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结果接下来生的事情就印证了大伙的猜测,捕快们来得第三天,又有两名大户管事模样的来到,直接给足了银子,让人千户所里先把牛金宝的老娘拿了,如今的管事千户就是当年被打断胳膊的那位,子承父业接了位置,虽说抓老人这手段被卫所里不少人看不起,可前仇旧恨的,也顾不得那么多。

    从牛金宝每年都给家里捎钱这件事,大家就知道卫所里肯定有人能给他通风报信,果然,这老娘一抓,牛金宝就过来投案了,直接投案到知州衙门这边。

    衙门里现在管事的是赵十一,他算是陈武和赵振堂派在此处的代表,别看连个捕头都算不上,各房书办都要找他商量的,这件事本来就是正规案子,投案后移交就算完事,但这牛金宝是卫所出身,赵十一也是徐州卫的子弟,有些好奇,就过去询问了几句。

    询问完之后,赵十一就去找了赵振堂,赵振堂也去看了看,然后又把赵进喊了过来。

    “你身边缺这么一个人,你那几个兄弟倒是忠心,可各自有各自的事情,都和你一样忙的脚不沾地,有这么个人跟在身边,多少让人放心些。”赵振堂的意思很明白。

    原来要去的地方不是知州衙门,而是距离不远的徐州大牢,从牢头到狱卒,都对赵进敬畏非常,连忙把人请了进去。

    事先早就得了关照,这牛金宝的牢房里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打扫的很干净,甚至还有酒肉的香气。

    赵家父子来到这边的时候,这牛金宝正躺在草堆上呼呼大睡,牢头看到之后拍着栏杆吆喝了两声说道:“老太爷和进爷来看你了,还在那里睡什么!”

    牛金宝直接从草堆上坐起来,果然是条壮汉,看着和陈昇差不多的体量,粗壮的很,出奇的是这位居然是短,极短的茬,胡须虽然潦草,但也不长,牛眼大嘴,一副凶恶模样。

    虽说凶恶,可做事很有章法,眯眯眼睛认出外面的赵振堂,连忙起身到了栏杆之前拜下,闷声说道:“小的见过老太爷,小的见过老爷。”

    说话间眼神从赵进身上一扫,说明已经猜出谁是赵进了,赵进脸上没什么表情,身体却下意识的绷紧。

    这牛金宝肯定杀了不少人,不管是所谓“血腥气”的感觉,还是这举手投足的架势,都和内卫队里面的几个人很相似,只怕还比那些人沾染的血气性命更多。

    “你娘现在有人照顾,身子也还好,就是整日里担心你,哭个不停,那李千户你不用担心,那卫辉来的捕快管事什么的你也不用担心,他们再不会打搅你娘。”赵振堂沉声说道。

    牛金宝听到这个,碰碰磕了几个响头,这个事赵进在路上听说了,就在赵十一知会赵振堂这件事的第二天,牛金宝的老娘就托人找了过来,既然人已经投案,这老人自然没必要继续扣押,反正也跑不了。

    他老娘找到赵振堂这边也不稀奇,眼下徐州地方,谁不知道赵进的威名,身为徐州卫的军户,东找西找总能找到人问过来,总得试试。

    关押牛金宝老娘的李千户也没胆子扣太久,这事已经引起了公愤,连指挥使那边一级的都要过问。

    “老太爷的大恩大德,小的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小的也不求什么别的,只求在被抓走之前,见老娘一面,把这几年攒的体己给我娘养老。”牛金宝瓮声瓮气的说道。

    赵振堂笑了笑,看了眼身边的赵进说道:“先别急着安排后事,我有一条出路给你,我儿子在外面事情多,身边要个身手好的做护卫,看你本事不差,想让你来帮帮忙,到时候不但活路有了,你老娘也有人替你照顾,到时候搬到城内或者搬去何家庄,过得肯定比现在要好。”

    牛金宝却迟疑了下,赵振堂笑着说道:“我知道你还想自己伺候老娘,那十几年你干什么来着,现在有画影图形,官府里有你的案子,你以为还能安生孝顺吗?”

