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和商人们的轻松不同,王友山的书信上对这个加征很是担心,有识之士都能看出隐忧。

    当年张居正行一条鞭法,清丈天下田亩,说是与民方便,将田赋和徭役都折成现银缴纳,征收上少了可以动手脚的环节,国库收到的银子也大幅增加。

    只不过这个一条鞭法却没考虑民间缺少通货,不管是银子还是铜钱,都是稀少无比,把田地收成折算成银子,这就要被士绅狠狠盘剥,所谓“钱贵粮贱”的说法,就是源自于此,大量的百姓破产卖地。

    等张居正身死,他的一切政策都被翻过来,一条鞭法自然也不例外,不过百姓们身上的负担没有减轻半点,田赋和徭役折抵的现银依旧在收取,然后粮食和劳役重新摊派在百姓身上,等于负担加倍,这让百姓农户的负担雪上加霜。

    王友山的担心就在此处,大凡赋税额度,加上去容易,减下去可就难了,加征辽饷,上上下下都以为灭了建州女真边患之后,就可以取消,可以大明的习惯,哪有那么容易。

    这次王友山的书信并不比官方的消息早多少,赵进回到徐州之后,徐州一州四县的吏目和差役们也得到了消息。

    裁撤差役、工钱减半这个说法根本没人理会,大家本来就没有工钱,靠着自己本事财,各处衙门真正关心的是加征辽饷。

    朝廷户部说要按照今年的收成翻个四成上去,那么下面一层层加派,到最后翻个八成甚至一倍都算有良心了,加收这么多,大家油水也会多很多。

    估摸着消息一下来,全天下经手税赋的人都在摩拳擦掌了,不过别处归别处,在徐州地面上大家知道规矩,进爷不话谁也别想动手,不然那就是自己找死,别说什么半夜被蒙头,只怕光天化日全家人就活不得了。

    徐州一州四县的户房书办都带着礼物上门,反正赵进的千金过百岁,总要登门送礼喝杯酒的,借此说说此事,不光是徐州这边的人动了,归德府和邳州那边的也都在路上,只要赵进点头同意,大家就要准备明年动手了,天知道会加征几年,大伙会在这几年里把几辈子的家底都挣下。

    “不行,朝廷说要加征,我说不行。”赵进干脆利索的给了答复。

    州县的户书们其实也不意外,这加征太祸害地方了,赵进出身徐州,自然不愿意自己乡土被这么糟践,大伙也早有预料,这次来道贺为主,万一赵进答应了,那就是天上掉下一注大财,若是不答应,那也就算了,难不成还有办法扭过去?

    “咱们不比那些当官的,他们不是本乡本土的,被派下来当这个官,刮一笔捞足了就走,自然不会在乎乡亲,可咱们不能不能在乎,咱们就要靠着下面的乡亲们过日子,这加征看着好处多,却是个绝户的手段,让下面的卖儿卖地破家,钱都归那些大户了,以后还怎么做事,想要用人想要钱都要和豪强们打一次?我这边如此,你们难道不是?”赵进还是给了解释。

    这道理赵进能说出来,那些已经成精的户房吏目们自然也清楚,话说得这么明白,知道这件事再没有什么可能了。

    “进爷,咱们大伙自然和进爷是一条心的,可咱们是下面不入流做事的,上官大老爷压下来也是麻烦,小的们一家子就靠这个差事养着,到时候还要仰仗进爷遮掩啊!”知道事情做不成,这些文吏立刻想好了退路。

    “大家给赵某脸面,赵某也不会让大伙难做,赵字营在的地方不加征,谁要加征,让他来找我,若是不知好歹,我去找他们。”赵进干脆利索的给了保证。

    如今徐州、邳州、宿州、归德府等地方,到处都有徐州团练驻扎,这任何一处,赵字营可以在五日之内赶到,如果只是马队行动,两日内可到,赵字营的力量不管对官差还是官军都有绝对的优势。

    官府下乡收粮,百姓农户辛苦一年才得些收成,怎么会心甘情愿交出来,那些没功名的地主富农,手里还有人手家什,更是不会甘心,官府这赋税能收上来,靠的是捕快差人们的刀斧锁链,靠的是包揽粮赋的大豪。

    可这些在赵进面前都不值一提,什么豪强土棍在赵字营面前都是蝼蚁,有人要说徐州参将那边,大家又不是瞎子,周参将如今见到赵振堂都平辈论交的,更不要说赵振堂和董吉科现在都有个守备衔头了,连官军都抓着两股,他说不交,那就是不交了,银子要紧,性命更要紧。

    得知赵进态度之后,过来送礼的几位文吏脸上都有笑容,可有两个年轻城府不够的已经露出了失望神色,而州衙户房刘书办则是人老成精,非但脸上神色一直不变,听到这个沉吟了下还开口说道:“进爷这是对徐州乡亲们的大恩啊,这般天大的恩德可不能掩着盖着,一定要让大伙知道,要是没有进爷,大家要遭多大的罪,进爷恩德啊!”

