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除此之外,这里还是东边进入徐州的门户,这里徐州团练也是最精锐的一支,统领这支团练的家丁却是当年和鲁大李五他们一批的,能力未必群,却是最让赵进信得过的一批人,这也要嘱咐几句,进行安排。

    尽管大伙不敢劝酒,可赵进也要喝上几碗,这烧酒的酒劲可是不小,回来的时候脚步略有虚浮,脑子也有些迷糊了,身边护卫围绕倒是不担心别的,恍惚间,赵进记得自己当年曾答应这些酿酒的工匠,在酒坊做上三年之后就允许他们出来自行酿酒,到时候这汉井名酒的价钱恐怕会跌了。

    不过眼下这样的事情已经属于小事,甚至不会到赵进这一层来决定,因为汉井名酒的暴利虽然依旧,可却比不得其他各处的进项了,唯一要维持的,就是王自洋那边对草原上的专卖,其他不用盯的太紧。

    路上走过一段,酒劲就清醒的差不多了,走到住处的时候,一名护卫靠近了些,低声禀报说道:“老爷,那牛金宝晚上在念经拜佛,看着很是虔诚的样子。”

    赵进缓缓点头,那位护卫立刻退到一边,看着好像没说话的样子,用来观察这牛金宝的人当然不止成大虎他们那一拨。

    牛金宝一路上吃肉喝酒没什么禁忌,不过念经拜佛这个事情却让人意外,但这也能解释一件事,那就是牛金宝为什么能沉静下来,想必和这个信仰有关,为什么有这个信仰,或许和当年在少林寺的经历有关,说来也有些可笑,这么一个杀神居然信佛..

    “..小心他右手,小心左手..”

    在宿迁县城外的客栈庭院里,一干人围着大呼小叫,吆喝出声的都是内卫队的江湖汉子,而马队和亲卫的家丁们虽然安静,可也兴高采烈的朝着里面看。

    赶路到宿迁这边之后,安顿下来吃晚饭,吃饭的时候赵进就说饭后要比试,牛金宝没有推辞,直接答应了下来。

    车轮战自然没什么意思,内卫队推举出三个人来,也包括那成大虎在内,至于马队和亲卫这里,本就不是擅长单打独斗,赵进也不允许他们去参与这个比试,不过推举这三个人的时候也要比试,大家看得高兴。

    比武就是武人的游戏,参加不参加,大家都对这个喜欢的很,里三层外三层的围起来,赵进自然有个内圈的最好位置。

    自家人比武,肯定不能用真兵器,无非是各式长短木杆当做刀剑,只不过牛金宝在选木杆的时候,特意做个变动,用木头雕刻成真斧头未免太傻,他索性在象征短斧的木杆上面绑了一根短棍,弄出个十字样子,充作斧头了。

    第一个下场的人姓连,却是当年赵进和陈昇在齐家庄比武的那个教头,这人是齐二奎的好友,也算是当年认识的人,早就进了内卫队,此人用的是朴刀,此时手里拿着一根短棍,只做刀用。

    这等比武没什么花架子,是要分出强弱高低的,若是在战场上,那就要见生死的,内卫队这些人拿自己的本事和性命换钱换出身,谁不想着在赵进身边护卫,那可是面上有光,好处无限的勾当,谁不想来做。

    赵进缺个贴身护卫的事情,看出来的可不止是赵振堂一个,大家正憋着一股劲准备争夺,没曾想突然冒出个牛金宝来,这让大家都不服气,今晚就是要见个真章的时候,击败了这牛金宝,想来他也不好做这个护卫了。

    当先一刀刺来,用得是堂堂正正的招式,朴刀本就可以做短矛用,取得是个快,欺负那牛金宝身形胖大健壮,闪躲不开,结果一“刀”刺来,牛金宝侧身格挡,右手“短斧”直接挂住了“刀”,那连教头抽“刀”不及,却被牛金宝大步到了身前,一“刀”刺中胸口,这就算分出胜负。

    连教头神色变幻,到最后还是抱拳作揖,外面人看着精彩,可其余两个要下场的神色就变得慎重了。

    赵进边上看得很明白,牛金宝动作刚猛迅捷,最后刺中连教头那一“刀”的力量分寸却拿捏的很好,不然以这个势头,即便是木棍也能把人戳伤,最起码也是剧痛,可连教头那边估计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力量。

