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朝廷定下一两银子的税额,层层加码下来,到最后就会变成十两银子的实收,这样的压榨,本就处境艰难的农户们怎么可能顶过去。

    现在赵字营对所控制各处的江湖人当真如臂指使,没有人敢不听,再怎么无敌骁勇的江湖豪杰,在赵字营的长枪大戟面前,都是不值一提,何况对付他们,根本用不着家丁出面,徐州团练足以平定,而且在这之前,所谓江湖人如果和本地土豪对上之后,往往会在团练乡勇面前损失惨重,从未占过便宜。

    不过这些江湖角色在对付闻香教上很好用,大家其实都是江湖市井中人,比拼的都是这些手段,有赵字营做后盾,江湖人们办事自然痛快干脆。

    归德府和宿州刚刚猖獗起来的闻香教迅被平息了下去,至于淮安府那边,地方实在是太大,也只有直控的邳州和流民寨那边能控制得住,其他各处也只能由他去。,

    至于清江浦地方,那边却不用赵字营操心,那边烧香拜弥勒拜老母本就兴旺,只是这一支却是漕运上的人马,和郓城总舵那边很不对付,只是漕丁运兵自己的系统,和赵字营眼下颇为亲善。

    赵字营和其他势力打交道的时候,还要讲究个怀柔和收复,唯有对闻香教这边,从一开始就是把刀亮了出来,见到就杀,绝不手软。

    不知道是不是这等血腥手段管用,还是从前流民围城那一次大败的教训太深,闻香教如今和赵字营打交道很有默契,只要赵字营用强,他们立刻干脆利索的退,当然,如今赵字营的实力摆在这里,也没有人敢不退了。

    有了赵进在徐州坐镇之后,刘勇总算轻松了些,把该说的事情说完后,就告辞急忙赶往清江浦,他现在要做的事情千头万绪,繁忙之极,这时候反倒是陈昇他们几个带兵练兵的人轻松些,因为每日只要盯紧勤奋就可以。

    赵进同样清闲不了多少,清江浦那边的局面太大,产生的利益也太大,不是派去伙伴们在那边就能镇住的。

    在家休息到三月二十五的时候,马队开始集合,准备离开徐州,现在赵进的行动并不会告诉外面具体的目的地,由得外面猜去。

    就在准备离开的那一天,从京师又有信过来,说得还是辽东杨镐大军的动向,这次的信上说得很简单,两件事,一个是关外大雪,大军不能开拔,另一个是粮草不足,支撑不了杨镐这十余万大军三月..

    赵进早就感觉到这时比他从前记忆中要寒冷,关外到现在还有大雪倒也正常,至于这大军的粮草,大家的确都比较忧心,这等国战,分出胜败来要一月几月甚至一年,三个月的粮草如何够用,不过有三个月总比没有强,慢慢筹措应该还来得及。

    对这些赵进只是了解,现在他最想要的是个结果他从方方面面对这场大战做出了推论,可战场胜败之事无常,这一次战斗的结果,赵进没有办法判断,尽管他知道最终的结局,却不知道过程如何。

    不过,这次的胜败结果出现之后,赵进就可以对那个最终的结局更确信了,也会更明确一些事。

    不过这天赵进出归出,却没有离开徐州,因为在得到文报的同时,父亲赵振堂派人让他去徐州一次,说必须亲自过去,有要紧事。

    说起来,赵进的父亲赵振堂做了萧县守备之后,在任上的日子实在是少得很,赵进一从徐州离开,赵振堂就带着何翠花过去住,按说那边有陈昇坐镇已经足够,不过老人家的心思大家谁也不愿意说破。

    毕竟这一块看着是赵家的局面,老人觉得孩子走了不放心,要自己亲自过来看着,但实际上,连徐珍珍的作用都比他大,不过老人顺心最要紧,大家也就不出声了。

    按说这守备武将,不能擅离职守,不然就是大罪,可徐州距离萧县骑马半日可到,赵振堂里里外外又都是人面精熟,消息稍微灵通些的本地人更是知道,萧县守备下辖兵马的主力就是赵字营的家丁和团练,替赵振堂管理日常的更是个本家侄子赵完,别人自家事,大家还是少操心的好。

    不过父母的心思归心思,赵振堂却很少打搅赵进这边,所以得到消息之后,赵进还以为徐州出了什么大事,当即先赶往那边。

    这次赵振堂还是没在萧县坐镇,就在徐州这边等着,说起来荒谬,徐州知州衙门副总捕头兼任萧县守备,实在是前无古人。

    马队二百,亲卫一百,都是乘马,护送赵进来到这边,徐州城外也有供他们驻扎的处所,跟随赵进一起进城的只有三十几人,也算给知州衙门和参将那边留个面子,但大伙谁不知道,赵字营在城内有编制的近二百人,吆喝一声,五百人也凑得出。