    在户房做了这么久,刘户书对税赋这一门早就精通,这加征辽饷摊到地方上,自己能捞多少不说,百姓会被糟践成什么样子他能想得出,赵进要担下这桩事,而且不惜得罪官府,那肯定要有所得。

    赵字营的根基在徐州,赵字营的家丁大部分都是徐州人,而且大多是平民百姓出身,为了维护这个局面,也不愿意加征祸害过来。

    在徐州这里,不管是实地还是人心赵进都已经牢牢把控,不过人情这种事,总是不嫌多的。

    挡住加征辽饷,这可是天大的恩情,只是赵进提前和大伙吩咐了,大家也就不敢再有什么举动,可这么一来,知道消息的只有各处官吏,百姓们消息闭塞,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自然也就不会感恩。

    所以刘书办要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先吓吓下面的百姓,然后再说出赵进的举措,把心提起来再放下去,这样百姓肯定感恩戴德,肯定更加心向赵进。

    听到刘书办的话,赵进脸上露出了真诚的笑容,点头说道:“刘叔考虑的妥当,小侄也不是凉薄的人,也不会亏待了大伙,请大伙放心就是。”

    称呼都变化了,说明赵进对这个法子很是满意,其余几名文吏脸上带笑,心里却在后悔不迭,这么简单一件事怎么就让老刘占了先,还是在公门中的历练修行不够啊!

    赵凤过百岁的气派赶得上知州知府过整十的大寿了,没人觉得不应该,以进爷如今的身份地位,这么做就是理所当然,甚至连知州童怀祖都捏着鼻子随了一份礼,听衙门里的人说,知州夫人劝了好久。

    收礼的事情由如惠亲自盯着,各级人物各有规格,清江浦和扬州这边的豪商,礼物价值过五十两的,多出来的退回去,徐州这边的人物,最多也只收三十两,有那小门小户竭尽全力操办的,照价付钱。

    这次宴会赵进一是想自家人庆祝,二是和方方面面联系,又不是想借着这个财。

    很多备下重礼的人这次都有点忐忑,看到大家都是如此才放下心来,赵家的热情也让大家的担心烟消云散。

    宴席上有好酒,菜肴上就比清江浦和扬州两处差不少了,不过也有一桩特色,那就是草原风味的烤全羊,这时节正是羊最肥的时候,在空场上摆下铁架烘烤,舍得重本下香料,香气四溢,众人尝了后都交口称赞。

    没几个月的小孩子到了人多的场合,反应大多两种,或者哇哇大哭,或者呼呼大睡,赵凤却不在这两种之列,她瞪着大眼睛好奇的看着参加宴会的人。

    “这孩子长得壮实,百岁就和别人家周岁似的。”

    “啧啧,这精气神,看着就不一样。”

    “进爷的千金,种不一样,龙..咳咳..虎女!”

    下面小声议论不停,什么都有,反倒是赵进的伙伴们都只是纯粹的好奇,盯着这位侄女看。

    “等咱们有了孩子,怎么也比小凤要小,估计成亲之后天天要被小凤收拾。”吉香嘿嘿笑着说道,大家也都哄笑。

    赵进的长女该嫁给谁,这个说起来太早,不过从赵进的伙伴们到徐州以及其他各处,都是心里有数,十有要和伙伴们之中的某人结亲,这也是拉近彼此关系,巩固局面的必要手段。

    尽管得知生个女儿之后,何翠花不太高兴,可在这时候,最紧张的就是她,唯恐自己孙女有什么磕碰,紧紧盯着保姆,不住的吩咐叮嘱。

    这个场合下,徐珍珍也出面了,别人不理会,赵进这些伙伴还是要见的,一见到徐珍珍出来,赵进的伙伴们都郑重起来,连一向不叫大哥的陈昇都施礼问候,称呼为“大嫂”。

    徐珍珍抱着赵凤给赵进的伙伴们看看,所谓“通家之好”就是如此了。

    在抱过来看的时候,何翠花很是担心,说赵进和伙伴们身上血气杀气太重,别惊吓了孩子

    感谢“用户吴六狼、云飞、雨是无根水、暮鸣、元亨利贞、用户12872o8672、甜蜜的甘蔗”几位新老朋友的打赏,特别感谢“暮鸣”老友,现在是本书掌门了,郑重感谢大家的月票和订阅,双倍月票期间,请大家继续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