    话说得直接,也没什么欲擒故纵的手腕,牛金宝自然知道怎么权衡,当即又是重重磕头下去,嘴里只是说道:“愿听老太爷的安排。”

    “接下来的事情,让我家小子问你,愿意不愿意用你,是他的事情了。”赵振堂笑着说完,然后自己和牢头去前面喝茶了。

    赵振堂在的时候,牛金宝有些紧张拘束,等赵振堂一走,牛金宝明显有些随便,赵进也没理会这个变化,牢房里光线昏暗,这时候已经有些看不清了,赵进安排人拿来了灯笼,等牢房这边明亮起来,牛金宝失礼的抬头张望,看了几眼之后,人又是规矩起来。

    到底为什么有这个变化,赵进很清楚,赵振堂掌握这牛金宝的生死,他当然要敬畏,开始不知赵进的底细,以为就是个年轻人,心里有了轻视,等光线明亮起来,这牛金宝能看得出赵进虽然年轻,但身上的威势煞气同样不轻,立刻明白了对方的份量。

    一路前来,赵振堂很多事都没有明白说,现在让赵进自己来问,显然是让他自己判断的意思。

    “说说你离开徐州这些年做了什么?因为什么犯的案子?得罪了什么人?”赵进开口问道。

    听赵进语气中的沉稳,牛金宝又是跪的正了些,还没等他这边说话,赵进又淡然补充说道:“别说假话,也别藏私,就算现在唬弄过去了,以后被查出来,一样是个麻烦。”

    “请老爷放心,老牛我没什么假话,这些事堂堂正正的,说出来不丢人!”牛金宝粗声说道,语气颇为自信。

    牛金宝离家之后直接去了河南,当时教他武艺的师傅学的是少林那一套,牛金宝也去了少林寺学艺,只不过学武没那么容易,没有银子布施,就只能给寺庙里出力做活,牛金宝过了几年苦日子之后倒也学到了本事,然后忍受不住的师兄弟偷跑下山,一起去了其中一位的家乡卫辉府新乡县。

    他们几个身有武技,又是亡命的性子,很快就在当地打出一块地盘,火并了当地一个土豪,把这里的私盐生意拿了下来,有私盐供养,很快聚起了百十条汉子,当地各处生意和小庄子都要缴纳常例,也理所当然的包娼庇赌,日子过得很滋润。

    倒有一桩好笑的地方,他们几个人在少林寺出身,当和尚当习惯了,索性弄了个破庙占住,平日里也是僧人打扮,怪不得这牛金宝这么短的茬。

    这牛金宝知道孝顺,但也知道自己离了这新乡县就没什么钱财进项,所以偷偷回去看过几次,留下银子之后急忙回来,再后来就托人捎钱,别处亲人分离是好大事,在卫所里家里子弟出去闯荡的不要太多,老人也能受得了。

    孝顺归孝顺,这牛金宝却不愿意娶妻生子,一是做事有凶险,怕连累别人,二是自己活得快活。

    就在他在新乡呆了快十年,想要在这里娶妻生子的时候,日子难过起来了,因为当地起了一座道观,说是道观,做得勾当却和牛金宝他们一样,都是江湖上的买卖,可有一样不同,这道观却有官府的支持。

    牛金宝这一伙在新乡这么久,也和县衙里有勾结,结果从熟悉的关系那边知道,连知县都得罪不起这道观里的道长,据说是潞王那边的路子。

    处处受打压,日子就难过起来,动手和对方火并几次,现对方虽说穿着道袍,可也是江湖上的亡命出身,而且还人多势众,根本不是对手,在最后一次的战斗里,牛金宝一伙人被彻底打垮,几个兄弟都死了,只有身手最好的牛金宝跑了出去,兄弟们只有年纪最小的那个有老婆,怀孕七个月了,对方打过来的时候措手不及,被抓回了道观。

    牛金宝在外面躲了两天,把轻伤包扎好,然后趁夜潜入了道观,想着把人救出来,就直接回徐州,也该到了安生的时候,江湖路数就是活着来,死着走,自己能活着走,这辈子就算不错了,救出弟妹算是对兄弟们的交待。

    抓到人逼问之后,才知道兄弟的老婆已经死了,活着的时候肚子被剖开,取出胎儿做什么大补膏,今晚要给什么贵人享用,然后牛金宝看到了尸体..

    本就是暴烈性子的牛金宝当即狂,一个个屋子的杀了过去,他本来就是武技高强,夜里来的又是突然,道观里猝不及防,等杀到最后的时候,牛金宝浑身浴血,可对方也只剩下道观的观主和那位贵客,大补膏才吃了一半。

    观主本事不弱,但一照面就被牛金宝丢出的短斧劈中,那位贵客看着养尊处优的样子,带来的两名随从已经被杀了,只在那里求饶,说自己是潞王府里的,牛金宝也没理会,一刀刀剐了他,把观里的金银打了个包,然后放了大火。

    要是就这么走了,根本追查不到他,可牛金宝这么多年做事很讲良心,不杀女人和孩子,道观里抢来的女人和孩童被他提前放了。

    感谢“暮鸣,荣耀龙骑,元亨利贞,吾乃小贼”四位新老朋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