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大概估计好牛家船队回港的时间,陈昇带着四百流民青壮和一个连的家丁从流民寨南下,有熟悉道路的私盐贩子在前面带路,他们这次背着三天的干粮,沿路又有盐枭的补给点补充,走得倒是很顺利。   .

    趁着天黑的时候过了蛤蜊港,在偏僻的荒滩上建立营地,荒滩上潮气重,蚊虫也多,在这里实际上很难熬,不过流民青壮能吃苦,家丁们守纪律,而且在这里也不会太久,大家忍忍也就过去了。

    这边却有两个麻烦,一个是给养,带着的干粮不多,又没办法判断牛家这帮人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所以开始减量食用,在海边捡一点贝类和海草之类的熬煮补充,可这个时间长了肯定有麻烦,第二个就是黑暗,流民青壮们也就是今年才勉强能做到不饿,营养什么的不必提了,结果大都是夜瞎子,天一黑就什么都看不见,只能让赵字营的家丁们值夜巡守,这让陈昇提心吊胆,万一被人现夜袭,甚至夜里有什么乱子,恐怕只有家丁才能撤出去。

    不过蛤蜊港的人这时候都在港口那边忙碌,没人乱窜乱跑,这个营地也足够偏僻,别人现不了,牛家回港的时间没有太晚。

    陈昇做事最为稳妥,他这次出来特意带了李五,李五也是资格最老的连正之一,目前最出挑的连正是张虎斌,资历最老则是鲁大,李五也就仅次于他们两个。

    赵进和伙伴们对连正也有个排序,目前各个层级很扁平,但将来肯定不是这样,鲁大、李五、张虎斌和庄刘这几个,都是要被提拔起来的,所以在一起的时候,陈昇也不完全把对方当下属看待。

    流民青壮里倒也不全是夜瞎子,有人当年曾是猎户出身,这种人在流民新寨的时候就经常自制陷阱抓些猎物,营养比一般人要好,还会用弓箭,在野外也很适应,这样的人自然比别人显得出色,很快就会被选入赵字营里面。

    这类流民青壮也被安排值夜,这样的人甚至比赵字营的家丁还要好用些,特别是在这样的场合下,比如说他能准确的判断天时。

    天还黑漆漆的时候,营地里的人就被值夜的哨兵叫起,苇草用作燃料,有人去海边拾捡海草和贝类,蛤蜊港这边之所以能成港口,也和附近有几处淡水水源有关,尽管水苦涩难喝的很。

    篝火重新被点燃,有这个照明,流民青壮还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海菜和贝类乱煮,颇为鲜美,味道也还不错,就着热汤水把节省了几天的干粮吃下,每个人精神都好了很多。

    陈昇吃的干粮和大家一样,只不过他饭量大,需要家丁帮着背负干粮,他比众人起的都要早,把各项事宜安排完毕才开始吃饭,吃饭的时候,家丁们开始帮着他把铠甲穿上。

    等这一切都忙碌完,海天一线交际之处已经开始亮变白,天已经亮了,陈昇招呼一声,流民们将篝火熄灭,除了武器之外,其余东西都留在这边,然后走出荒草滩地开始列队。

    在向导的带领下,大伙向蛤蜊港牛家大院那边沉默前进,几十人快步跑在前面,他们队形很散,距离大队有个百余步,乍一看还会让人以为是早起赶路的行人,如果前面有什么不对,或者有人看出不对急忙回去报信,就由冲在前面的散队处理。

    蛤蜊港的船只大都已经回港停泊,这一年海上的辛苦也结束了,大伙在海上讨生活,回到6上自然要睡个舒服,早起也没有什么忙碌的,何必早起,且不说牛家大院那边昨夜酒色狂欢,其他家也安静的很。

    也是陈昇率领这一队来的太早,牛家大院这片区域,即便有几个早起的,看到这个阵势也是懵了,仓促间要跑要喊都来不及,刀砍箭射很快了结干净,示警往往只有一声,睡得沉沉的根本不会被惊醒。

    “这就是牛家大院。”向导指着前面说道。

    从头到尾,向导都很镇定,临到此时才有些心惊胆战,他突然现徐州人来到这边就是为了赶尽杀绝,这要死多少人才算。

    牛家大院里的酒气还没有消散,在海上这么久,回来的纵情放松,在这里他们也没什么可担心的,连个放哨的人都看不见,倒是能听到远处传过来的呼噜声。

    “..一个个屋子的搜过去,不留一个活口..”陈昇的命令很简单。

    “这也叫大院。”家丁队伍里传出这么句话,若在徐州被称作大院的地方,最少也得有三进的院落,占地广大,怎么也得有一圈砖墙土墙或者栅栏什么的,而眼前这个所谓大院,最多就是个空地,房子也都是土坯草房,看着简陋的很。

