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成大虎抓住对方的“短斧”之后,向外力一扯,这一动作也让他慢了慢,牛金宝也抓住了他的“朴刀”,打到这个地步,既然你不在乎“刀刃”,我也不必在乎了,两人赤手空拳。   .

    几个回合之后,两个人手里“兵器”都是离手,变成了赤手空拳,可围观的众人反倒是兴奋起来,这战场上没了兵器就是死路一条,这比武也可以叫停了,但贴身护卫这等活计,也考校这空手的本事。

    在赵字营系统内,成大虎的力气很出名,当年在清江浦面对捕快露的那一手很多人记得清楚,这牛金宝器械套路什么的都是不错,但空手怎么样还没有展现出来,是不是成大虎就能占个上风?

    眼下围观的众人都憋着一股劲,心想牛金宝一个外人新人,却把我们赵字营几个强手都打败了,这实在是太丢人了,怎么也得赢回这个面子来,不知不觉的,叫好鼓劲的动静一下子大了不少,都是为成大虎喊的。

    鼓劲喝彩的声音大了,双方都是赤手空拳,成大虎反倒没有乱冲,后退两步拉开距离,谨慎的开始寻找机会。

    没了“兵器”,牛金宝的动作也没有加快,还是缓缓动作,这下子赵进却看出来了些门道,这一动一静,牛金宝还是让自家处在内圈的位置,力气的耗费什么的肯定比成大虎要小。

    成大虎也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动了几步之后也慢了下来,两人差不多是静立相对,双脚缓缓挪动。

    周围的动静小了下去,大家都是见过血上过阵的,能感觉出眼下的气氛,看似平淡迟缓,实际上却是杀机重重。

    成大虎好似找到了机会,猛地向前踏出一步,可这个动作太大,上身已经露出了破绽,他这一动,围观众人里已经有叹气声响起,急了,怕是要糟..

    对面的牛金宝正好抓住了这个破绽,本来迟缓的动作立刻变得迅捷起来,一步跨出,抬起手臂就要动手,双方慢的时候都门户严密,动起来就必然给对方机会,本来露出破绽的成大虎突然加,朝着牛金宝的左侧迈出。

    喝彩声轰然响起,成大虎好样的,居然知道诱敌,那牛金宝身形胖大笨重,他这一动就很难收住,成大虎要胜了!

    人眼看就要到牛金宝跟前,牛金宝以大家想象不到的度转身,沉腰出拳,吐气开声,很简单的一个动作,就是一个直拳冲刺,好似平时练武时候的马步冲拳,简单直接,力纯粹,可两个人的动作综合,却像是成大虎冲过来送到牛金宝跟前被拳打!

    一拳,只有眼尖的人能看到,牛金宝在拳头快要打中成大虎的时候,变拳为掌,重重拍在成大虎身上,成大虎闷哼一声,踉跄着连退几步才稳住身体,捂着被拍中的地方,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周围的喝彩声只是半截就收住,好像憋在了嗓子里一样,这下大家都反应过来了,刚才成大虎诱敌,牛金宝将计就计也在诱敌,这拳脚上的功夫也是了得。

    那边成大虎总算顺了气,在那里晃晃头,却是上前两步,抱拳开口说道:“多谢手下留情,老成心服口服了!”

    这话说得很诚恳,也做足了姿态,场面很安静,不管内卫队的江湖汉子还是赵字营的家丁,虽然没有喝彩,可脸上都有佩服的表情,原本马队几个蒙古人还想着下场,用摔跤肉搏的方式试试,可看了刚才那动作也知难而退了。

    赵进笑着拍手,众人目光集中到了他身上,赵进脸上有赞许神色,牛金宝果然强悍,和自己手里这些人比起来,牛金宝在个人武技上也受过系统的训练,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放下,再加上有卫所打下的底子,自然不是江湖人能比的。

    武术并不是那么神奇的东西,但经过系统训练的就是不同,而少林寺想必是这天下间武学最系统的所在,何况还有别的原因。

    “你这是少林武技还是别处练的?”赵进笑着问道。

    牛金宝微微躬身,闷声说道:“回进爷的话,这就是少林寺的传承,当年戚爷爷,俞爷爷征调僧兵平倭,少林僧兵死伤惨重,不过回来的都有了大本事,传下来的手段也有用了。”

    赵进笑着点头,这个典故他也听二叔赵振兴说过,当时之所以讲出来,就是要告诉赵进,武技再怎么神奇也是单打独斗,想要战场上活下来,想要在战场上杀伤敌人,就得学那些简单枯燥的技巧。