    “进爷这排场可比周参将大多了!”闲人们如此议论,至于知州童怀祖,已经没有人提起。

    在进城之前,或者说在距离徐州城二十里左右,赵进就知道城内没什么大事,自家也很安宁,这就让他更是纳闷,到底父亲赵振堂喊自己来做什么。

    这次赵振堂在家等着赵进,下马进了院子,现父亲赵振堂已经穿戴整齐,家里也不像要留饭的样子。

    “知道你正事忙,这次喊你过来就是件小事,办完就走。”赵振堂领着赵进出门,开口说道。

    这么讲话,倒是让赵进有些讪讪,干笑着说道:“爹这话就不对了,孩儿再忙,陪爹娘吃饭的工夫还是有的。”

    “这等没用的虚话少说,你忙的脚不沾地,连你老婆都陪不了,还说什么陪爹妈。”赵振堂回答的很直接,亲卫们都自觉的走远些,免得见到进爷这份尴尬。

    本来父子两个都能骑马,不过赵振堂有意无意的忽视了,父子两个走路过去,也能多聊一段时间,走过两条街之后,赵进大概知道目的地了,这是知州衙门的方向。

    “这次让你来,是想让你见个人,此人姓牛,叫牛金宝,是咱们卫所出身的人。”

    听到这话,赵进点点头,随即想起件事,急忙问道:“爹,这牛金宝和清江浦那边没关系吧,没什么走海路的亲戚?”

    “糊涂,牛金宝祖上是从江西过来的,祖祖辈辈都在咱们徐州卫,人丁有少,那有什么清江浦海路的亲戚,听老子说完。”赵振堂不耐烦的说道,对这莫名其妙的打岔很不高兴。

    赵进又是干笑,赵振堂走得不快,就想把这个事情在路上说完,赵进也有点纳闷,为何不在家里说这个事情。

    牛金宝是徐州卫出身的,不过既不是赵振堂所在千户,也不是董吉科所在千户的,说起来隔着还很远,徐州卫正额五千余人,把家眷余丁方方面面都算进来,那是个几万人甚至更多的大团体,世世代代在徐州卫,世世代代不认识的也是不少。

    和徐州卫的很多年轻人一样,牛金宝很早离开了徐州,去外地做活求生,不过有一点不同,这牛金宝并不是什么余丁,而是三代单传下来的,有一个卫所军户的身份,也有一份早就被吞了的田地。

    有这个身份,很多人就舍不得离开,宁可在卫所里做个实际上的长工佃户,不过这牛金宝不甘心,他爹当年是个木匠,家里比别处过得宽裕些,结果从小吃得好,有两个余钱,牛金宝比同龄人身高体壮不说,还有习武的机会。

    力气大,又有武技,更麻烦得是,牛家人脾气暴烈在徐州卫是出名的,一言不合就要动手,而且很少打输,牛金宝十几岁的时候把管事千户的儿子打断了胳膊,这就在家呆不下去了,索性出去求生,就留他一个老娘在家里,临走时候还放了话,恩怨自己担着,若是敢对他老娘不好,那就见个生死。

    断了条胳膊又不是死人,何况这牛金宝的暴烈性子大家都知道,又是一个千户的,很多人还在看着,千户家也就这么算了,反正跑出去了也算得个面子。

    这一走就是十余年,他每年都给家里捎一笔钱,牛金宝的老娘靠着这笔钱活得还不错,请了个同百户的婆姨伺候着,算是小康人家。

    也就是一个月前,这边来了几个卫辉府新乡县的捕快,说是牛金宝在那边犯下了大案,要看看这牛金宝有没有逃回家来。

    这事看着正常,在衙门里做久的都知道古怪,衙门里万事看银子看靠山,没这两样什么都不要提,而且吏目捕快这等人都是本乡土著,在本地办案还好,去外面那就一抹黑,什么也做不了。

    犯案在本地或许会动手缉拿,若是逃到外乡,往往无能为力,个通缉,来个虚应故事的画影图形就算了结。

    卫辉府在黄河以北,居然渡河前来,还走了这么远的地方,说明这案子背后一定有豪门大势力推动,搞不好还使足了银子,这案子一定不会小。

    感谢“再见某人”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