    命令一下,早就得到安排的流民青壮们迅分开,十人一队,开始冲进每间屋子,冲进屋子也简单的很,大部分都没有锁上,甚至直接就是半开着,在这大伙都认识的地方,也不用防备太多。

    不用陈昇吩咐,李五已经领着人冲进了一间屋子,把抓到的人拖到远处询问几句,然后快步跑回来。

    “二爷,牛二牛三的宅院就在当中那间,他的心腹也都在那里。”

    “选上披甲的打前锋,再找三十个跟在后面,一起过去!”陈昇简短说道。

    李五答应一声,二十个披甲的家丁列队过来,三十名在后队,陈昇则是站在最前,大步朝着前面走去,李五也是穿着赵进设计的那种铠甲,手里拎着杆朴刀,落后陈昇半步,紧跟向前。

    牛家大院各处已经响起惊呼和惨叫,睡梦中被人冲进来,那来得及抵抗,只是待宰猪羊而已。

    在这大院里也有几百人手,陈昇带来的人毕竟有限,即便尽可能的突然动,但还是有些地方兼顾不到,这边惨叫声一起,已经有人反应过来,陈昇大步向前的时候,就能看到赤身拿着兵器的人。

    “流民寨这些比咱们家丁怎么样?”陈昇边走边问。

    “练出来不会比家丁们差,这些流民出身的见过血,心肠硬,不怕死,咱们的家丁万般好,就是练的太老实。”李五跟着说道。

    说话间眼前两个人已经迎上,那两人也看出陈昇走在最前面,在眼下这个时候,想着先拿下领控制住局面。

    陈昇脚步加快,手中长刀顺势斜下挥斩,刀光闪过,面前那人半边身子都被斩下,另一人看到如此惨烈下场,吓得动作一停,转身就要跑,陈昇怎么会放过,手中长刀顺势劈下,鲜血狂喷,也是栽倒。

    距离牛二牛三的住处还有三十多步,牛二、牛三两个人拿着兵器已经出了屋子,和大部分赤身的手下不同,他们两个身上衣衫齐整,两侧房屋跟着出来的还有二十几个,毕竟冲到这边还要时间,他们也来得及整备,可这二十几个就是衣衫凌乱,最多也就是套着一条犊裤。

    “什么人来这边,牛家跟着的是广东钟大当家的!”牛二怒吼着报出了名号。

    陈昇空出手来一抹,面甲也是扣在了头盔上,随即身体伏低,长刀笔直向前,整个人向前大步冲锋,他可不知道什么广东诸大当家,他只知道赵进要杀了面前这几个人。

    看着陈昇这么不管不顾的冲上,视旁边的人如无物,这个空当便宜大家当然要捡,陈昇这胖大汉子冲起来极有威势,没人敢拦在他面前,但在两边侧击的不少。

    只是他们低估了陈昇的力量和度,也低估了陈昇手里这精钢打造,千锤百炼的长刀,人在冲锋,双臂抡起,左右摆动划过,长刀映着朝阳,好似金蛇乱舞,两侧的人想不到他这么快,仓促间用兵器格挡,几把朴刀的木柄直接被陈昇斩断,连带着握刀的人手臂被斩掉,还有人胸腹间开了口子。

    不光是角力,陈昇迈步行进间,收刀上撩,趁着边上人举刀砍下的空档,直接把肚皮挑开,那人惨叫一声,丢掉兵器,手忙脚乱的想要捂住,还没等反应,落后一步的李五一刀刺进他的咽喉。

    向前十步,还没有人能靠近陈昇身前,他手中长刀的长度之内还没有活人。

    刚见到的时候还有勇气去拼,可现对方如此悍勇,立刻胆寒,何况不光是陈昇冲在前面,后面还有同样披甲的一干人。

    “妈呀”不知道谁喊出这声,扭头就跑,可此时想跑也是难的,这人一跑,立刻有人拿着长矛去追。

    “得罪了钟斌大龙头,你们不管是哪里,都要鸡犬不留,全家死光!”牛三大声咆哮,跛着脚挥刀冲上。

    陈昇没有出声,只是一抖长刀,却放慢了脚步,牛三手中刀也就四尺多长,脚步也不利索,就这么接近过来,陈昇依旧是刚才架势,大开大合,迈出一步,手中长矛猛地劈斩而下,那边牛三好像踉跄了下,就要摔在地上,可这么一弯腰迈步,整个人却闪开了陈昇劈下这刀。借着这一步,人已经贴近跟前,手中刀朝着陈昇甲胄缝隙就刺过来。

    感谢“再见某人,元亨利贞,用户一颗心为鲁守己”三位新老朋友的打赏,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月票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