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如果当日孙传庭看到这一幕,肯定维持不住自家的沉稳气度,进士出身的御史清流,在一位晚辈,还是没什么身份的武夫晚辈面前,居然这么放得开,完全是平辈交流的态度。   .

    王友山话里话外都透着萧索之意,当年辞官回乡,心态却要比这个时候从容很多,赵进心里也有个猜测,王友山也知道自己这次再从官场离开,恐怕就没什么复起的机会和可能了,读书人寒窗刻苦,多年为了什么,这一次都成为过往云烟,也难怪情绪不高。

    “..心不要太大,徐州是天下一隅,还是个穷乡僻壤,和外面比起来也算不得什么..眼下朝廷在辽东用兵,一年两年不可能结束,看着应该是武人建功立业的好时机了,你一身本领,又有这么厚实的本钱,博个封侯也是世世代代的富贵..”王友山这话说得也是很直接了。

    赵进在那里听着,回答的也很谨慎,只是说“叔父的意见,小侄会好好想想”,没有明确的答复。

    二月十八这天,会试结束,王兆靖也回到了王家,和赵进预想的不同,王兆靖神情状态都很不错,一到家就笑着说道:“功课放下了几年,做文章手却不生,自觉的还好,也没什么提心吊胆的。”

    大家都有松了口气的感觉,王友山说得很直接:“既然考完,那就明日回程,以后这等事要少做,小进身上担着多大干系,难道不知白龙鱼服的典故吗?”

    这本来就是赵进和王兆靖的打算,连忙安排人去准备,王友山和王兆靖父子之间也没有私下里交待什么,只是当着赵进的面说:“为父一切都好,也知道照顾自己,你在家也要谨慎小心,不要辜负了你们这些兄弟。”

    不过第二日王友山早早出门去了都察院,只留下河叔带赵进他们出京,一路上大家很沉默,二月中的京师已经没什么年节气氛了,但依旧很冷,这让人的心情更压抑。

    把一行人送到通州和本队汇合之后,已经是下午时分,河叔叮嘱了几句,临行前还是忍不住说道:“少爷,昨夜老爷一夜未睡,也不想让你看到憔悴模样,所以提前去了官署,少爷回到徐州,一定要保重自己。”

    听到这些话,王兆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天黑前才出来,此时倒是看不出什么异样了。

    护卫家丁们虽然有轮换,不过在通州憋闷的也是太久,赵进索性派人包了酒楼的几个雅间,把大家安排过去吃些好的,也算犒劳。

    通州在京师边上,富贵人物,文人士子众多,茶馆酒楼之类的生意一向不错,赵进他们过去的时候,楼下散座都差不多满了。

    “..听说那杨镐在辽阳誓师,斩了逃将,祭神拜神,可临阵杀牛的时候,杀牛的刀居然断了,换了一把刀又断了..”

    几名穿长衫的士人在那里谈天说地,说到这里,一帮人哄堂大笑,觉得有趣之极。

    “..杀牛的说是杜大胆,还有人说是刘大刀的侄儿,这帮粗汉当时脸都青了,实在是好笑..”

    杜大胆想必说的就是杜松,这刘大刀说得就是老将刘綎,誓师时候宰杀牲畜祭神是很重大的事项,也只有带兵的总兵大将才有资格,结果还除了这样的事情。

    坐在那桌边上的客人也在笑,只有赵进他们脸色很不好看,总兵大将都是将门武家子弟,再怎么说,从小习武打熬力气还是有的,杜松和那刘綎也是猛将和名将,杀牛肯定容易,结果刀断了两次,那就是武备有大问题了。

    总兵大将所用的兵器自然是精挑细选的上等货色,连他们用的家什都是这般,下面的普通兵卒可想而知..

    赵进和王兆靖一行人在通州休整一晚后出,顺天府的通州也算得上财货汇聚之地,在这里补充物资也很容易,无论人马都休整的足够久了。

    有了来时的经验,回程也顺利的很,这次赵进一行人也知道何处不安宁,何处有能补充的地方,没有耽误什么时间。

    回程的时间比去时少用了三天,回到徐州之后,赵进和王兆靖一前一后分别抵达,甚至没有人知道他们一起去了京师。

    常在徐州,大家一直觉得这边是苦寒北地,可从京师一路回来,立刻觉得此处是南方了,天气暖和甚至还有些湿润,让人觉得很舒服。

    赵进回到家中之后,徐珍珍抱着女儿出来见面,女儿指着他咯咯直笑,让赵进难得的有了一种松弛感,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就是呼呼大睡。

