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不过做海盗也好,做海商也好,一过中秋就该停了,因为秋风起,海上的风浪也会变大,甚至不能走船,再晚一个月两个月,海边甚至会有冰冻,那样连入港都难,所以都要在这个时候回来。   .

    二月开海,忙碌七个月,要不在家安安稳稳休息,要不就把最后几波生意的收获出手,清江浦那边也快到了冷清的时候,不趁着这一波出去,漕运一旦停了,就得等个小半年才能再来。

    “二爷,三爷,今年又是好收成啊!”

    “啧啧,满仓满谷,这得打了多少鱼,恭喜财啊!”

    一支十几艘船的船队靠岸,才放下踏板,就有人凑过去作揖招呼,殷勤的奉承,牛家的船队在蛤蜊港可是了不得的。

    在海面上做没本钱的生意,讲究用广船,度快,在海上灵活,做正经生意的,就是福船和沙船,船大装得多,在海上跑得稳,牛家就是海盗的底子,可船全是大船,只有两艘广船在队里。

    难道这牛家就不在乎海上火并的风险,追船跳帮的,慢一步也是麻烦,明白人都知道,牛家生靠的不是动刀子,而是收赃销赃,大家都在海面上拼的时候,牛家有先见之明,在清江浦那边盘了个铺面,靠着这个,收赃的价钱比大伙自己卖还要多一些,靠着这个,牛家原本不起眼的小股,却在洋面上搭上了闽浙那边的大佬。

    每年的七月下半一直到九月初,牛家的船队会一直在海上呆着,偶尔补给也只是派船回来运送,大队不会回来,收取各家的赃物,甚至还和远道而来的倭人、朝鲜人、琉球人做生意,拿到他们的货物,装满了船之后回返,然后送到清江浦那边卖。

    很多杆子打生打死一年,比不上牛家这一趟赚的,真是人和人没办法比。

    牛家也知道大伙眼红,所以他船队里也备着二百人上下的厮杀汉,虽说不指望追上别人,可也不怕海上动手,岸上又常备着一百多看家的,加上清江浦那边能动用的人力,在蛤蜊湾当真是最大的一股。

    事情都是越传越玄,牛家在这里算大的,到外面就成了千船万众的大佬,不过牛家也不辟谣,威风大些总不是坏处。

    牛二、牛三都是精壮汉子,在海上风吹日晒的,也看不出什么年纪,四五十岁说不明白,两人腰身都有些佝偻,走路有点不稳,大伙都知道这两位当年在海上受过伤,落下了毛病不说,生不下孩子才真正要命。

    大伙奉承几句之后,就知趣的让开,由着牛家的一干人搬货卸货,岸上早有牛车马车等着装运,看着货大家都眼红的很,这些都是石头价钱买来,真金白银的卖出去,里面不知道要赚多少。

    可大家也不会再去奉承,清江浦距离蛤蜊港这边有个两天路程,消息传递的一点不慢,谁不知道牛家那根独苗被人活活拖死在街上,这事,牛家二位爷恐怕还不知道,先躲远点再说。

    果然,牛二牛三一上岸,就有几个神色惶恐的汉子迎了上去,低声没说两句,牛二、牛三就咆哮起来,报信的汉子一个被踹翻在地上,一个被扇了两个耳光再去询问。

    “先卸货!卸完货之后跟着回庄子,谁敢出去胡混,老子砍了他喂鱼!”牛二大吼着说道。

    牛家少爷出事的消息也开始在这些船上传播,大伙出海这么久,也不知道岸上的事情,今天听到都是吓了一跳,谁这么大胆子,居然敢动两位大爷的心肝肉,他们牛家可就指望着这牛胜杰传家,估计要见血了。

    海上多亡命,推测到这个,大伙非但没有害怕,反倒隐约兴奋,清江浦那些孬货早就被富贵养软了身子,根本不敢拼命,也根本不是对手,大伙在海上漂流了大半年,正好借这个机会去快活快活,不然腰包的银子都没处花。

    牛二牛三阴沉着脸,谁干活慢了点就被痛骂,大伙又急着上岸歇息快活,人多力量大。,十几艘船的货居然两个时辰不到就装卸完毕,一辆辆大车走在当中,船上的水手打手们跟在两旁,就这么向蛤蜊港附近的庄子走去。

    “海风太硬了,一会儿得弄几口好酒喝!”

    “也不知咱们这边有没有那什么汉井酒,海上弄到那坛子真让人没够!”

