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牛金宝从家里出来的时候,两眼通红,不住的用手擦拭眼角,他娘满口叮嘱:“老赵家那孩子局面做得大,连娘这样的妇道人家都听说了,娘这次求人把你放出来,咱家可是得了赵家天大的恩情,你在那边好好做事,将来也能给自己博个出身。 ”

    看到老娘住那么好,精神也不错,天大的恩情这个,牛金宝牢牢记在心里,不过“出身”这个,他却不这么想,卫所出身的和纯粹的江湖汉子不同,多少有些见识和眼界,在他想来,赵字营就算泼天大又能如何,无非是乡勇团练一流,不得官家承认,那就什么也不是。

    甚至这赵字营比那少林寺都差一等,少林寺也是大笔田地和产业,也有自己的武僧僧兵,可最起码还有个朝廷册封的名义,行事上多少有官方的身份,赵字营有什么,靠着几位头领的爹做官吗?平时或许有用,真到了要紧的时候,这提都不必提。

    想归想,报恩托庇,都离不得这赵进,牛金宝对卖命这个事情倒是死心塌地的很。

    这件事只是短暂耽搁,既然来到城中,少不得要回家吃顿饭再走,赵进还是明白这点小事。

    回到家里,被赵振堂训斥几句,说不去做正事,回家做什么,不过何翠花还是喜滋滋的,然后酒菜早就已经做好在那里热着,没多久就端上来了,显见父母一直在等着他回家。

    吃完之后,赵进离开,出院子的时候却看到了孟子琪,女孩在赵家没吃过什么苦,虽说也参与劳作,可徐州地面中等人家的女儿也没她这般舒服,底子不错,养得又好,现在出落得很是水灵,看着赏心悦目。

    见到赵进后,孟子琪红着脸施礼万福,然后跑开,赵进点点头,他是带着孟志奇一起来的,孟家兄妹刚才也是见了面。

    赵进出门上马的时候,孟志奇却有些忐忑,带着歉意低声说道:“老爷,小的妹妹从小心思就多,若有冒犯,还请老爷恕罪。”

    听到这话,赵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摆手示意出,快要出城门的时候,赵进才想到,刚才孟子琪和自己碰面问好,恐怕是有意为之,就是为了在自己面前出现,而孟志奇知道自己妹妹的这点小心眼瞒不过自己,所以提前解释。

    小儿女想必就是如此,赵进哑然失笑,他回头瞥了眼,牛金宝正骑马跟在后面,被几名家丁围着。

    尽管赵振堂已经做了详尽的调查,可对牛金宝这样的人还不能彻底相信,内卫队的家丁已经再次赶往河南新乡县,徐州知州衙门刑房的文吏也去找那边来的捕快聊天,就是要彻底摸清这牛金宝的底细。

    快马不停,在双沟镇住第一晚,这里也是云山行安排的客栈驿站的第一站,路过房村集的时候,姜木头带着自己的手下跟了上来,陪同一起到了双沟镇,然后准备几百人马的饭食和草料。

    这是好大的花销,客栈有专门的仓库储备这个,每次接待之后,都会立刻报账,然后就近采买,补充完毕。

    从徐州城到这边几十里路,牛金宝也是看了一路,也就是这一段路,让他不再以为赵字营是简单的乡勇团练,马队行进间的森然法度,姜木头率领随从跟上来时马队队形的应对,还有人人听令的那种习惯,更不要说在客栈下马,不用赵进说话,连正号施令,安排守卫轮值的常态。

    这样的法度和作风,牛金宝从未在卫所里见过,他甚至在徐州参将那边也见得不多,出身卫所军户,又是习武出身,从军的心思总是有的,就是知道自己当不了参将的亲卫家丁,这才去外面闯荡。

    “老爷,这是牛金宝的兵器。”有亲卫把牛金宝的兵器拿了过来,这东西从在官府那里拿出之后就直接交到了赵进这边,到现在还没给那牛金宝。

    一把短斧,一把短刀,三尺长的短斧,斧头上带着尖锥,正着拿是斧刃,反着用则是一柄钉头锥,另一把短刀二尺出头,看着和杀猪刀一样,甚至还要更厚实些,手柄也不短。

    赵进笑着看了看,转头问孟志奇说道:“能看出来什么来吗?”