    睡醒之后晚饭,少不得和家人聊几句,赵进不在的时候,赵振堂和何翠花习惯来这边,徐州知州他们那边的协调,有赵十一就足够看得住。

    晚饭之后,赵进的亲卫家丁开始步行骑马去往各处,在各处主事的人物,除了清江浦之外,都要赶到赵进这边汇报,将近两个月不在徐州,一定有很多事情要办。

    这一夜赵进休息,王兆靖却是很晚才睡着,倒不是有什么心事,而是有些刚刚送到的文书要处理,其中有几封来自京师,就是王友山的书信,看时间可能就是前后脚出,说得也不是什么大事,只不过让他们对杨镐统帅的大军有个详细的了解。

    今年二月二十一,也就是刚刚考完没几天,杨镐乘努尔哈赤即将率兵进攻海西卫扈伦四部之一叶赫部之机,以辽阳举行誓师,分兵四路向后金起全面进攻,令开原总兵官马林督兵四万人,由开原会叶赫部兵二万人,出北路;令山海关总兵官杜松统军六万人,由抚顺出西路,直攻后金府兴京今辽宁新宾西老城;令辽东总兵官李如柏率兵六万人,出南路;令辽阳总兵官刘綎帅军四万人,出东路,会朝鲜兵二万人,入宽甸口。各路皆配备监军、助理,总数号称大军四十七万人。

    且不说这些路兵马加起来怎么也没有四十七万,实际的兵力甚至还没有到官方文书上的二十余万,兵部那帮老军务对下面也算知根底,王友山也能打听到具体的消息。

    马林手里能有两万出头,算上叶赫和蒙古的兵马,加起来也就是三万,杜松手里有三万人,李如柏手里有三万人,刘綎手里有个两万多些,朝鲜那边能有二万兵,算起来十一二万出头。

    “..朝鲜兵马没有粮草,还要大明接济,可杨镐自己手里的粮草都不足用..”

    “..最能打的只怕就是杜松和刘綎这两路,那伙女真人和蒙古人也能战,可惜信不过..”

    信上也没什么文辞修饰,直接转述彼此的对谈,这样看着更直观。

    书信上所说的这些倒是和当日孙传庭所讲的相合,再想想家丁和军兵的比例,再想想那糟糕之极的武备兵器,实在让人觉不出什么胜算来。

    另外,信上还隐隐约约提到了万历皇帝身体不好的传闻,似乎不上朝这么多年身体还能维持,现在辽东事紧,一旦亲政,立刻就维持不住了。

    赵进看完书信之后,只是丢在一边,这是回到徐州第二天一早的事情,吃过早饭,赵进也顾不得和家人相聚,直接就是去往议事厅,让何翠花很不满的埋怨了几句。

    现在伙伴们中,最辛苦的就是刘勇,现在南京那家酒庄需要雷财亲自坐镇,但内卫相关的事务极为关键,不能教给他人,如果赵进在的时候,可以赵进直管,但现在赵进和王兆靖都不在这边,就只能刘勇两地奔走了,好在这时候,刘勇正在徐州。

    吉香气闷的很,不过也是无可奈何,在赵进身边他还能怨气,赵进也会劝几句,可在陈昇面前他一声都不敢吭,多说一句都要挨揍。

    清江浦万事大吉,那边真可以说得上万事大吉,因为这个大市的存在,原本要过一个月的年这次只有十几天,各处客商带着货物在正月十五之前就去大市附近守着,就等着开市卖,周学智和如惠合计之后,原本二月初二开市,结果提前到正月二十,这真是让人皆大欢喜。

    这个大市说白了,就是让人可以挑选买家和卖家,让不对称的消息透明起来,少数人少了暴利,可大家的生意都好做了很多,大市刚建成的时候,那些客商就知道了清江浦有怎样的潜力,到底还有多少自己不知道的货物,而这些货物买回去就能赚钱,清江浦这些坐地豪商们也知道自己可以做多大的生意。

    双方一拍即合,自然顾不得什么过年,财才是最要紧的大事,谁也耽误不起。

    正在徐州的如惠说起清江浦的进项来,当真是眉开眼笑,不说大市本身的租金,也不说大市里那些铺面的收入,就是大市周围各项吃喝玩乐的营生,那都是日进斗金,汉井名酒又一次脱销,倒不是说喜欢喝的人多,而是有更多的人来买。

    感谢“再见某人、123”两位老友的打赏,请大家再看看手里有没有月票,谢谢了

    从以前跟过来的书友都知道老白我的更新习惯,几乎不断的,但这次要和大家说句抱歉了,容我调整过来,九月下半到现在,一直在忙,而且大部分的事情都是我夫人那边张罗,我连跑腿都不多,可即便这样,还是累的够呛,十月长假前几天是婚礼的收尾,也是压垮骆驼的稻草,从那边回来后,我们两口子都有点顶不住了,想要休息,可即便这样,还是有些不能避开的要紧事要忙。

    现在创世非内容的单章大伙很难看到,也只能在章节末尾多絮叨两句,允许我嘴硬的说这个不是请假,等我安稳下来,我也试试一天三更什么的。

    按说这之后应该可以做到了,让我加油吧,絮叨几句,希望大家都能看到这里,今天就一更了,以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