    “等去了清江浦还怕没有吗?那边什么淘换不到。”

    队伍里的气氛倒是很轻松,牛胜杰死不死和他们关系不大,在那里不都是拼命,海上人家早就不在乎这个了。

    只有前面跟着牛二牛三走的那队人比较安静,没人不识趣,就这么沉闷的走了会,牛二嘶哑着嗓音说道:“胜杰死的这么惨,清江浦那边一定要给个交代,真以为咱们不过去,就奈何不了他们了?”

    “死一个拿两个来抵,不然以后咱们牛家的生意还怎么做,谁都能欺负过来吗?”牛三闷声回答。

    牛家在蛤蜊港附近有住的地方,也说不上什么讲究,无非是渔村改建,港里在海面上讨生活的都这么干,真正的大宅子都在庙湾镇那边,这里就是个中转的所在。

    从港口到住的地方也就是半个时辰的路,牛二牛三的怒气似乎在港口的时候就已经泄完毕,一直沉默着行走,在海上厮混打拼的老海狗,早就见过了生生死死,知道怒咆哮只会消耗力气,不如等到报复杀人的时候再来。

    原本接货的大车今天就要去往清江浦,不过出了这档子事,大车要在牛家大院这边停两天,牛家二位龙头准备好之后,会带队一起过去。

    这么多年早就成了习惯,大院这边留守的人也早就准备好烈酒和猪羊,等人一回来,就开始生火造饭,气氛立刻变得快活了许多,牛家二位龙头尽管气闷,可也不想拦着手底下人快活,毕竟在海上憋了那么久,再过一会,庙湾镇的不少土娼也会来到,她们都知道这时候最好做生意。

    眼见着就要天黑了,大院附近点燃了篝火,笑骂喧闹,加上女人的尖叫,让整个村子都跟着热闹了许多。

    这渔村里面的住户也有过来张望的,他们也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有不少也是在海上厮混的海狗,攀谈几句,过来喝一杯,这都是有的。

    蛤蜊港也不光是老住户,偶尔也有几艘生人的船靠过来,只要有本事自保,也就没有人去理会,所以牛家大院这个热闹也有几个生面孔张望,可天都要黑了,谁还理会外人,眼馋就眼馋吧!

    没人注意到有两个人看得很仔细,然后直接出了村子,沿着小路向南边的荒滩走去,这一片都临海,荒滩野地多得是,不适合停船打渔的地方也不少,苇草之类的好高,因为蛤蜊湾连住户都不太多,没什么人去割草烧火,一片片和密林似的。

    这两个人走了一会,天就彻底黑了,他们随身居然带着松明火把,直接用火媒火镰取火点着了,举着火把继续前行,黑暗中一个火把的确很显眼,可这荒郊野地的,晚上连野狗都不敢靠近,自然没有人注意。

    走了一个时辰前后,换了两根松明火把,看到了前面的亮光,好像在滩涂附近也有篝火什么的。

    到跟前才现,这边不仅有篝火,还有一个完整的营地,将近五百人都在这边,他们外围的苇草没有割除,好像是个墙壁似的遮蔽在外面,里面的苇草则都是清理的干干净净,几口大锅里面煮沸翻滚着,里面能看到海菜和贝类。

    放哨的人不多,大部分人或者是围着大锅,或者是躺在那里休息,倒不是直接躺在泥地上,而是用割下来的芦苇编成个厚厚的席子。

    一名身形胖大魁梧的年轻人坐在一旁,短刀别在腰间,长刀放在手边,那两名从牛家大院回来的人被带到了这边。

    “二爷,牛家的人全回来了,还说是休整两天后就去清江浦。”

    被称作二爷的人自然就是陈昇,听到这个禀报他点点头,闷声说道:“现在派人去给清江浦那边传信,庙湾镇有快马等着,咱们明早天亮前半个时辰吃饭,然后赶往牛家那边。”

    他一说话,站在他身边几个人立刻就要去传令,还没走就被喊住,陈昇又是说道:“干粮不用省着了,明早全都吃了,饿肚子干不了活!”

    传令的几位脸上都露出笑意,回应的动静也大了些,一传十,十传百,没过多久,陈昇的命令就被传遍了整个营地,刚才还沉闷的营地立刻躁动起来,人人都有些兴奋。

    陈昇拿着刀站起,看了看营地各处,转头对跟在身后的人说道:“李五,今天还是安排家丁值夜。”

    身后的连正李五答应了,陈昇带着刀走了一圈,几次不小心,踩进泥坑里,靴子上全是泥泞脏污,陈昇脸上没什么表情,看着浑不在意的样子。

    谢谢大家,月底了,保底月票投给老白,不然也就废掉了

下一章          上一章