    应对得当,力量收由心,这的确是强手,不知道是多年厮杀格斗的历练,还是少林寺的武技高妙。

    第二个却是聂黑的同伴,也是因为可靠被吸收到内卫队,闻香教总舵的精锐和本地武人又是另外一个路数,他们大多走的刺客那一路,身形灵活,动作敏捷,用的也都是短兵器,这位手里的两根短棍每一根都比牛金宝那把短“刀”短,平时用的也是稍长的。

    这次比试比第一次持续的时间要长,因为这人手持双,不停的在牛金宝身边游斗,却不肯沾身。

    牛金宝很沉稳,身体微微弓起,盯着面前的人,也缓缓错步变向,他在内圈,他一小步,外面这人就要转两大步,两人就这么缓缓转动,惹得几个性子急躁的人在外面叫嚣催促,结果被赵进看了一眼,立刻不敢出声了。

    双方就是这么不断的移动转圈,那手持双的人时不时的突然冲近跨步,然后又是急退,就是想让牛金宝的动作乱掉,不过始终未能如愿,牛金宝看着慢,可走动变化,却始终让自己面对这人。

    场面都已经安静下来,有人看得神情肃重,有人则是看不出什么,不耐烦的去忙碌自家事情。

    大伙还以为就要这么转下去,一阵风吹来,照着场地的火把闪动,光线明暗,那牛金宝却踉跄了一步,这就是破绽了!

    手持双“”那人身子一缩,猛地窜出扑上,可就在这时候,牛金宝却站定了,手中那把做刀的短棍直接脱手飞出,正中对方的眉心,这一下力量也不大,好像碰巧才打到,只是扑上那人立刻停住了脚步,踉跄了下站稳,立刻颓然说道:“我败了,多谢手下留情。”

    “这是碰巧了吧?”

    “没眼力就不要在那里胡说丢脸!”成大虎明显有些恼怒,抬高声音呵斥道。

    赵进一抬手,场面顿时安静,赵进开口说道:“牛金宝,你看到风吹火把,利用这明暗交替露出破绽,勾引老谢冲来,是不是?”

    牛金宝诧异的看了看赵进,随即反应过来,恭敬的点点头,开口说道:“进爷慧眼。”

    和刚在大牢里的印象不同,牛金宝并不是长相那么凶恶憨实,也不是预料中的那种暴烈,或许这样的性子是心底的东西。

    赵进之所以能得出这个结论来,只因为他刚才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比斗,看到光线明暗变化,觉得可以利用这个诱敌,没想到牛金宝真的这么用了。

    “刚才那下不是碰巧吧?”尽管怒斥别人不要乱问,不过成大虎还是低声问同伴。

    “不是,力道拿捏的准,直接在额头上贴了下,可不偏不倚正中眉心。”那位手持双的内卫回答的也很实在。

    成大虎听到之后,看了身边赵进一眼之后,低声嘟囔了句:“老黎和大李都不在这边,我怕是要出丑了!”

    这话又是自言自语,又是说给赵进听的,算是留个伏笔,赵进只是笑了笑,没有理会太多,说起来赵字营手里这些武技出众的人,最强的那几位都是军中出身,李和和黎大津最为出色,赵进等人因为自小也都是用军中手段训练,又有实战中的经验,实力也是很强,而江湖人物们名声虽响,传扬的玄乎,真动手却未必是军中出身的对手。

    这成大虎说起来也算卫所子弟,成家和邳州卫的关系很深,成大虎从小学的也是军中手段,可惜很快就去衙门,真正练出来却是在江湖上,未免有些杂。

    成大虎用的也是朴刀,他特意选了根较粗的木棍,长度倒是一样,迈步下场,几个心思快的看到他选的粗棍,已经忍不住捂嘴笑了,这成大虎看来是想要赚这个兵器上的便宜了,算是钻空子。

    第三场比试本就有压轴的意思,成大虎现在是代表着内卫队这些人脸面,自然会慎重非常,甚至惹人笑话的钻空子也用了出来。

    成大虎和赵进差不多高,粗壮些有限,却天生一身大力,对上牛金宝可不怎么吃亏,而且动作简单迅捷,正是军中的沙场手段。

    两人对上,成大虎手中木棍直刺,引牛金宝来挂,却直接硬碰硬打飞了牛金宝的“短刀”,等牛金宝用“短斧”动手的时候,他急退几步,这个打法却是有点不要脸了,借着木头没办法伤人,开合很大,如果双方拿着的都是利刃,真正进行的生死相搏,哪敢这么轻易进退。

    然后几个回合之后,成大虎贴近,借着对方闪避,劈手去抓对方的“短斧”,这同样是不要脸的打法,不过他手中“朴刀”来势迅猛,牛金宝也不得不闪躲

    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