    沙场战场,千万人对敌,个人纵跃腾挪什么用处也没有,稳住阵列,听从号令,兵甲精良,这才是取胜之道。

    牛金宝的回答让赵进对他又是高看不少,能知道收敛的武人可不多。

    赵进活动了手臂,看看身边众人的目光,笑着说道:“拿一根木杆来,长矛长短,我来试试。”

    他明白那些眼神的含义,营内一个个好手被打败,上上下下都不服气,现在都希望最强的赵进来赢一次。

    如果说是官军之类,或许没什么人看重主将统帅的武勇,可赵字营不同,主将主帅的强悍无敌就是向心力之一,也是威信来源之一。

    牛金宝的确强悍,不过赵进也有胜的把握,因为兵器上占便宜太大,一寸长一寸强,这个俗语未必人人皆准,可对于赵进这种自小习练长矛身经百战的强者来说,这兵器上的优势实实在在的。

    有了这长矛的长度,牛金宝就只能在外圈活动,赵进就有了十尺可控距离,更何况,长矛力刺杀,短刀和短斧很难格挡,所以赵进有必胜的把握。

    “不敢,不敢,小的怎么敢和进爷动手,小的肯定不是进爷的对手。”牛金宝憨厚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惶恐,赵进心中哂笑,这牛金宝的心思还真不少,但自己的护卫也不能是个傻子呆子,明白轻重利害也不错。

    “无妨..”赵进笑着说道,话说了半截,就是停住,院子里也已经跟着安静下来,因为大家都听到了急促的马蹄声,还不是一匹或者几匹,是几十匹马的马队。

    别看是半路的客栈,赵进入住之后,各处也要安排护卫,本地豪强都会安排放哨望风的,这一层层布置起来,远处不好说,但身份不明的人在二里左右,就会被人注意到,这等马队早就会被挡住。

    能这么靠近的,而且还没什么厮杀喧闹的动静,肯定是自家人,只是赵进和几个人想到了这一点,其他人却立刻紧张起来,有队正已经开始喝令。

    “是三爷,三爷来了!”瞭望哨传来了大喊,这才让院子里安静下来。

    听到这个,赵进眉头却皱了起来,神情也变得肃重,自己刚从徐州出没几天,王兆靖就这么急的追了上来,到底生了什么大事。

    马蹄声已经停下,能听到脚步声急促响起,没多久,就看到王兆靖匆匆走来,赵进知道自己这个兄弟是沉稳性子,安静自持,可此时在火光映照下,脸色惨白不说,全是惊慌失措,看着已经乱了分寸的样子。

    “院子里不要留人,全都退下散开!”赵进抬起手臂,朗声说道。

    他一声令下,正在猜测不安的众人立刻向着四处散去,牛金宝也是愣了下之后跟着大伙离开。

    王兆靖整个人好像丢魂了一样,失魂落魄的走到赵进跟前,也不知道他怎么骑马来到的这边。

    在火光下看到赵进之后,王兆靖好像略微镇定了些,开口说道:“大哥..”

    只是这句“大哥”叫出,却把赵进吓了一跳,没想到王兆靖的嗓音完全哑了,甚至还带着哭腔。

    “大哥..大哥..”就这么喊了两声,王兆靖非但没有镇定,反倒更加的慌乱,连话都说不顺了。

    赵进眉头皱起,看着王兆靖结结巴巴,居然有些不定神的意思,忍不住一个耳光抽了下去,一声脆响之后,王兆靖的脸上已经有了一个巴掌的红印,赵进的手劲当真不小,这一下打下,生疼自然不必说,双耳嗡嗡作响也是免不了的,不过这一耳光打了,人总算清醒了不少。

    “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快说,别弄出这娘们样子来!”赵进怒喝说道。

    这一声怒喝之后,王兆靖身子一震,却是彻底清醒了,在那里晃晃头,可脸上的惨白却没有消减半分,依旧带着哭腔说道:“大哥,辽东败了,辽东败了,十几万大军,号称四十几万,不出十天,全完了啊!”

    几天前还是辽东大雪,大军迟缓不进,几天后就来了这样的消息,辽东经略杨镐统帅的十几万大军大败。

    没人会想到准备这么长时间的大军会败的这么快,十几万大军出征,这场大战怎么也要打几个月、半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大雪迟滞,大军不进的事情被当成是正常,不紧不慢的送到了徐州,但大败的消息传过来,就会加急送出了。

    杨镐统领大军出征,提前判断失败的人不少,却没人会想到败的这么快,这么彻底..

    感谢“书友12872o8672,元亨利贞”两位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