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赵进和王兆靖相视苦笑,他们自然不会以为这是冷落,只得吩咐下人搀扶王友山早些去休息,他们叫齐了那四名护卫,在河叔的引导下朝着那山西会馆走去。

    到底是天子脚下,除了那些破烂肮脏的景象之外,也有巍峨肃穆的气派,也有富丽堂皇的场面。

    沿途不知那一家高官勋贵经过,赵进和王兆靖闪避路旁,这一队从上到下都是齐整光鲜,连那护卫都是穿轻甲,披锦袍,佩刀刀鞘闪烁光芒。

    “大哥,若是三年前两年前甚至一年前,家父刚才那番话说出,小弟肯定要消沉许久,不过今日听来却是如释重负,这京师也不是那么好,回到徐州岂不是更佳。”王兆靖注意力不在街上,随口笑着说道。

    赵进点点头回答说道:“你父亲回到徐州,能帮上咱们大忙。”

    等到了山西会馆那边就已经是天黑,京师夜里都是宵禁,虽说达官贵人不在此列,可寻常人冒犯了也是麻烦。

    王友山这一派失势归失势,可人情请托,安排人住下这样的小事倒简单的很,山西会馆的总管看到某员外郎的名帖之后,立刻很是热情殷勤,把赵进和王兆靖一行人领了进去。

    和一路上见到的其他各处比起来,山西会馆格局更大,也显得崭新不少,只不过会馆里面相对冷清。

    距离大考还有十余天不到,会馆已经住了不少举子,但也没有预想中的处处读书声,反而有些高声谈笑,明显是酒宴相聚。

    这也没什么奇怪的,还有十几天大考,临时愤也来不及了,何况有些人知道自己考不上,作为举人在家乡活得也很滋润,之所以过来,出游逍遥再加上和本省举子攀扯关系,过得快活些也岂不是更好。

    那总管做得很周到,按说王兆靖这么晚才来,还住在外省会馆里面,这架势看着也不正经去考的,安排在人多喧闹的地方也可以,没准还更合公子哥的脾气,不过这会馆的总管还是把王兆靖安排到了相对安静的区域,没有丝毫的怠慢。

    住下之后,这一夜倒是无事,第二天就有会馆内举子登门拜访,等听到王兆靖的口音,稍加询问,客气几句也就过去了,根本没什么人过来打搅。

    本来想说赵进是王兆靖的仆役,可他的举止做派实在不像,对外只说是好友一起来京师游玩,反正山西会馆这里没人理会这边,不是同省的,交结根本没有意义。

    赵进和王兆靖在会馆里呆得很无聊,至于京师风景,一天两天走马观花也就看得差不多了,真正的重地也不能靠得太近,只是偌大京师,四大营和京营那么多兵马,一圈圈走下来,也看到精强的官军将兵,只不过数量实在太少,能看到的大多数还是破衣烂衫穷汉甚至叫花子模样的。

    王兆靖始终没有开自己的书箱,他毕竟在这个京师住过十几年,又当游客,又当向导,到处走走转转,两个人甚至还骑马出城去了一次通州,让身边护卫做了一次轮换。

    晚上的时候,两人就在屋子里高谈阔论,白天看到什么,喝茶的时候听到什么,就拿下来讲一讲,京师到底是京师,两个人如果在徐州地方,别人知道的事情他们也知道,而在京城,从百姓到差役,从官吏和宦官,大家什么都说,真的假的,上到天子私密,下到边镇军情,无所不包。

    很多话没有丝毫的价值,但很多话即便是假话,综合起来也能听出东西,赵字营的明面上和暗地里的打探侦缉的那套系统,赵进和王兆靖都参与很深,也掌握了一套搜集情报法子,很多话当事人自己只不过说说,他们却能听出东西来。

    比如说很多人也不看好杨镐这一路大军,但却不是从什么战力分析,而是觉得杨镐大败,那么就可以趁这个机会,扳倒朝中当政这一党,把自己那些人换上去。

    这一类的言语林林总总很是不少,外朝也有,内廷也有,还有宫闱秘事,什么郑家越来越不行了,跟着的当年风光,接下来就要倒霉了。

    这种话刚听还有兴趣,听了几天下来,当真让人觉得气闷欲呕。

    “京师实在是无趣,这等样子,这些言语,不看不听也罢了,这大考考不考其实也无所谓。”王兆靖这等涵养气度,都有些稳不住了。

    不过这话说一说而已,准备那么多,走了那么远,还是冒了很大的风险来这边,中途而废实在说不过去。

    好在两个人也有应对的法子,转悠一圈回来,议论一番,把该记的记下来,有时候回家陪王友山吃饭聊天,其余的时间就是在会馆的院子里对练,这里人多眼杂,也不好真的长矛利剑对打,索性和小时候一样,长棍对短棍,只做长矛长剑。

