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另外,在赵字营的有意照顾下,余家的生意直接就是炸开了,他有海路这一项,而且还能从蛤蜊湾就近运向清江浦,天生比别家多了优势,自然赚的盆满钵满,而且余家做事不节省,直接给赵字营开出了价钱,只要赵字营愿意派出队伍常驻蛤蜊湾,他们家愿意负担全部的花费和日常开销,因为这样做就可以挡住其他家在这个小港口出现。

    “老爷真是神机妙算,知道抓住要紧的,那车行在手中,这些人不管做什么生意,都要用咱们的车马,他们的钱就这么被咱们抽了一部分,而且他们的底子因为要咱们运货,所以也被摸的清楚。”

    当日赵进拿下车行,并且将整个清江浦的车马垄断下来,大家并不觉得如何,在赵进伙伴和亲信们想来,这无非是赵进谋夺产业的手段而已,最多也就是为了赵字营的兵事着想,当时还有人担心,说这么多车马队伍在手里,且不说这几千青壮,维持那些车马也要花费不少。

    谁也没想到会有今日,尤其是在腊月正月这前后,水路不通,然后因为清江大市的兴旺,汇集各方商旅来客,没有水路那就只能走6路,车行那么多车马当真供不应求,即便运河开通也不必担心太多,从南到北一条水路,可去往四面八方,还有不少要走6路的,再说了,不是每一家商户都有关系搭上漕运,可以把自家商货在漕船上夹带。

    大车上的收入进账丰厚,除了这个,还有一桩好处,那就是对偌大清江浦的掌握,每家商户出货多少收入多少,大概都能通过使用大车装运的货物上推算出来,清江浦到底有什么,到底有多大的局面,只怕没有人能比赵字营系统更清楚,想知道谁家,去查查大车行的账就一清二楚了。

    现在徐州能用的账房都是被一扫而空,全都放在清江浦那边做事,而徐州这边则是陈宏领着一帮学丁们还有云山寺从前管账的僧人们在做事,徐家那边也有不少人顶过来,虽说磕磕绊绊,可这边盯得紧,倒也不担心出问题。

    招财进宝的事情自然让人高兴,不过刘勇说起来的时候,屋子里就很沉默了。

    “..那边传过来的消息,说南京那位新来的锦衣卫指挥佥事在这几个月,很少在南京呆着,总是朝着咱们江北这边跑,上个月,参将周宝禄说是去宿迁观察防务,偏偏那时候,那个什么马冲昊又不在南京,前后消息合起来,会不会是两家在某处见面..”

    “..也可能是小弟乱猜,两边完全不想干的,这边过去,那边出来,江北这么大,谁也不好说就是两家约着,但如果真是如此,那肯定对咱们有所针对..”

    刘勇提出了各种可能,作为打探消息的这个,他必须要做出最坏的估计。

    “..闻香教那边倒真是安静下来了,征辽饷这个事一出,他们也顾不上徐州这一块,听说徐州之外的地方,百姓都已经慌了,连没有功名的土豪们也都慌了,现在徐州周围,凡是有功名的人家,名下产业都是翻倍的涨,在这局面下,信闻香教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估计也顾不上我们这里了..”

    “..徐州这里倒是没有锦衣卫的活动,清江浦那边却摸不清,只要他们不张扬,那么大的地方还真是难查,现在也只是让咱们赵字营各处小心谨慎,别被人钻了空子去..”

    随着刘勇的叙述,刚才因为清江浦进项而高兴的众人神情都郑重起来,想到自家被锦衣卫惦记,这怎么也让人高兴不起来。

    屋中一时沉默,吉香迟疑了下,闷闷的说道:“会不会是咱们自己多想了,南京那么大的地方,每天进进出出的人不知道多少,徐州也是这样,总不会两边一天出来的,就是为了见面吧?”

    听他这么说,如惠点点头,其他人则是不动声色的样子,刘勇也不多说,他把自己知道的消息叙述出来就足够,怎么判断是赵进的事情。

    “遇事朝着坏处想,多做提防,总不会有错,不过咱们也不要怎么担心害怕,锦衣卫来咱们这边能干什么,偌大个南直隶他们能凑出多少人来,能拿出一千人吗?就算来一前还不是送菜?”赵进开口说道。

