚎,但已经有气无力,距离死亡不远,有人在嚎哭,可哭声不敢太大,因为俘虏动静吵人会被宰了。

    俘虏并不多,大部分人战死或者逃散,不过在这天寒地冻的无人原野中,逃散的结果也是冻饿而死。

    “..这功劳到底是归赖慕布贝勒了,索家那小子倒霉,还以为自己射死杜松,能得几个前程..”

    “..你小声点,你也想背后被刀子戳了捞个战死..”

    “..啧啧,说起来这杜松身边的人也不含糊,一个不降,打到死为止,你说说,要是大明的都这么能打,咱们可不就麻烦了吗?”

    几名身穿皮袄的建州兵丁在那里小声议论,见或怒骂几声,催促着疲惫不堪的明军兵丁快些搬运尸。

    行军的疲惫,没有吃饭的饥饿,加上厮杀后的恐惧,每一个明军士兵都是濒临崩溃,时不时的有人仆倒在地上,再也没有起来,不过每个人都不敢有什么反抗的心思,即便是留在这边的女真兵丁不过千余,真正的女真大军在天刚亮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这边,昨夜那一场厮杀,让每个人都是心惊胆寒。

    “开了,开了!”有人在惊恐无比的大喊。

    “开了,开了!”有人的语气里充满了兴奋。

    天寒地冻,辽东大地还被冻的铁硬,根本没办法挖开,挖沟埋桩,修建工事也就成了空谈。

    正因为如此,当得知杜松这一路兵马大败之后,开原总兵马林这一路兵马立刻停止前进,在原地扎营结寨固守,可在这样的天气里,他们根本修不出什么像样的工事,他们更想不到建州女真的大军会来的这么快。

    有人埋怨杜松急进,可几万大军再怎么急进,也不会快到什么地步,所以建州女真的兵马击破杜松军之后,立刻就找上了马林这一路,而这时,马林这一路的营寨还没有修好。

    看到数倍于自己的敌人,马林上下立刻是胆寒,在这原野中选择太多,大家都觉得可以逃跑,没必要死战。

    建州女真大军扑向明军营寨,当第一个口子被突破之后,主帅马林立刻先逃,在亲卫马队的护卫下从营地后方疾奔而走,全军开始崩溃了。

    只有和马林这一路兵马在一起的叶赫部人马勉强可以自保,但看到明军都崩溃到这个程度,他们也没有和世仇建州部死战的心思,只是缓缓退去。

    而明军官兵逃跑的并不多,在一面倒的屠杀之后,很多人连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直接跪地投降。

    游击、都司、千总、把总这一等军将和普通兵卒一样,战战兢兢的跪在雪地里,等待建州女真的裁决,他们个个心惊胆战。

    原来他们这个身份的人物到了建州女真,这个部落最尊贵的人都要客气赔笑,可现在只要见到个骑马的过来,大家都只能跪地磕头,

    不跪的直接被砍了脑袋,跪在那里趴在雪地里,也不知道走过的到底是什么人物,也听不清骑马这些鞑子到底在说什么。

    “管他几路来,我只一路去,四贝勒这话当真了不得,咱们比明军强,人又不比明军多,一路路吃下去,还有打不赢的道理吗?”

    “四贝勒英明神武,比其他几个都强的多!”

    “你这话可别让其他三位贝勒听到,二贝勒若是听到,非得把你丢在锅里煮了。”

    “就阿敏那个臭脾气,早晚和他阿玛一样,都得钉在箱子里。”

    二贝勒阿敏是努尔哈赤的侄子,他的父亲舒尔哈齐当年被亲兄长努尔哈赤钉进木箱里,活活闷死,可舒尔哈齐直属的镶蓝旗势大,根本没办法吞下去,只好继续让舒尔哈齐的儿子阿敏来做旗主。

    只是这阿敏性子极为暴戾,有自己父亲的前车之鉴在前,却不知道有丝毫的收敛,行事肆无忌惮,杀人抢掠没有一点分寸,特别是对待辽东汉民极为残忍,丝毫不当成人命看待,只做草木鸡犬,连那些投降过来的都不例外。

    他这么做,惹起了上上下下的反感,大贝勒代善、三贝勒莽古尔泰、四贝勒皇太极都对阿敏极为不满,这种不满自然影响到了下面的旗丁,更有传言,说阿敏的亲弟弟济尔哈朗对他也有怨言。

    漫山遍野都是人,都是满脸惊慌奔跑的人,没有旗号,没有辎重,甚至没有兵器和粮草,每个人都在逃,不停的逃。

    谢谢大家的订阅、月票和打赏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