    自从两个人开始对练,来这边的山西举子就更少,连带着的其他山西行商士绅什么的都绝迹了。

    文贵武贱这个不必说,大家佩剑那是装饰,真要拿出来打打杀杀那就是粗鄙落了下乘,一个南直隶出身的年轻举人居然这么不在乎,实在有失斯文体统,而且别处演武那都是精彩纷呈,这二位倒好,一根长棍,一根短棍,就那么彼此刺来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武,或许纯粹的瞎比划。

    真正厮杀场上的技巧,的确没什么花哨好看的,彼此都是以刺击来动,尽可能的直接快,只不过这些比划放在别人眼中,就成了枯燥无趣的把戏。

    但赵进和王兆靖不在意别人的眼光,按照王兆靖的说法“若是旁人觉得应该如此,我倒是心里起疑”,每日里这么对练几次,活动开身体,身心都舒畅了不少。

    眼见着就是正月二十五了,会馆里的谈笑宴饮也是停下,会试毕竟是大事,不管考中考不中都得慎重对待,没心思考的也要替那些有心思的考虑。

    赵进和王兆靖每日里都很有规律,在京城各处走走看看,看得不是风景,而是各官署衙门所在,皇城宫城所在,以及城内的几处军营,琢磨这些设置的道理,看看有没有什么借鉴的地方,定期去喝茶吃饭,茶楼酒庄,总有很多有用无用的流言蜚语可以听,回到会馆后,照旧对练,护卫们定期轮换进出,也没有人怀疑盯梢。

    徐州来的这些人尽管没有说什么,可每个人都盼着早回去。

    “这都二十五了,在徐州一路向南走,越走越能试出来暖和,能感觉出春意来到,可在这边,还是天寒地冻的,就和冬天没什么区别。”已经下午,到了二人对练的时候,两个人都很放松,闲谈几句。

    赵进抖了抖手中的长棍,笑着说道:“可在咱们徐州那边,冬天不如在这里舒服,这里屋子里穿着单衫也可以,在咱们徐州,冬天在屋子里也要裹得厚实些。”

    “现在有钱人家也都学着大哥那样,家里有火墙火炕或者打个地龙,不用冬日弄个火盆炭炉之类的,还容易因为毒气死人。”王兆靖笑着回答。

    徐州有些习惯改变都是因为赵进,都说赵进不贪图享受,不过生活中的很多细节却很注意,比如说形状古怪的细毛刷沾着细盐刷牙,很多人开始笑话,后来照做之后现口气变得好很多,也就流传开来。

    赵进手中长杆和王兆靖的短棍一碰,双方后退两步,然后开始对练,别看兵器上有长短,赵进并没有占太多的优势,王兆靖格挡一下之后就可以快步贴近,往往赵进要横打拨挡,这时,王兆靖短棍模拟的长剑就很方便了。

    “大哥,咱们赵字营最重长矛,但这刀剑也不能偏废,战斗中,刀剑也有用得着的地方。”王兆靖手中短棍点到赵进的胸口,双方动作停下,这就算分出胜负,再次拉开距离,进行下一轮的较量。

    赵进平端长杆,开口说道:“私斗中刀剑的确不差,但战阵上不行,今后家丁们可以带剑佩刀,但还是长矛为主,刀剑为辅,你现在赚了便宜,可家丁列队,前后端起来,你怎么靠前?”

    两人就是把对练中的心得结合到赵字营上去,赵进手中长杆一抖一抽,顺势收回刺出,这次王兆靖格挡无用,直接被刺中胸口,这一轮分别胜负,赵进后退一步站定,开口说道:“而且咱们各团临阵,要配上弓手,拿刀带剑的短兵支应拨打都顾不得,还想靠前,如果咱们以后用了火器,那就更难了。”

    “大哥,咱们现在也能凑出近三百开弓的家丁,这已经相当有力,何必求什么火器,那个战阵上要误事的,清河堡城头还说有巨炮,可打死了几个鞑子,还不是被人一天攻下?”

    “咱们攒这些弓手太难了,王自洋招募来的那些蒙古人,还有临近州县的猎户,以及徐州三卫里练过弓马的子弟。。”

    双倍月票还有不到三天,各位手里有月票的投出来吧,章节次序有问题,内容没错的,不过大家看到的时候应该改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