    孟志奇本来站的很端正,听到询问后,探头过去仔细看了看,开口说道:“份量不轻,短兵以灵活为主,可这斧这刀都比一般的份量要沉重,使用这个的力气一定不小。”

    赵进笑着点点头,却伸手招呼一边说道:“大虎,过来看看。”

    成大虎在清江浦局面稳下来之后,就被安排到赵进的身边做护卫,他出身可靠,武技经验都很丰富,这种人是最值得信任的,当然,能被这样的信任也和成家有关,成大器当真是死心塌地的跟随赵字营。

    “这家什可不是寻常人能用的,啧啧,看这刀和斧上的颜色,怕是见血不少,能用这不好使的家什,还杀了这么多人的,想必一身好本领,这人近战肯定了得,在房舍街巷里就是杀神,但要到了别处,怕就施展不开了。”成大虎随意惯了,在赵进面前也拘谨不起来,不过他也知道赵进不太在意。

    短斧短刀,看着份量是加重的,杀伤力肯定更大,杀人多了,染血太多,即便洗刷的干净也会沾染血色,能杀这么多人,能染上血色,说明这人本领高强,不然不会自保到现在,这房舍街巷等局促之处的战斗自然是这种擅用短兵器施展的地方,不过,这等用短兵的强手在长枪大戟面前也就是那么回事。

    江湖中人说不出这类话,他们自己做不到,也以为别人可以高来高走,这成大虎却是见识过赵字营的列阵而战,那当真铜墙铁壁一般,碰上去就是个死,江湖人对上有阵型配合的乡勇团练都要吃大亏,更别说远远胜过普通官军的赵字营了,所以成大虎会有这样的结论。

    “小孟,你得和这些前辈多学学,经历多了固然能看明白,可你多学多听,也能看明白这些。”赵进笑着叮嘱孟志奇说道。

    听到这话,孟志奇大声答应,腰板挺得笔直。

    孟志奇算是学丁,但因为伺候过赵振堂和何翠花那边,所以赵进也把他当成自家子弟看待,带在身边时时教导。

    说完之后,赵进又转向成大虎问道:“这人怎么样?”

    父亲赵振堂的说法的确有道理,自己眼下这个局面,身边也需要一名信得过的强手护卫,不过这样的人除了要查清底细之外,还得考验能力心性,派出人去河南摸底,这一路上也要看他的表现,成大虎等几人就是负责观察。

    “是条老狼,经年进山钻草窝子的那种..这是江湖上的黑话,进爷不用管,这牛金宝看着凶煞,人却安静,能沉得住气,还知道小的们在盯他,别的就不好说什么了,毕竟这才半天,看不出太多。”成大虎说得很仔细。

    武人中沾满血腥的屠夫凶人不少,这里面也有十人敌、百人敌这样的强悍人物,可这些人往往被血腥蒙住了眼睛,心性都已经扭曲,已经不能算正常人,或者说不能算人了。这个牛金宝也有这样的问题,如果性子真那么暴烈,也不适合做这个亲卫。

    不过这段时间的观察还好,牛金宝的心智很正常,甚至还有些纯朴烂漫的意思,但一天做不得准,还要继续看下去。

    赵进在那里点点头,却现成大虎没离开,只在那里嘿嘿笑,这帮江湖汉子的禀性赵进熟悉的很,只是笑着问道:“有事你就说,吞吞吐吐的作甚。”

    “进爷,咱们徐州邳州的兄弟们都想着给进爷做护卫,这都琢磨了好久,没曾想被一个外人抢了先,大伙心里都有些不服气,就想着比试比试,要是那牛金宝真的了得,大伙也就心服口服,若是身手不行,岂不是耽误进爷的事情。”成大虎肃然说道。

    边上站着的孟志奇连连点头,心想少爷身边的这些人各个忠心,这都是少爷的仁德义气..

    没曾想赵进在那里嗤笑一声,指着成大虎说道:“少来这没用的,你们手痒了是吧?”

    成大虎刚刚装出的肃然面孔立刻变成了油滑的笑,嘿嘿说道:“还是进爷好眼力,老太爷找的牛金宝,从前这人也没个名头什么的,大家都想上去试试。”

    赵进也没什么生气的,只是点头说道:“我也想看看他的能耐,不过今晚就不要比了,明晚到宿迁再说。”

    得了赵进的承诺之后,成大虎更是喜笑颜开,在那里不断的搓手说道:“这就好,这就好,不光和那老牛比,我们兄弟也要比比,看看谁出来和他打。”

    赵进没好气的挥挥手,成大虎笑着离开,赵进只是瞥了那边牛金宝一眼,现他坐在那里,只是好奇的看着赵字营的布置。

    晚上赵进和双沟镇的一干头面人物聚了聚,这边现在有个大酒坊,去往骆马湖漕粮换酒的汉井名酒和去往清江浦以及更南边进行交易的烧酒,大多是在这边出产。

    感谢“暮鸣,元亨利贞,甜蜜的甘蔗”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