    “要是动用官军?”如惠沉吟说道,这还真是朝着坏处去想了。

    “笑话,你们细想想,咱们在明面上有值得动官军的罪过吗?话说回来,狼山副将敢动,他那个官就做不下去,徐州参将这边他动个什么?给他个胆子!”赵进不屑的说道。

    说到这个,吉香和董冰峰咧嘴笑了下,陈昇和王兆靖的神情也变得轻松下来,的确是这个道理。

    这徐州参将虽说是一等一的大将,可身在徐州城中,而在徐州之地,赵字营能动员出的力量远远大于徐州参将驻扎在本地的兵马,更不用说,现在还有一半的地盘控制在赵进和董冰峰的父辈手中,想动都不敢动,至于狼山副将,有把柄拿在赵进手里,国家大义和自家富贵比起来,这副将肯定要选后面的。

    赵进点点头,他能感觉的出来,现在伙伴们对大明的敬畏已经减弱不少,若从前说起这个来,心惊胆战免不了的,而不是这么简单解释就可以。

    原因也能想到,荒草滩打败官兵,挫败锦衣卫,或者更重要的,就是大明在辽东的几场失败,以及这征辽饷,让人越来越心生鄙视和厌恶。

    “以不变应万变,我们现在也只有这个法子,但这个法子也最好用,做好咱们自己的事情,一步步的来,来什么抵挡什么,不要为这些外事耽误了咱们自己。”赵进算是定了基调。

    大家都是点头,陈昇又是端坐,王兆靖若有所思,而吉香和董冰峰则是淡定了不少,如惠脸上带着微笑,刘勇还是老样子。

    赵进想了想又是说道:“刚才小勇说闻香教活动的猖獗,有件事要叮嘱你们,咱们赵字营的地盘不光是徐州了,淮安府、归德府和宿州那边都是咱们的,既然是咱们的,那就容不得别人乱来,这几处也不许闻香教乱动,如果不听,直接下杀手赶人!”

    众人答应,看着赵进停顿,如惠开口问道:“老爷,征辽饷这件事已经把各处的百姓吓疯了,咱们徐州这边还好,大家都觉得进爷一定会管,其他几处却不一样,不少人看着进爷在徐州也没有伸手,觉得外边更不会去管,人心惶惶的厉害,那边咱们去不去..”

    说得是欲言又止,不过意思大家都明白,王兆靖插言说道:“大哥,徐州一地的辽饷还好说,淮安府和归德府再加上宿州,那可是好大地方了,如果这几处的辽饷征不上来,朝廷恐怕就要下大力气对付咱们了,到时候定然有大麻烦。”

    赵进笑了笑,轻松的说道:“不急,归德府、淮安府和宿州这些地方,土豪大户,本地士绅还多得多,对咱们根本没什么尊重,口服心不服的角色也不少,至于百姓民间,还不是这帮人说什么他们听什么,借着辽饷梳理一次,让他们知道疼了,然后咱们再出手,那时候人心和人力都是我们了。”

    “那清江浦?”吉香忍不住插嘴说道,自从去过几次清江浦之后,吉香对这个金山银海集散之地印象极深,在他想来拿下这边,那就不必担心其他各处,在吉香想来,征辽饷清江浦受害肯定不小,如果不挡住这边,赵字营肯定要大受损失。

    他这话一问,王兆靖和如惠就忍不住笑,赵进也是笑,开口说道:“这辽饷是对着百姓农户的,和城里的有什么关系,那清江浦商业繁盛,不会被抽取一文钱的。”

    吉香闹了个红脸,很不好意思的挠头说道:“种地苦哈哈的能弄出几文钱,做生意的商户进账那么多,多收点岂不更好。”

    “咱们不就是做生意的!”刘勇忍不住笑骂说道。

    屋子里的人都是哄笑,吉香自己也忍不住笑,气氛倒是轻松许多,赵进脸上却没什么笑容,他却想到了一件事,大明这收税只是着落在农户身上,收他们粮食,收他们银子,还要驱使他们去做劳役,一切的苦难都要落在他们身上,逼得他们破产,逼得他们走投无路,然后天崩地裂..

    和拼命压榨农民相反,大明对士人和商人却优容许多,靠着功名免税,士绅们集聚了大量的财富,而这些财富却不用缴纳税赋,小商贩们因为势单力薄会被官府敲诈勒索,但大明却没什么商税的概念,甚至以不收取商税为名士名臣的作为标准,结果现在工商业大繁荣已经开始,可大明却没在里面捞到一点好处。

    从前记忆中,总听人说大明是自己把自己逼死的,看到这征辽饷的混账手段,倒是很容易理解明白。

    感谢“甜蜜的甘蔗、元亨利贞、非然哥“三位老友的打赏,谢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谢谢大家支持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